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物业管理很严的小区发放真象资料经历


【明慧网2005年1月26日】我所居住的小区是本省物业管理先進小区,在市民看来,该小区封闭管理的非常严。当初装修房子的时候,经常听许多人抱怨:“(小区)管的象监狱一样”。自己也感觉保安盘查太严,小区每隔30、40米前后左右就有探头监视,再加上楼道防盗门上监视器,可谓戒备甚严。一天,我在楼上看到,一个背着背包的小伙子,从一个楼道口出来,要進另一个楼道口,保安马上过来盘查,并把他赶走。听清洁工说:对面丢了一辆自行车,通过监视录像很快查找到偷车者。

我搬進来以后,发现清洁工按楼承包,象正式工人上班一样,上、下午都在搞清洁卫生,小区很干净。可能由于上述原因,我居住至今该小区一直没人散发真象资料。住一段时间,我越来越不安。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又居住在该小区,把真象告诉居民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否则,有辱历史使命,对不起大法弟子的称号。然而面对监控器我心里没底,再加上同修们经常提醒有关监视器的问题。我心里非常矛盾,做担心安全,不做心里不安。缺少正念,自添烦恼。

直至有一天,我痛下决心,这一步我必须走出来,“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师父经文),不再围绕自我打转转,当然具体做时还是要注意安全。这时又有一个问题困扰我,各楼口防盗门都锁着如何進去。那天晚上,我出去顺道看了两栋楼,结果让我大吃一惊,各楼口防盗门都开着,这可是过去从来没有的。当时我想:要么是师父点化鼓励我走出来,要么是众生期待救度已久,门都敞开着,而我迟迟不动。自己没做好,让师父着急。

在做之前,我充分考虑该小区的特点,如果随便找时间做,很可能白做,被清洁工收拾走。在我给一个清洁工讲真象时,她跟我说:她在那面打扫卫生时,曾发现很多小册子,都被她收拾了。如果时间安排不当,既浪费人财物,又无意中让清洁工犯罪,她们打扫卫生有人监视检查评比,达不到标准扣钱,她们是社会下层,家庭困难,收入很低,她们许多人迫于生活对钱看得很重。为此我把时间安排在她们下班之后,居民回家之前。即中午11点左右,下午5点左右。这样居民下班回家时,顺手拿回家。在选题材上,大部分是发《风雨天地行》,还有一部分是“大游行、酷刑展和伪火”等组合内容光盘。为了引起居民重视,避免其反感,同时也是挡住清洁工视线,我先是用黄红等纸包装光盘装在袋里,后买来福字,但市场卖的福字大小不是很合适,用完后自己就打印福字。用一点双面胶把光盘包装袋粘在门上,轻轻一拽就拿下,不影响人家门面卫生。在粘贴时,为住户着想,不把盘粘在人家门的对联和福字上,找空白地方。在家里就把双面胶撕开一部分,在发时从上往下发,在下楼楼梯当中,就把双面胶撕下,这样速度很快,在人家门口逗留时间很短。撕下部分不随地扔,揣兜里带回去,不给清洁工添麻烦。

在每次做之前,都发正念清除邪恶,做之后,也发正念清除操控居民的背后邪恶因素。自己知道自己不精進,不是师父的“好”弟子,师父是最慈悲的,每次做之前只好求师父保护。

由于自己的担心、怕心,同时也想看一看居民的反应,第一次就选择在自己居住的楼道里发放。到七楼发时竟然有人横卧在门口外,鼾声大作,可能是喝醉酒。我想也许是邪恶针对自己怕心来了,既然邪恶要钻空子,根据自己的状态,不能给邪恶机会。七楼不发,以后再补上。晚上5点发完后,大约在八点钟左右,自己回来时看了一下,很好,都拿回家,这样清洁工也不会知道。为了安全起见,避免引起保安注意,一开始出去只发一个楼口,逐渐增多,但一般不会超过三、四个。由于自己的怕心,不能做到坦然自若,有时干扰很大,如刚進楼口,就有人上来,还没到这一层门口就有人出来,有小孩在楼下门口故意大喊大叫。一开始很被动,匆忙离开,没有发完。自己向内找,是自己的怕心,心不稳造成的。认识到后,不再匆忙,别人下楼,或進家,自己在楼道稍等一会,随后粘到门上。别人刚進楼口存放车,自己也不慌不忙粘完。一次,在高楼发放,三楼進不去,这时居民陆续下班,自己返到一楼,到门口稍等,等他们坐电梯上去后,再回头坐电梯進三楼。在高楼发放时,進一层楼口一般先注意电梯运行情况,避免乘电梯人突然進来。在发放时注意声音、门响、走路声等。这样以前觉得是干扰,现在由于心态稳定,心不动,也就很正常。自己调整正常,那么别人看我们也正常。有一次,我和女儿刚从楼道口发完出来,对面过来一个保安,直看我俩,我们很正常走过去,他也就走过去。

在这过程中也请女儿和我一起做,这样,速度提高了不少。由于女儿没有怕心、担心,我俩去时很少有干扰。

每一次发完后,我都把发过的楼口和没来得及发的楼层记上,这样保证不重发。平常注意从楼前玻璃窗户观察哪个楼层未住人,未住人的窗户一般很脏,避免浪费,也尽量避免清洁工拿走。在发的过程中,越往后楼道口防盗门开得越少,请师父帮助。有时,刚到楼道口,里边就有人出来;有时还未到楼口,就有人要开门進去;还有一次,拽门未开,身后有一个清洁工站着看,没好意思马上离开,只好后退两步往楼上看一看,这时一个女子出来开门,随后我们一進去,她又返回去,好像想起了什么。但也有好几次,要去的楼口有人开门要進去,自己害怕被人注意,担心不安全,没敢進去。就这样自己刻盘自己发(有时和女儿一起),开始觉得需要时间很长,不知不觉就把20栋楼800多户基本发完。未看到保安有什么反应。

我相信只要我们信师父,信大法,师父就会给我们安排得很好。这点事也许在别的同修看来很平常,但自己却经历了一个由怕到心态基本稳定的过程,经历了一个是相信人的监控器、还是相信师父讲的法的正念选择过程,经历一个为私考虑自己安全还是升华到为他救度众生正法修炼的过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