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旅馆工作讲真象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1月3日】我是河南省大法弟子,今年58岁。中年时患有肝硬化、高血压、心脏病等多种顽症,曾到过很多大、中医院医治,均一筹莫展。为了好病,在80年代气功热时练过多种气功,也还是收效甚微。1996年有幸遇到法轮大法,我将《转法轮》一书一气读完,我知道他太珍贵了,从此后,我一天也没有放下过。1999年“7.20”后,邪恶对我们疯狂地迫害,由于当时学法还不太扎实,人的观念还很重,存在怕心,被邪恶抓到洗脑班后,在高压下违心地签了字,虽然在明慧网上发了《严正声明》,那也是修炼人的耻辱。回家后,一直处于个人修炼状态。师父讲的“三件事”也知道,每天也学法,但正念不足,怕心重,不敢大胆地对别人讲真象。后来壮着胆子到街旁的电话亭子上粘一些自己写的“法轮大法好”、“修炼真善忍”。这样逐渐开始精进起来。

我是在一家旅馆工作的,能够接触全国来来往往的客人。在单位,从老板到工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我要把大法弟子的美好形象展现给周围的每一个人。师父要求我们在任何场合都要做一个好人。所以工作中早上班、晚下班,脏活、累活我总是抢着干,干起来比年轻人还轻快,经济方面从来不占单位一点便宜,他们从心里都赞成法轮功好,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在适当的时候,我也给周围的同事讲江××迫害法轮功的真象,但做的还很不够。2003年初,一位同修给我一份《明慧周刊》,我认真地阅读后,突然明白了,我原来一直站在个人修炼的基点上,没有真正融入正法洪流中来,不能、也不敢走出来向世人讲真象、证实法,救渡世人,只想着自己修炼圆满。师父讲:“所以大法弟子的责任哪,不是为了个人圆满,而是在证实法中救度众生”(《北美巡回讲法》)。

2003年农历新年后的一天,同修告诉我,市内有两个单位门口出现了攻击大法的横幅。当时我很吃惊,马上骑车去看个究竟。经过查看,不是两处,而是三处:师范学校门口、人民商场门口、市检察院的大门柱子上。我们几个商量后,决定由我和另一位男同修将它们除掉。凌晨三点钟,我们一路上发正念,首先来到师范门口,我们发正念:“不让门卫听见动静!”由于天下了点雨,横幅被淋湿了,费了点劲才把它割下来。接着来到市检察院门口和商场门口,把诬蔑横幅拉下来扔了。

第二天下班后,我骑车出去看情况,突然发现全市到处都是这种横幅,街上到处都是标语,看来是邪恶的一次集体行动。下午,我装着不干胶,眼里含着泪,不停地撕着街上的标语,我心里发出强大的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你们众神听着,邪恶在毒害众生,你们得配合师父正法,马上给我刮大风、下大雨,把这些邪恶的横幅、标语给刮下来!”这一念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果然,好像他们明白我的心思,每天下午准刮大风,一连刮了一个星期。

师父要求我们“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这么多单位挂不好的横幅,是因为世人不明真象,我应该马上让他们明白真象。我买信封,把真象小册子装好,写上单位名字和负责人,一天跑几个单位。大的单位坐出租车交给门卫,其它一些单位,骑自行车交给门卫。有几个大单位接着信后,马上将邪恶横幅去掉了,有些邪恶横幅已经被风刮得卷了起来,什么也看不见。

师父讲:“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洪吟(二)》“正神”)。对那些剩余的横幅,我就给它们讲真象:“横幅,你听着,你也是生命,你应该配合正法,不能听从旧势力的安排,你的生命才有好去处,不然就会毁掉了。”很奇怪,我讲后,有些单位的横幅第二天就不见了。如:人民路附属小学门口用大木牌子写的邪恶标语,第二天就去掉了。就这样,经过一个星期的正念行动,全市二、三十处邪恶横幅全部清理干净。

