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象信件汇编

【明慧网2005年1月30日】

  • 写给所有参与迫害大法的警察及其家属的公开信

  • 给千家店乡亲们的公开信

  • 写给所有参与迫害大法的警察及其家属的公开信

    我是黑龙江双城市的大法弟子,三个孩子的母亲。今天有机会与你们谈心里话,得感谢法轮大法,感谢慈悲伟大的恩师给了我这第二次生命。

    因家庭贫穷和多方面原因,丈夫脾气越来越暴躁,而且嗜酒如命,每次喝醉之后回家都打闹一场,如果跟他争论几句,轻者一顿骂,重者一顿打,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使我已形成了观念,他喝酒我就怕他,他闹起来没完没了,简直就是变态,就这样使我得了一身病,脖子上还长出一个气包,有鸡蛋大小,医院确诊为甲状腺囊肿,也叫气囊风湿性头疼,还有脑供血不足病,曾经昏过去四次。37岁的我变得驼背,头发白了一多半。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想到了出家,曾到庙里住了三天,看到那里有很多不正的东西,就失望了。在我极度悲伤的时候想到了死,多次自杀未遂,索性就破罐子破摔了,丈夫从此以后变本加厉的为所欲为,使我非常恨他,他对我的所作所为让我萌发了杀死他的念头,他打完我睡觉的时候,我真想用斧子砍死他,方解我心头之恨,因我为这个家付出的太多了,十八岁结婚,十九岁生大女儿,坐月子十天就下地自己做饭、喂猪。地里的农活没有干不到的,怀孕7个月不得不到地里捡柴,我吃苦受罪的事太多了。有时自己也折磨自己,想快点结束自己的生命算了。

    就在我的家要出现危机的时候,在1999年3月的一天,我有幸拜读了师父的大法《转法轮》,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为什么我的丈夫这样对待我,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从我修炼那天开始,不管丈夫对我怎样我都能善待他,处处忍让他,就这样丈夫也在变,真象师父所讲的那样:“可能你得道的时候,将来有很多人都要受益的。”他真的在受益,脾气也在改变,我听师父讲法带时,丈夫和孩子有意无意的也在听。

    可是好景不长,在1999年7.20,江××一伙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让我的家庭和睦,在大法与师父遭到诽谤时,任何一个有良知的弟子都会站出来为法轮功、为师父说句公道话的。而我修炼后,在只有短短的几个月内身心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这是邻里、亲戚和朋友有目共睹的。我在2000年的6月18日和两位同修一起到北京上访,我们找不到信访办,在天安门广场附近向脚蹬三轮车司机打听道时,从他车上下来三个人,没等我们开口,其中一人先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一位同修说:“是炼法轮功的。”那人用‘对讲机’马上叫来了车把我们非法带走了。

    当我的家人去看守所看我时,我正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父母从未经受过亲人蹲监坐狱的事,父亲在众目睽睽之下,给我跪下,让我写保证书不炼法轮功。我当时想,我们是修炼人,是一群好人,一群最好的人。如果我不是修大法,心胸狭窄的我,自己不死也把我丈夫给杀了。他们所谓的“转化”,让我们抽烟、喝酒、骂人哪!就是这个江××流氓政权让我们去做坏人,去危害社会。到底谁邪?我虽然是个平民百姓,但我也不会听你这流氓政权的话啊!我的头脑非常清醒:难道你让我学坏我就学坏?我是为你活着的吗?你能为我的将来和曾破碎又重圆的家庭负责吗?这只能使我更加看清了这个流氓政权的丑恶嘴脸,也使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决心一修到底。关押我16天,被放那天,派出所所长勒索我们三家六百元钱。

    我于2000年11月16日二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在劳教所关押我两个半月时,才见到我的家人,三个女儿哭成个泪人,那种生离死别的心情大家都能体会到。当时,大女儿15岁,二女儿12岁,小女儿11岁,大女儿已经辍学帮她父亲照顾妹妹,我的父亲刚50多岁,身体非常硬实,却因我被判劳教的打击,一只耳朵聋了。我的丈夫东拼西凑借了6000元钱,想把我弄出来。可这个颠倒黑白的社会,连杀人犯都能用钱买出来,而我们这些因修炼法轮功变成好人的人,却被无辜判劳教、判刑,甚至打死。如果信访办给我们法轮功一个说法,我们还用得着上天安门广场吗?信访办变成抓人的地方,看见法轮功就抓,把我们送劳教所改造,到底谁应该改造。那些刑事犯、杀人犯在劳教所可以为所欲为,与警察狼狈为奸,却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在万家劳教所每个队长都有刑事犯侍奉队长的饮食起居,队长对于她更是纵容,这哪是改造啊!简直就是把她们养起来了。我想作为一名有良知、有正义感的警察及你们的亲属比我们更清楚,这不是在祸国殃民吗?而这个邪恶的流氓集团把我们这些好人非法关押起来,真是天理难容啊!对于每一位法轮大法弟子的家庭伤害是极其惨重的。就拿我家来说吧,本来已恢复平静而又温馨的生活整个都给毁了,丈夫没有把我弄回来,非常失望,精神沮丧。两个小女儿头上长满虱子,二女儿变得非常内向,不愿接触任何人,在她给我的信中写道:妈妈我不想活了。可想而知我的心情会怎样。

