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走出拘留所


【明慧网2005年1月31日】2001年秋,我与同修贴真象标语,被派出所恶警绑架。当夜3点多,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和同修正念走脱,从此流离失所。

在三年半流离失所的日子里,我虽然也努力按师父讲的法去做,但总觉得流离失所不是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对亲朋好友街坊邻里了解大法真象不利,从某种程度上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从2004年夏天,我就萌生了如何堂堂正正回家证实大法的想法,归正自己的路。

2004年12月24日,我在某市公交车上被绑架,当时我的心非常平静,我发出的第一念就是:我要利用这次机会,破除邪恶迫害,堂堂正正的回家。于是在某市公安局我报了我的姓名和家庭住址,并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象。

在公安局,恶警张某搜了我的身,将我的手表和187元钱非法剥夺。当晚铐了我一夜,于25日我被送往某市拘留所。

在拘留所里,我时时都感觉到师父慈悲的呵护和点化,法理一个劲往我脑子里打,我的头脑非常清晰。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正念正行,于2005年1月7日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回到家中。

从被绑架一开始,我就绝食抗议,头脑中也时不时冒出“你有漏才被抓”的念头。我就按师父说的“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查找自己的执著,去掉它。同时否定“有漏就被抓”的念头,这不是我,这是旧势力的安排,我不承认。我有漏,我修、我改,也不是邪恶迫害的理由。“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从根本上不承认这个迫害。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大法徒,我的使命是证实法、救度众生,决不是来承受迫害来的。。

在拘留所这十几天里,正是最寒冷的时候,零下十几度连着几场风雪,屋里没有暖气,室内滴水成冰,北山墙上都是冰。在这种情况下绝食绝水在常人看来是不可想象的,我发出强大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有另外空间的能量物质演化的身体,我不冷、不饿、不渴,再一次证实大法的超常、神奇、威力。

在我绝食期间,有同修提醒我要灌食的,灌食比绝食更痛苦,我全盘否定,谁都不配灌我。旧势力无论层次多高都是被正法的对象,我是大法弟子,我在救度众生,谁都不配迫害我。同时我也按师父《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的,努力善解:“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扰我证实法的,我也都可以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安排,成为未来的生命;想善解的就离开我,到我的周围的环境中去等着;如果你真的无能力离开我的,也不要发挥任何作用干扰我,将来我能够圆满,我会善解你们;那些个完全不好的,还在干扰我的,按照标准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我发出这一念,更为师父洪大的慈悲所感动。在我强大的正念与慈悲下,恶警在我绝食期间没敢动我一下。

在这期间,家里有亲人见我,拘留所不让见,是一个知道大法好的普犯在家人接见时,巧妙安排我与亲人见面。亲戚说公安局有人,要找人托人情,保我回去,我说:“你别去,谁都救不了我,只有大法能救我,只有师父能救我。告诉家里人,拿钱保人你们别来,无条件释放,你们就来接我。”

在拘留所期间,我的心非常平静,除了背法,就是发正念,而且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值得一提的事,在绝食第十天,师父点化,朦胧中我看到一个“熊”字,我想这是什么意思呢?我突然悟到去掉四点就是能,可能我去四种执著就能走,可能再有四天我就能走。果然第十一天开始,每天上午喜鹊喳喳叫,给我倍添信心和力量,这样绝食第十四天我就无条件释放回家了。

我的体会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对师父的点化要正悟,时刻用法理充实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消极承受迫害,要主动破除迫害,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深感大法弟子整体配合,拘留所内外配合的力量,深刻感受师恩浩荡。

同修提议让我把这次经历写出来。不足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