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州市大法学员自述屡遭不法官吏毒打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1月31日】我是山东省青州市人,自1998年4月份有缘得法,学法炼功后身心受益很大,道德提高,身体健康了,是师父给我指明了一条金光大道,知道了今后的路怎么走。不长的时间村里就有五六个人开始来炼法轮功

但是自1999年7月20日开始,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发动了一场邪恶的镇压,造谣、诬陷大法,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我也是千百万个遭受迫害当中的受害者之一。

下面是我这几年来遭迫害经过:

7.20开始,村支书李学顺带领村干部、镇政府不法人员不分白天黑夜多次来我家進行骚扰、恐吓、翻书,每次都抓我到镇政府進行精神迫害、肉体折磨、罚款等。经常来我家骚扰的有于洪福、秦华军、刘松德等人。

99年7.20不几天,刘松德把我抓到镇政府,钟安信指示多名打手对我肉体折磨,拳打脚踢,后被罚款600元钱,由家人把我领回家。

2000年农历4月初1 晚,我和爱人李秀芹(炼功人)一同去同修家开法会,被镇恶警把我们多人抓到镇政府進行疯狂毒打,拳脚、胶管、木棒、铐子铐、绳捆、托花盒、鼻子插香烟等,对我们肉体折磨,精神折磨、不让睡觉。邪恶之徒们蛮横无理,骂师父、骂大法、骂我们,叫我们拿钱来。冀富折磨我俩,打得我俩身上青紫,最后还给我们强迫灌酒。

2001年国庆期间,秦华军带领十余人,前往我村把我找到,强行推上了车,(这时我正在帮人家在地里干活)随后又把大法弟子张瑞云也抓上车,把我们拉到镇政府。(大法弟子王鑫和他母亲早被抓来了)恶人钟安信、冀富指示打手对我们進行毒打。在这期间又把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姚文荣、张树文等人抓到镇政府,钟安信压阵叫打手用木棍、胶管疯狂的毒打我们,没有一点人性,打的我们全身疼痛、青紫、行动不便。这天晚上钟安信问我还炼不炼,然后指示打手用木棍、胶管疯狂的毒打了我一顿。钟安信还不罢休亲自拿木棍打我,专打我的脚踝骨,打罢后铐上铐子把我送到派出所。在冰冷的屋子里铐了我一整夜,白天又叫我打扫卫生,院内拔草等,在派出所过了一天后被放回家。

还有一次邪恶之徒把我们(有董传彦、李秀英、王鑫、赵守春)抓到镇政府進行毒打,拷问,白天下地劳动,晚上邪恶之徒轮班酷刑折磨我们,这次迫害了我们9天。

2002年农历7月,冀富领一伙十余人,上我家翻箱倒柜,把我读的大法书籍、师父照片、录音机、炼功带等全部拿走,把我推上车。到了石桥后又到一功友家把大法资料、电视机拿上一同拉往镇政府。用铁锁链毒打我们,不多时又把李文书抓来毒打,打罢后把我三人铐在院内汽车上。后村干部和家人交上钱后把我们领回家。(多次罚款上千元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