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天,一个好人在马三家劳教院被迫害致疯

【明慧网2005年1月3日】刘姐是辽宁省葫芦岛市龙港区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曾经患有多种疾病。十几年中为了治病把家都折腾穷了,病也没好,常年的病痛折磨,使刘姐厌倦了人生。后来,刘姐幸运的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仅仅几个月时间,刘姐全身疾病一扫而光,干活有劲,精神头十足,好像换了一个人。她深深感到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逢人就说法轮大法的好处,许多人看到她的变化后也开始修炼法轮功。

1999年7月20日,江××出于嫉妒开始对法轮功进行镇压,面对铺天盖地的造谣、栽赃陷害,刘姐坚持修炼法轮功,并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的真象。葫芦岛市龙港区政府、笊篱头子哨所警察、610办公室的人多次到刘姐家威胁、恐吓,逼迫刘姐交出大法书籍、放弃修炼,都遭到了刘姐的拒绝。面对这些人和周围的许多围观群众,刘姐用自身的巨大变化,用铁的事实对他们说:“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你们即使给我判刑我也要修炼,你们去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一身的病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你们不让我炼,就是在要我的命……”那些人无言以对,多次骚扰到最后都灰溜溜的走了。

随着江××对法轮功镇压的不断升级,各级政府、警察对炼功人迫害得越来越严重。2000年7月12日,笊篱头子哨所原所长周杰(已调离)等人来到刘姐家,要求刘姐必须放弃修炼法轮功,还强迫她写下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不然就要把她抓走,刘姐不答应放弃修炼,被周杰绑架并拘留了15天。

2002年4月14日,笊篱头子哨所所长王策等人突然来到刘姐家,强行搜走18本法轮功书籍,第二天,刘姐到哨所要书,王策不但不给,还把刘姐送到拘留所关了15天,接着又把刘姐绑架到了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摧残。

马三家劳教院是人间地狱,刘姐刚到那里就被几个人围住所谓的“谈话”,强迫刘姐放弃修炼,就是所谓的“转化”。刘姐不理他们,心里默念大法。这些人渐渐就变了脸,面目也凶起来了,对刘姐威胁、恐吓,又把刘姐隔离在一个狭窄、黑暗的墙角里体罚。几天后刘姐还是不妥协,这些人凶相毕露,几个人同时用凉水浇刘姐,一边浇一边用肮脏的语言骂刘姐,并对她进行长时间的折磨。但这也没有使刘姐妥协。劳教院怂恿鼓励这些人继续加重对刘姐的迫害:不让睡觉、轮班谈话,把刘姐铐在柱子上长时间站着,还给刘姐带上脚镣,时间一长,刘姐的手腕、脚脖子都被卡破皮出血。后来还禁止刘姐上厕所,让刘姐大小便都便在裤子里,他们怕臭味熏,就用塑料袋把刘姐包起来,再捆住手脚,用木棒打刘姐的头部,还说“这样对你有好处”。

有一天,马三家这些恶徒们要扒光刘姐的衣服照相,然后上电视对刘姐进行人格侮辱,刘姐大呼救命、拼命挣扎,最后终于没有照成。

仅仅十多天的地狱般的折磨、体罚,刘姐的身体垮了,腰疼伸不直,腿疼不能走路,各种伤痛加上浑身疼痛彻夜不眠。为了抗议这种非法迫害,刘姐开始绝食,六、七天后,她们给刘姐进行迫害性灌食,刘姐尽全力抵制,却没有力气挣扎,最终被他们迫害的精神恍惚、神志不清、身体极度虚弱。

教养院害怕刘姐万一死在里边担责任,打电话给笊篱头子哨所,要他们接刘姐回家。但哨所既没去接也没通知家属。直到几天后劳教所直接给刘姐家打电话,通知刘姐家马上去接人,要求连夜去,越快越好。那时刘姐的生命已经危在旦夕了。

家人急忙坐夜车到了马三家,见到刘姐时几乎认不出来了:奄奄一息的刘姐已经脱相。刘姐是被4个人抬上车回家的。这时刘姐在马三家只呆了23天。

回家后,刘姐就疯了:不知道穿衣服、穿鞋,大小便不知道背着人,随时随地便到炕上、屋里、院里,排完大便用手抓着吃,尿也喝,谁不让她吃她就打谁,还吐别人一身屎尿。白天晚上到处走,谁也看不住,家人只好把她送到锦州康宁医院治疗,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治了17天,回来后没几天又复发了:烧衣服、砸家具,家人第二次把她送到医院治疗。现在虽然精神上有所好转,但却落下一身病:腰疼得直不起来,腿疼的走路不方便,手脚麻木,不灵活,经常摔跟头,一天不知道要上多少次厕所,体力下降,连20斤重的东西都拿不动,精神一受到刺激就犯病。

2003年10月14日,笊篱头子哨所、北港镇政府、610、中营子村等10多人突然来到刘姐家,要抓刘姐去兴城洗脑班,刘姐说不去,和他们争论起来,家人拿出医院的诊断书,说:“人都被整疯了,为治病花了上万元了,你们还抓,她现在最怕受刺激,整出病来谁负责?”哨所警察却说:“整出病来给你治,治好了再整你,我们什么都不管,就管法轮功。”最后在刘姐家人的坚持下,他们才没有得逞。

刘姐受到的经济迫害共计:马三家的白条(大队张王、付、董):挂号费3元,车费150元,检查费198元,灌食费134元,苞米面粥12元。共计497元。2002年4月5日开始治病花费至少1万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