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的“资深学员”薛红军究竟何许人也?


【明慧网2005年1月28日】2005年1月20日中国大陆官方报纸、电台、电视台同时发表了新华社对2001年1月23日天安门自焚参与者的回访报道。其内容和个人谈话的虚伪暂且不论,如果“自焚”没有掺假、没有预谋,为什么在“自焚”现场,军警把浑身着火,本可救出的刘春玲打死?刘春玲的女儿,12岁的刘思影是烧伤者中受伤最轻的,甚至在媒体的导演下,气管割开还能唱歌,在世人刚被告知医院救护措施非常好、孩子恢复很好的情况下,为什么当局又突然宣布刘思影在医院“猝死”?

这些天明慧网上针对新一轮自焚谎言,发表了多篇评论。其中已有文章着重指出: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这一轮造谣,无非是重复强调:“自焚”参与者都自称练过法轮功,所以就可以指控法轮功是教人“自焚”的。这就如同说,如果一个杀人犯曾经进过教堂,那么就可以指控是基督教和耶稣教他杀人的。

本文不再就这个荒诞逻辑进行讨论。让我们一起看看那个被中共称为“自焚策划者”、并自称“练功多年”的薛红军,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2005年1月23日的新华社报道中,“自焚策划者”薛红军被新华社记者称作“资深的学员”。

记者从河南当地了解到以下几点情况:

◆ 10多年前,薛红军就被河南开封市龙亭医院开除,后来他长年在社会上非法行医,招摇撞骗。

◆ 新华社的上述报道说薛红军“1994年就开始练了”,然而当地的知情者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早在1999年7月20日迫害发生之前,薛红军“就在法轮功中骗了”。他以法轮功学员名义在法轮功学员中以生活困难为由骗取钱物,例如,薛红军有过一辆价值三千多元的机动三轮车,就是这样骗到手的。

◆ 知情者说,薛红军平时抽烟、打牌、赌博、无所事事,夏天只穿一个裤衩游荡,在正经人眼里根本就是一个地痞。

这里需要加以注释的是,吸烟问题对于任何真正的修炼人来说都很敏感。

《转法轮》是法轮功的主要书籍,每个法轮功学员都在反复阅读这本书。李洪志师父在这本书中讲解了为什么要戒烟。他说:“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的目标是什么呢?你不应该把它戒掉吗?所以我讲你要想修炼,你就把它戒掉,它伤害你身体,又是一种欲望,和我们修炼人的要求正好相反。”

一个真正修炼的人会严格按照师父的教导去做,不会抽烟,更不会赌博。薛红军平时抽烟、赌博,连修炼人最起码的要求都不符合,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自称是法轮功学员?他连法轮功最起码的要求都做不到,他“策划自焚”的行径怎么能说是来自法轮功的教导呢?

◆ 另有知情者告诉明慧记者,薛红军自称“练功多年”,却在成为“自焚策划者”后,还从看守所托人捎信让家里给他送烟,平时则拣犯人的烟头吸。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见了曾多次劝他(既然声称自己是“练”法轮功的,何不就按法轮功的要求做个真正的法轮功学员),而薛红军却断章取义的诡辩,说自己是什么“特殊”。后来真正炼法轮功的人逐渐看透了他的本质,就根本不再与他往来了。

这位知情者认为,薛红军被江泽民集团一再利用,而且用起来得心应手,因为薛红军这样心术不正的人正好是流氓政府所需的材料。薛红军“策划自焚”的幕后指使者是谁,人们不难得出结论。

另外,中央电视台播放的有关录像中,曾出现过三个“王进东”。据明慧网初步调查,河南当地“王进东”的女儿王娟在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后曾被关押在郑州女子劳教所,后被中共安排到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上发言诬蔑法轮功;回去后因“有功”,王娟被安排在开封市某幼儿园工作,据说还奖励了一套住房。

经河南当地多名证人证实,王娟母女被关押在郑州女子劳教所期间,经常打骂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不少人都被此二人打过耳光。从劳教所出来后,王娟母女继续为“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类似于纳粹盖世太保的组织)工作,逼迫当地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功。

新华社的报道说河南这个仍在关押中的“王进东”“他最大的安慰是翻看家人的照片,最惦念的人是自己的老母亲”。“王进东”一家三口在这场对法轮功“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的迫害中,从积极参与“自焚”到成为当地“610办公室”的最爱,助纣为虐堪称全国首屈一指。面对老母亲的照片,“王进东”能否说清自己一家三口是谁定的“法轮功学员”?

* * * * * * * * *

四年前的农历年三十(2001年1月23日),天安门广场发生的自焚伪案,参与者背景各异,身份各异,除了已经不幸惨死者之外,至今都还在政府的严密掌控之中,无法接受第三方独立调查,更不会被允许接受明慧记者的采访。但无论这场惨痛闹剧的真正总导演最终何时被彻底曝光,笔者可以预言,无论是新华社,还是自焚伪案中的任何一个参与者,永远拿不出令人们信服的证据和逻辑去证实新华社对法轮功的指控,因为自焚伪案根本就是江泽民和罗干为了维持镇压而蓄意炮制的,更因为“法轮功根本不会教人自焚”是一个经得起时间和历史检验的事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