按照师父“全面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要求,不论在我住家属区的街坊邻居,还是单位的领导、同事,以及旅馆入住的客人,我都把他们看成是有缘人,是应该被救度的对象。特别是在旅馆居住的客人,有机会就给他们讲真象,没有机会就给他们留下一个正的感觉,等下次再让他们了解真象。客人来自全国各地,有每月来一次的老客户,也有新客户,有的一个人,有几个一起来的,情况不一样,要分具体情况讲。我是在楼下负责登记收款的,很少有到房间去的机会。

由于旅馆人手少,我就主动帮助同事上楼给客人换床单、被罩,创造讲真象的机会。他们一般都让我抽烟,我就直接讲我是炼法轮功的,不抽烟。这样可以立即将客人引入主题。很多客人一听就会明白,但也有害怕的或不愿意听的,但是我总是要给他们留下一个“法轮功好”的印象。在客人较多的情况下,我就给他们房间放一个小册子,有的客人边走边看。这样,几乎天天都有机会讲真象。

对于一些老客户,对他们讲真象的机会多一些。比如西安市的一位姓张的客户,我第一次给他讲真象时,他根本就不爱听,反而完全站在相反的立场上。为了救度他,我心态一直很稳定,总是以微笑面对他,等待机会再讲。他第二次来时,我把开水送上去,笑容满面地与他拉家常,送给他真象册子,他还是不看,一直固守着原来的观念。但我并不放弃,每次来我就讲一次,不知讲了多少次。因为讲得多了,渐渐地熟悉了。有一次他在外边跑了一天回来晚了,他说:“李师傅啊,我最喜欢你值班,你在这里我有开水喝。”通过多次接触,他的确看到了大法弟子真是按照“真善忍”在要求自己的,他也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有一次,他问我:“你说你们把名利看得淡,如果你碰到你手里没钱,儿子、家里都向你要钱怎么办?”我回答说,我们师父教我们修炼,只是修那颗心,将求名求利的心看淡,不是工作不干了,钱也不挣了,你该挣多少钱还去挣。我以前浑身是病,每个月钱都花在看病上了,现在什么病没有,钱总是花不完,怎么会没钱呢?我不知道他是大学生,有时提问题很突然,但我总是用师父给我的智慧给他讲,使他很满意。我发现他对法律很感兴趣,我就从这方面给他讲,我说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有言论、结社、出版……自由,实际上江××才是真正的违法者,这些话对他有些触动。有一天,他说来河南这么久,工作没有什么进展,觉得很苦恼,我说你最大的进展是明白了“法轮大法好”,他笑了。

河南郸城县姓王的一名业务员,是几十年的老客户了,他很有缘,在家信过基督教,我们在一块常谈论法轮功的事,在家学盘腿,出差盘腿,在房间让同屋的人也盘腿。一次他说有高血压,在喝一种药茶,我说你呀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试试看怎么样。几天后他感觉很好,从此以后天天坚持念。有时到厂里办业务,在办公室那么多人他也念“法轮大法好。”有一次他在旅馆营业厅里对我说,今天下午他念了100遍,他把“法轮大法好”当歌唱。

湖北广水市蚊香厂的一个业务员,以前在一次出差时跌倒后造成肝脏破裂,动过手术,从此以后身体特别不好。有一次他来出差,我给他换床单,知道他的身体情况后,就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每天念上几遍,不用花钱,也许病就好了。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开始念。几个月后,他又来了,我去给他换床单,一进门他就高兴地说:“大叔,你看我怎么样?”他说回去后天天念,现在又能吃又能睡,也变胖了。我还没来得及插话,他又抢着说,他告诉了另外十几个人,让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说你这是在做大好事呀!

济源市一个业务员,很有缘份,一说法轮功,他说他爱人也炼,我也想炼没有书。我就给他一本《转法轮》,他很高兴,有时出差都带着。最近他又来了,我问他书带没有,他说没带,说太苦了,做个好人算了,搞业务还得喝酒。我说:“小贾呀,你把业务放在第一位了,人一生转眼就没了,还是修炼重要啊!”谈了一会儿,他有些好转。他问有小册子没有?我就把96年师父《美国第一次讲法》和《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给他看,第二天他跟我说:“我明白了,这两本书我得拿回去,让我爱人也看看!”

