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山东王村劳教所遭受的酷刑迫害


【明慧网2005年1月31日】近日听说“央视”造谣说对法轮功学员没有酷刑,我就说说我的亲身经历吧。

99年我因进京上访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而被迫害劳教,上访过程中都遭受了北京公安及当地公安的野蛮毒打,北京公安逼迫我骂师父,不骂他们就拳打脚踢,在驻京办事处我们地方接我的公安强迫我蹲在地上,用皮鞋踩我的脚趾,抓着我的头发在地上转圈,在我脸上擦皮鞋,拳打脚踢手铐那都不说了,这就是公安人员对上访法轮功群众的“热情接待。”

为了抵制非法的劳教,我在劳教所绝食抗议,劳教所恶警伙同刑事劳教犯对我野蛮灌食。他们饿狼般的把我摁在地上,向我鼻孔里胡乱插管子,鲜血淋漓,在这过程中我的一名同修就是被他们活活插死的,事后恶警怕承担责任,造谣说是绝食引起肝肾功能衰竭的原因,并用减刑为诱饵让劳教犯作假证明,其实当时劳教所大部分劳教犯都知道这事的真象,并且不少目睹了当时残忍的一幕,他们有的还在暗暗骂恶警没人性。

由于坚持不放弃法轮功修炼,恶警把我转移到了山东王村劳教所,入所后由于我不同意写入所保证书,两个恶警把我扭送到他们秘密设置的刑讯室,那是一个密不透风的小屋,在一个不知名的院落里,十几名恶警手戴长长的橡皮手套,手提长短不一的各种电棍,恶煞般的塞满了整个小屋,他们狼一般的嚎叫着把我摁在地上,把我的双手反扭在背后戴上紧紧的手铐,疯狂的扒我的衣服,脱我的鞋,踩住我的腿,抓住我的头发,无数条电棍发出“哧哧”的怪叫,在我的头上,脸上,身上,脚心毒蜂般的撕咬,空气中弥漫着焦糊的气味,我背诵经文《无存》,恶警把电棍野蛮的插入了我的嘴里……就这样他们直至逼迫我写了他们口述的保证书,事后恶警为了掩盖他们的暴行用手铐把我铐在一处刑事劳教犯大队里隔离疗伤。

后来恶警把我送入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大队。由于我拒绝恶警的无理转化,长期遭受恶警伙同邪悟犹大的无休止折磨,他们采用关严管,车轮战,疲劳战,毒打等方式对我进行摧残,长期隔离,固定一个姿势坐严管凳,(很窄的那种木凳,两腿之间夹上纸片,脚前和脚后放置木凳,手放在膝盖上,纸片掉在地上或一动他们就毒打。)有时几天几夜不让睡觉,有时一天只让睡十几分钟,恶警还无耻的说你可别说我们没叫你睡觉啊,威胁不转化就要判刑,加期,到期不放等制造心理压力。邪悟犹大用打火机烧我,用木棍打我的双腿青一块紫一块的,强迫双盘捆我,对我开揭批会,他们说我不转化阻碍了师父的正法进程,说是这是对我进行中西医治病,不转化影响了他们的减刑,各种折磨手段,花样数不胜数,使我的意志不只一次的被摧残,我也亲眼目睹了他们对另外几名不转化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扒掉棉衣坐在风口中冻,用手铐把两手铐在两铁床之间半蹲着,铐在窗上冻,头顶上顶水杯,掉了他们就打,冬天头上浇冷水,夏天不让喝水戴上帽子热,不让上厕所等流氓羞辱性手段。

这就是我在劳教所的亲身经历和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