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重庆市看守所遭“洗血澡”酷刑

【明慧网2005年1月29日】我叫杨文宇,今年28岁,家住重庆市巴南区石龙镇桥村锣锅坝社。五年来,我因为坚持按“真、善、忍”的宇宙法理做一个好人,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而遭到不法江泽民集团的严重镇压和迫害。

我于1998年9月开始学炼法轮功。1999年10月至2001年3月,由于对强权暴力政治的恐惧,我曾一度向邪恶势力妥协,停止了修炼法轮功。

2001年3月,我向花石镇人民政府递交了“书面声明”,表示继续炼功,并强烈抗议对法轮功和学员的镇压。

2001年7月19日,我被警察绑架到石滩派出所,恶警从精神上反复威胁、吓唬我,我劝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和大法弟子,一名警察说:“我们的饭碗是江泽民给的,没办法!” 过了一天,恶警要我在一张“犯罪人员指纹”的纸上按手印,遭到我坚决拒绝,恶警就用粗大的手抓住我的手,一个个的按。我用我仅有的力气挣扎,三五分钟后,手印终于被按完了,可是没有一个完整的,满是红印泥。恶警顿时气得睁大眼睛,把纸乱七八糟揉作一团扔了,咬紧牙关,抡起大手狠狠打了我一耳光,我的身体360度快速旋转而后倒地,什么也看不见!之后恶警用手铐把我铐在墙边过了一夜,第二天把我推上了警车送到巴南区看守所。看守所里什么犯人都有,一双双眼睛放着凶光,死刑杀人犯拖着嗬嗬的铁镣无所顾忌的狂笑,恐怖极了!

刚踏入牢门,一个怒吼的声音叫我把衣服脱光洗澡。小犯拿来一块肥皂,另有两个小犯在重刑犯的指使下用瓢和盆,快速的从水缸里把水往我头上灌,口里,鼻子里,眼睛里,耳朵里全是水,呛得我喘不过气来,又一瓢水又灌下来了,刚一喘气,又是水,两个小犯累了,再换小犯,直到牢头高兴够了才收手。最后听牢里犯人说,这叫“洗血澡”!非常痛苦,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天。

看守所就是这样专门在每个牢房安插了一两个死囚充当邪恶打手,用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甚至叫不出名称的方式方法折磨人,只要看守所满意了,死囚便被允许随便打人、抢其他人的食物、钱物而不闻不问。几年以来,全国各地监狱都在用这种方式折磨大法弟子,一旦大法弟子承受不住向邪恶低了头,邪恶势力马上就用报纸和电视欺骗人民群众。这种极其邪恶的方式不光是欺骗了中国人民,也欺骗了世界人民、国际组织、国际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