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来刘玉风遗孀林均兰遭受的迫害(图)


【明慧网2005年1月3日】我是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刘玉风的遗孀。我在1996年4月得法修炼。修炼前我疾病缠身:腰疼坐骨神经疼 心脏病 尿血等。我修炼后各种杂病不治而愈,心灵也同时得到了净化,是师父和大法让我成为了一个身心健康的大法弟子。


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刘玉风

1999年7.20 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发动了一场最邪恶最恶毒最流氓的非法迫害和镇压,一时间中华大地黑云压顶,浊浪铺天盖地而来,恶毒的谣言欺世的谎言夹杂着仇恨肆无忌惮的谤师父谤法。面对恐怖而又邪恶的局面,我和老伴刘玉风商量: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邪恶这样诬陷师父诽谤大法,我们得站出来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

1999年12月24日我们进京上访,25日晚9时30分在北京旅馆被抓。当时威海驻京办事处文登的恶警李英林把我们带到驻京办事处。第一件事就把我们身上带的2000元钱搜走,然后就开始施暴,恶警李英林怀着对大法弟子的仇恨把我的老伴刘玉风的眼球打出眼眶外。12月28日我们被押回文登,送進了拘留所。其间对我们進行了多次非法的审讯。拘留所的王从论所长和刑事犯一起驱赶大法弟子在院内跑步六个小时,有的脚上磨出泡的。后来我们悟到:不能让邪恶这样迫害我们。

2000年元旦我们在大院在细雨中站了一天,绝食抗议迫害,有效的抑制了邪恶的迫害。15天拘留期满回家后,宋村派出所的向红平和王金成又去我家中勒索了4000元罚款。此后他们三天两日到家中骚扰,搅得家无宁日。有一次向红平和公安政保科的丛树欣对刘玉风说:你一边一个小老婆陪着睡觉××党都不管,就是不让炼法轮功。其邪恶本质不打自招。

2000年7月18日为了证实大法,文登的大法弟子在东村的回龙山上举行了一次声势洪大的洪法炼功活动。恶警十分震惊集威海文登两地的警察势力对一群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把回龙山包围了,然后把炼功学员二、三百人都赶到了西村的大院。恶警对我们非法审讯非法搜身,然后有送拘留所的有送看守所的,剩下的由各乡镇派出所带走。我被派出所拉到后院,恶警打电话叫我女儿送来2000元,我向他们要收款单据被向红平推出门外,真是无法无天。

我老伴刘玉风被送到看守所后,第二天丛树欣打电话给我女儿要二、三百元治病。女儿告诉了我,我说:“不用给,大法弟子没有病。”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会用酷刑折磨迫害。第四天他们又打电话给我女婿叫去领人。我女婿把刘玉风背到出租车上拉回家,我一看刘玉风已不省人事,遍体鳞伤,惨不忍睹。这时我想起了丛树欣在西村大院就扬言:看到了文登我怎么收拾你们。前因后果非常分明。刘玉风回家第二天早晨6时30分含冤离世。久旱之天突降大雨,真是草木含悲,风云突变。

刘玉风去世后,文登司法机关――公检法通知我的两个儿子女婿到现场参加刘玉风的尸检。经法医对刘玉风的尸体解剖认定:(一)受害人刘玉风的右眼眶外侧有3.5 × 4 cm的淤血;(二)受害人脸上有划伤;(三)受害人的喉结有2cm 的青紫;(四)受害人的左右上臂均有不规则片状青紫;(五)受害人胸部有25×34 cm 青紫;(六)受害人左右下肢有多处不规则的片状青紫并有点状脱皮现象,伴有皮下软组织受损;(七)背部有大面积青紫;(八)脑球网膜大出血;(九)左右胸肋骨第二、第三、第四骨折;(十)胸骨上端骨折。

真是伤痕累累,身上一个个大水泡十几处,其状触目惊心,惨不忍睹。一个坚信“真善忍”的好人却被邪恶迫害到这般地步,江氏集团和它的追随者造下了多大的罪业?!

对于我老伴刘玉风的被害致死,文登610恶警讳莫如深,多次在不同场合推卸罪责,说什么黑打黑打死的。我们都知道看守所是直接在公安局领导下的职能部门,即使刘玉风真的被犯人打死了,也是在恶警的授意下所为,不过是借刀杀人而已,真正的杀人凶手是幕后操纵者,是610的恶警,不管其如何表白都是罪责难逃。

我老伴被迫害死后,恶警多次到我家骚扰,企图使我放弃修炼。

为了证实大法,2000年9月29日我再次走上了天安门。2001年9月文登公安局来了三个人要到我家中,我和老婆妈没让他们進门,老婆妈80多岁,哭着和他们要儿子,恶警自知理亏,狼狈的走了。

(刘玉风,男 ,64岁,汉族,退休工人,山东文登宋村镇小泽头村人。刘玉风为人正直,襟怀坦荡,光明磊落,一身正气,为群众公认的好人。修炼法轮大法后,有病的身体得到了康复。 2000年7月18日上午,刘玉风因参加回龙山集体炼功,被公安人员押送至文登看守所。7月22日上午10时许,刘玉风被送回家,于23日7时含冤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