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监狱对丈夫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1月26日】我是一个走过弯路的人。回来后一直状态不好,调整时间过长。当状态稍好一些我准备做自己该做之事时,传来丈夫被邪恶之徒关入小号的消息(他于2002年被非法判刑)。

师父在经文《也棒喝》中说:“有的家里人在迫害中被关、被迫害,你们不赶快和大家一起反迫害、制止迫害、减轻家人的被迫害,还在说什么在家里学法,对学员所做的一切还牢骚满腹。知道你的家人在被关押中减轻了被迫害、停止被迫害,是因为大法弟子顶着邪恶与危险在反迫害中揭露与震慑了邪恶造成的吗?当他们出来时,你有什么脸面对他们?你为他们做了什么?”

师父的话喝醒了我,我应该反迫害,减轻狱内同修的压力。

我首先给关他的监区的监区长打电话,问他我丈夫的情况。当时他装模作样地反问我。当我指出他们把我的丈夫关入小号,并向他们指明,我的丈夫就是因为身体不好才炼的法轮功,而炼功后他所患的疾病――乙肝、类风湿等没用吃一粒药全好了。若关入小号后,身体出现一切不良反应,我将追究所有人员的责任。他开始支支吾吾了。我要求见我的丈夫,他说:关禁闭期间,任何人不能见。

几天后就是我丈夫的监区接见日。按照人的观念:以前没关小号期间到接见日去见他都很难,如今关小号不是更难见吗?而且他们的监区长已说过关小号期间任何人都不能见。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听从邪恶的安排,我就是要见我的丈夫。于是我与我的老母亲(70多岁,不修炼)按时来到监狱。当时他们监区长以上的干部正在开会,我就在他们监区门口默默地发正念,铲除那里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

散会后,首先回来的是他们监区主抓迫害的副监区长,他见到我们娘俩就说:你来干什么?他已关禁闭了,任何人不能见。我严肃地说:我就是听说他被关小号了,我才来的。他身体是炼法轮功炼好的,若关小号关出毛病来你们谁能承担责任?当时我还说了一些话,本来屋内还有一些其他警察,正乱哄哄地说话呢,听到我的一番话,他们谁都不出声了,愣在了那里。正在这时他们的监区长来了,把我领到他的屋内仍说不能见。我就给他讲真象,揭露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些情况,并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后来他说:这事他说了不算,等过几天他找主抓的监狱长做做工作再说。

回到家中我反复找自己在做的过程中存在的一些可能被邪恶钻空子的人心,然后又给主抓这件事的副监狱长打电话,强调我丈夫是炼法轮功后身体才好的,小号环境阴冷不见阳光,且光板水泥地面,若在关小号期间身体出现任何异状,我都要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同时要求他尽快放人。在我强大的正念制约下,他答应让我到小号去看我的丈夫。

二天后我如约来到监狱,要求我丈夫所在监区的人带我去见他。他们听说是狱长让我来的到小号去看他,都说不可能,就从来没有过关小号还让家人见的。我说不信你可以问狱长。他就推说狱长出去了。我说:我可以给他打电话。他就说:你在这等着,我上去找狱长。我进屋等了一会儿,觉得不对,干吗要听他们的安排?我必须亲自去找狱长。我随后就跟了上去。经过一番正邪的较量,他们终于让我们进到小号里去见我的丈夫,但不许我说话。

看到小号中承受非法迫害的丈夫赤着双脚在地上躺着(地上什么也没有,就是光板水泥地),心里很难受。我问他身体怎么样?从他的回答中我听出他身体已非常虚弱,并且嘴已被插坏(因他自被关入小号以来就绝食抗议非法迫害,且不配合邪恶的灌食)。他们一听我们说话,就赶紧让我出来了。

在回来的路上,我坚决要求他们立刻将我丈夫从小号放出来。

从那以后,只要一有时间我就去监狱,如没时间亲自去就打电话追问结果。

一天与同修交流此事,同修说:你跳出来看问题,别把他当作是丈夫,他也是你的同修。你去监狱不也是讲真象吗?在哪儿做还不是一样呢?我恍然大悟。我仅局限在救丈夫,没有把他当作是大法弟子,当作同修来救,不还是情吗?

思考问题的角度一变,心性也随之提高。就在我下班回家边走路边想怎么去做时,一个念头跳入脑中,以前我的做法只是想减轻丈夫被迫害的程度,而没有想到那些不明真象参与迫害的人才是最可怜的。因为他们都将实质性地去偿还今天所犯的罪业,那才是最可悲的。我应该以此为契机,向那些不明真象的人讲清真象,告诉他们善待大法弟子会得福报,而迫害大法弟子将面临着非常可悲的下场,甚至会累及家人的。

当我真的发自内心为他们好时,他们生命本性的一面真的感受到了这一切,他们的善心被激发出来,监区长答应帮助找主管人员把我丈夫要出来。他虽然表面还在强撑着,但已不象前几天那么强硬了。

半个月后丈夫被从小号接出来。而从我知道他被关入小号到他出来仅十天的时间,我去监狱四次,即使不去,每天也要打电话寻问情况。而他们原计划如我丈夫不配合他们至少要关他一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

当然把丈夫从小号救出来仅是我们反迫害的一个开始,让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同修都回到自由环境之中,全面救度众生才是我们的本愿。

愿更多的家人都加入到反迫害的行列之中,将来家人出来时我们可以自豪的说:我们做了自己该做的。

另外:在我丈夫被关入小号期间,知道情况的海内外同修都打电话到监狱讲真象,并发正念铲除那里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另外空间的邪恶。他能这么快出来是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结果。在此也感谢所有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