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大法弟子倪淑琴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1月3日】2002年10月17日,凌源看守所把我们四个老太太送到了辽宁女子监狱,这是第四次送来,前三次监狱都没有收,这次勉强留下。

一進监狱,就叫我们填表检查身体,不叫穿自己的衣服,全都换上劳改服。为了搜经文,恶警把被褥都给拆了。大队长让我们说报告词,我们也没违法,也不是犯人,我们谁也不说报告词,一起背师父的经文。

后来把我分到七大队二小队,到二小队后已是晚上八、九点钟了,小队长和科长还让说报告词,不说就不给饭吃,也不安排住处,强迫在走廊面壁站着,就这样折腾了两宿一天,我心性没守住默认了。第二天,还让说报告词,我不说。姓董的队长从鞋架上拿起一只鞋用鞋底打我的脸,打得我鼻子、嘴直流血,嘴肿了起来,不能吃饭。带队的刑事犯人也按着头往墙上撞。

我们每天五点半起床,到晚上七、八点钟点名,一天干活十几个小时,中间没有休息时间,吃饭、上厕所就是休息。一天也不让出车间的门,上厕所还有两个包夹看着,一天到晚全是站着,我的腿站的肿得老粗,走路都很困难。打饭让包夹给打,往饭里给下药,吃这饭我眼睛就看不清东西,模模糊糊的。我不让她们打饭,她们就让人在屋里拽着我不让我出去,外面包夹出去打饭。没办法她们打来的饭我只好不吃,把饭倒進垃圾桶里。每天包夹要么让我背监规,要么让我看诽谤大法的录像,要么找人给我念诽谤大法的材料,我就站在那里发正念。有时让我写体会,那我就写证实大法好。

2002年末把我从七大队调到老残队二小队,队长张颖让说报告词,我不说,姓张的科长上前就打我嘴巴。队长让全小组的人都上她的办公室陪着我在那站着,让她们逼我说:“你们炼功人为别人着想,你让我们都陪着你,耽误产值你负责。”我坚决不配合邪恶之徒。队长打电话,把我的三个孩子都叫去了,让我转化,我不写转化书。恶警说:“你不转化就折腾你几个孩子。”让包夹天天给我念诽谤大法的材料,天天让我吃药,我不吃,刑事犯人和包夹经常把我拉到空屋子强制吃药,不吃就把我脑袋按到地板砖上,头部多次撞成大包。还经常找一帮人把我拽到医院,强制打针。队长还让转化的人跟我谈假转化。我不能给大法抹黑,要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怎能假转化呢?邪恶的队长想用情来转化我,给我儿子打电话,让儿子来转化我,我当着恶警的面对儿子说:“你也知道大法好,你妈是好人,邪恶的流氓集团迫害我,已经给你妈送進了监狱,都走到了这一步,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我不能背叛师父,也不能背叛大法,一定坚修到底。”队长和科长逼我写转化书,我不配合,心里发着正念,最后那个恶警给代写转化书,多邪恶呀!这不正好说明邪恶的宣传都是造谣、栽赃、陷害吗?

在老残队有一天送来一个叫何涛的大法弟子,中等身材,身体健康,温文典雅。她只在老残队住了一宿就调走了。过了几天,去操场上放风时,看见何涛被绑在双轱辘车上,往医院送。到医院门口才把她手、腿松开,由两人把她拉進医院。看着我的包夹拿何涛来威胁我说:“你看见了吧!那不是何涛吗?那么好的身体都折磨成那样了,就你这小样,到青年大队你受得了吗?”又过些天,看见何涛走路一瘸一拐的,被迫害成残废了。

在这五年的迫害中,我因为修炼大法做好人被绑架到洗脑班一次,非法拘留两次,两次被看守所非法关押,最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在这几年的迫害中我的身体非常虚弱,2003年10月16日保外就医回家。在女子监狱关押期间队长去我当地派出所往返路费500多元都让我儿子给的,河坎子派出所所长刘国付又勒索我家1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