有一天,吉林省四平市的一位客人,登记时我一看是吉林的,我想一定得给他讲真象。我找个机会上去给他拉上了话题,我说你是吉林省的?是我师父的老乡,我师父是公主岭市的。他说我们四平和公主岭相距很近。我直接谈起法轮功的美好和天安门“自焚”真象,他很理解我的说法,但是他又说只要别和国家对抗。这时我刚好有事,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等办完事发着正念,我掂着开水又来到他房间里。我说:“你是我师父的老乡,我很想和你多说几句话。”他很激动。我说,江××把真的说成假的,善的说成恶的,黑白颠倒,人不讲德、不学善,只认钱,平时没事就打牌、喝酒、赌博,就会造成社会道德的下滑,这样下去不危险么?说得他一个劲地点头称是。

现代社会很多人确实是只认钱。如湖北广水的两个年轻业务员,开始给他们讲,根本听不进,除了钱什么也不认。我想对年轻人不能过急,得寻找合适得机会。一次,他们在营业厅里主动给我谈起法轮功。他问我怎样炼功?我就给他们展示了盘腿,他们看后很惊讶,我就很自然地讲起了天津事件和中南海上访事件的全过程,讲江××如何违法,讲民政部、公安部的通知和“六禁止”的可笑,讲人大常委会和两高的“取缔邪教”为啥对“法轮功”只字不提…… 他们听后频频点头表示同意。过后,我又给他们“护身符”,也很乐意地接受了。以后再来一进门就说:“大好人哪!”

旅店门面房一个理发店,小两口都是新乡黄河边的人。由于经常接触,他们都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有时,他们小两口吵架,我就用大法教人向善的理给他们讲做人的道理,让他们经常念“真善忍好”,现在他们很少吵嘴了。他们还教亲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门面房一个姓丁的,他原来信佛教,开始给他讲,他只是应付,给他书也不要。由于接触多了,见面就讲,后来真象小册子见面就要,光碟也看,《转法轮》也看。现在见面就是“法轮大法好”,护身符天天不离身。

门面房一个做面包的,浙江人,两口子很固执,也是只关心挣钱。我每次讲都发正念。现在小册子也看,也念起了“法轮大法好。”

一次我们店上司事业部通知准备换承包人,开会店里10人参加,事业部老总、办公室、财务部十几人参加。我想能在这里讲真象多好!刚一动念,老总就谈起法轮功的话题。机会难得!我趁机讲起了法轮大法的美好,讲起了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象。他们都知道以前我一身病,可现在已经九年没有吃过药。几位经理和会计提一些不明白的问题,我的回答令他们很满意。老总说:“你以前不爱说话,颜色很不好,现在爱讲话了,脸色也好看了。”

我所住的家属区有几十户人家,都知道我炼法轮功,也都知道我在家孝敬父母,在单位兢兢业业,邻居有事有求必应,他们见面就说:“你是个大好人哪!”所以给他们讲真象都能接受,过道里贴的“真善忍好”等小标语,到现在还在那里,没有人揭。有几个人看过《转法轮》,给他们讲真象后,再给护身符,都很乐意接受。有的老人不识字,就让家人念。

我的老乡、亲戚多,来家吃饭闲谈时,就给他们讲真象,给他们护身符,都很高兴。我姐姐一家在农村,我回她们家过节带的资料发完后,给她们全家讲,都听得很认真。

今年上半年,市“610”办公室组织一个剧团,到附近各乡村演攻击大法的节目,得知后,不能让邪恶毒害众生!我把她们要去的地方打听清楚,带上不干胶和资料,步行每天跑一个村,每户放一份资料,让老百姓知道大法的美好,镇压大法的非法性。

通过讲真象,证实法,也发现了自己的很多不好的心,有的去掉了,有的很长时间才意识到,而且有些心还很重。我要珍惜这正法的最后时光,严格按照师父讲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走好自己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