揭露邪恶迫害 走正自己修炼的路


【明慧网2005年1月26日】我于1997年6月12日喜得大法。通过修炼,以前多病的我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

2004年6月8日早晨6点钟,我正在家里发正念,当地派出所周大泽等几名恶警突然闯進我家,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了我的家,抢去了我的大法书籍、资料、录音机;他们四、五个人强行把我往警车上拖。过程中我不配合,他们疯了一样,完全丧失了人性,挣脱中不顾我身上只剩短裤,当着众人的面,把我塞進警车。当我的亲人质问所长为什么这样做,他们霸道的说:“你可以去告我们。”

我被押送到市拘留所。非法搜身后,把我和同被抓捕的大法弟子与刑事犯人关在一起。我和同修充分利用这个机会给犯人讲真象、背《洪吟》、唱大法歌曲。我们的这一举动震慑了邪恶之徒,使很多犯人明白了真象,有的当时就要求学法炼功;有的留下了我们的电话号码,表示出去后要好好做人,跟我们学法炼功。在拘留所关押的第14天上午,610两名恶警突然提审我,我抓住机会给她们讲真象。她们逼着我签字,说放我回家,可她们又把我关進看守所。

刚進看守所,恶警就逼迫背“监规”,我坚决不背,她们逼我写“悔过书”,我就把学大法身心受益的感受写出来。其间,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切磋,用绝食的方式,告诉邪恶之徒绑架我们是错误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是罪责难逃的。当我们绝食的第四天,恶警邢建平拿着释放证要我签名,又说放我回家,骗我签字后,强行把我抬上车,把我送到邪恶的转化班。

在转化班里四个犹大李春芳、闫丽荣、李翠华、李翠香,不让我睡觉;逼我听她们的邪悟;逼看诽谤大法的录像。我默念正法口诀,她们一看我闭着双眼,就用拳捅我,用脚踢我,五天五夜强迫我站着,不让我睡觉。她们看我不妥协,就把我双手反铐在椅子背上,双腿绑在椅子腿上,然后,她们两个人把着我的胳膊往上擎,又用细绳子把我的手从背后反绑着,用力往上吊绑在肩膀上,恶警邢建平叫嚣着:“不转化还送去劳教。”这时我浑身痛的难以承受,心里有妥协的念头,转念一想:这么多年来,在修炼的路上,师父为我们承受的太多太多,而我只承受了这么一点却还痛苦的不行,真是太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一遍又一遍背诵“身在牢笼别伤哀,正念正行有法在,静思几多执著事,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来鼓励自己度过难关。

几天来,她们转换着各种迫害方式百般折磨,我坚定信念不屈服,她们又想出更狠毒招数,扒着我的眼皮向上用胶带粘住,往眼珠里刺水;往嘴里灌辣椒油;想用电棍摧残,又怕被折磨的太虚弱的我被电死;她们几个恶人又掐着我的胳膊根处说是抓附体……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计计都是邪的。一天晚上,她们把师父的大法书摆在我面前,逼我看她们用笔划的部分,目地是使我听从她们的邪悟和编造的谎言。我高兴的接过老师的大法,直看到凌晨一点,我更加坚定了修炼的信心。我时刻默背《洪吟》、发正念,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的正念帮助下,家人的配合下,我闯了出来。回来后,家人告诉我在被迫害期间,她们还勒索5千元钱,无任何收据。

40天的非人折磨,我肩膀上至今留有绳子捆绑的痕迹,手脖上还有手铐勒出的疤痕。

我写出迫害的真象,就是要揭露邪恶,控告江××及其罪行,提醒世人切莫相信欺世的谎言,记住“法轮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