    新春佳节快要到了,当你们围着桌子全家人在一起吃团圆饭时,你们可曾想过多少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甚至迫害致死。你们这些做警察的家人,你们知道你当警察的亲人都做了些什么(当然警察不都这样)。当你们全家吃美味佳肴的时候,你们可曾想到多少大法弟子因你丈夫或亲人的暴行而失去宝贵的生命,你们所吃所用的钱有多少沾满大法弟子的血啊!多少个可贵的最应该受人尊敬而又高尚的生命,被你们当警察的亲人折磨致死、致残或精神失常、家破人亡啊!

    也许你们会说:那是江泽民让干的。善恶必报是天理。别忘了文化大革命平反后,第一批枪毙的就是那些替罪羊。而你们这些充当替罪羊的结局会更惨。到那时,江××能为你负责吗?别为了暂时的金钱和地位蒙花了眼。好坏要分清呀!

    我们法轮大法弟子所作所为顶天立地,无愧于社会、无愧于人民、更无愧于我们的亲人。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我们的亲人不会为我们白白的承受这么多痛苦的,他们会为有我们这样一位亲人而感到骄傲。相反而你们的家人,当大法平反时,他们走在街上定会遭到世人的唾骂,并且还会遭到恶报,大家想想在这一点上谁又是真正的傻子呢?多行不义必自毙。如果你们从现在能够劝说作恶过的亲人,从此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这样才会有一个好的未来。

    双城大法弟子


    给千家店乡亲们的公开信

    乡亲们,我是郭振阁。自从我修炼法轮大法以来,身心得到很大的改变,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却因为江××的妒嫉遭到非法镇压,他们造谣诬陷并且封锁消息,剥夺了老百姓的知情权。大法弟子们为使老百姓不被江氏谎言蒙蔽,冒着生命危险,用自己省吃俭用省下的一点资金,制作真象资料,使人们了解真象,请你们一定要珍惜。

    我在2004年11月15日依法给国家主席、总理、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写信上诉江××破坏宪法和法律,给人民大众带来的巨大伤害,并要求停止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我于11月15日上午10点把信送到镇政府请镇委书记代收并按宪法程序上传。镇政府负责信访接待的收下信,并说一定转到。可我回家刚刚20多分钟,他们就来人非法将我抓走,并抄了我的家。镇委书记完全违反了宪法41条第二款规定,执法犯法。我质问所有的人(包括镇委书记、县公安局的、派出所所长、政委等人),我按宪法给国家领导写信犯了什么法?我是堂堂正正在做,而你们这样做真正在违法。他们自知理亏,无言以对。县公安局有个姓白的说第二天安排我见县委书记,我信以为真,被他们骗到了拘留所,和犯人关在一起;我不配合他们对我的迫害,并绝食抗议他们的非法关押。他们怕闹出人命来,就以“公安正在侦察,有病不宜关押”将我保释。

    江××那些人以权代法,践踏法律,视法律如儿戏,根本不顾百姓的疾苦,专整好人。我只不过写了封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的信他们就怕成这样。他们害怕百姓知道法轮功真象,害怕他们的谎言被揭穿。因为他们在法轮功问题上完全是造谣诬陷。什么自焚、自杀、杀人等,这全是他们一手捏造的。

    乡亲们动脑筋想一想,谣言就不攻自破。大法要求我们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有罪的。大法弟子能去杀人吗?能去自杀吗?天安门广场的警察能背着灭火器巡逻吗?才一分多钟就将火扑灭了?刘思影气管切开四天就底气十足的唱歌,可能吗?王进东连法轮功的基本动作都不会,人都烧黑了可两腿间夹的雪碧瓶却完好无损?等他喊完口号警察才慢悠悠的盖上灭火毯。一看就知是演戏。再看看慢镜头播放,刘春玲是被穿军大衣的人打死的。乡亲们,大家都被政府控制的造谣媒体愚弄了,被骗了。被一言堂的假新闻毒害了,心中埋下了对法轮功的仇恨。所以希望大家多了解法轮功,多想想为什么?

    法轮功现在遍布世界各地60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受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欢迎和喜爱,在全世界获得了一千多个褒奖。难道这些炼功人和外国人都是傻子吗?当然不是。大法弟子就是想让您了解真象,了解法轮大法。

    乡亲们,清醒吧,认识到江氏一伙人的骗局,不要再上当受骗了。请您告诉您的亲朋好友:为了自己和家人,记住“法轮大法好”。

    祝愿父老乡亲们有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郭振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30/944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