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钱财丧良心 河北阜成恶警趁火打劫敲诈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5年1月4日】阳光依然在每天早晨升起,依然在洒向河北阜成这块土地,可为什么就照不到那些做恶者那晦暗的心里?!那些也吃人饭、穿人衣的不法官员及警察们怎么就没有那么一点点做人的本性与良知,竟然在灿烂依然的阳光下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的行凶做恶,作奸犯科。让我们睁眼看看他们参与江××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利用这场迫害谋财害命的累累恶行、斑斑劣迹!请善良的人们从道德与良知,正义与法律的角度上,给他们一个公正的审判。

善良的人们,从你们身边的炼功人身上,你可能知道,法轮功是一种以提升人的道德,教人修心向善从而达到身心健康的神奇健康功法,曾被国家领导人评为“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也曾受到过国家有关部门的褒奖与支持。99年之前,仅中国大陆修者过亿。至今已洪传世界60多个国家,遍及世界各地,获得各国政府褒奖1230多项。然而正是这些,令江××小人之心难以容忍,也就是这颗小人的妒忌之心,发动了一场没有敌人的战争,把上亿修心向善的好人和他们亲属推向了灾难的深渊。

在这场国家与民族的浩劫之中,一些人在江氏流氓集团的欺骗与诱惑之下,充当了江氏害人的工具,极度的贪婪冲垮了他们道德的最后一道防线,做人最低底线的那一点人性与良知一下冲得无影无踪。如果说一部分不明真象的被利用者,是在江氏流氓集团的造谣诬陷搞株连中被逼着做了帮凶与工具,那么阜城县的这伙恶徒却不在此列,他们恰恰是在利用这场邪恶的迫害,寻机钻营,结党营私,假公谋私,强取豪夺,趁火打劫,为非作歹,把迫害好人当成了他们升官的垫脚石,暴敛钱财的摇钱树、聚宝盆。什么人性良知,什么天理道德,什么法律,什么报应,他们心中早已荡然无存,充盈他们身心的只有一个东西:钱!

2003年4月,阜城县公安局国安大队队长魏国庆,副队长高照起为解决他们两家盖楼的经济危机,以送劳教为名敲诈魏国庆本村70岁老人魏绍良5000元。

2003年腊月,通过非法绑架古城镇刘素清,魏国庆敲诈刘的家人12000余元。

2004年春,魏国庆伙同大白乡派出所以劳教为名,迫使许庄石秀英流离失所,并让家属请魏等人花掉近2000元。

2004年3月20日,魏国庆、魏绍良等人非法绑架古城镇刘会芬未遂,便抄走了录音机和炼功磁带。同日,非法绑架该镇李兰平,偷走9000元进货的现金,抢走一台10000多元的电脑,罚款16000元,加上宴请魏国庆等人,先后共计40000元。

还是同日,魏国庆、魏绍良等人通过非法绑架赵秀荣罚款14000元,勒索赵的弟弟现金1000元,还强迫赵的弟弟宴请魏国庆等人。

2004年7月,魏国庆通过非法绑架古城镇于金钟,敲诈现金7500元。

据悉,衡水市公安局要建什么建筑,便向下级各县市摊派,索要钱款,阜城公安局又把份额下摊到各派出所,并命令无论抓捕什么人,必须完成索要钱款数额,于是各路恶人便把眼睛紧紧盯在法轮功炼功人身上,疯狂作案,他们不但夜间巡逻,蹲坑,还偷偷摸入炼功人家中,看是否还在炼功。

2004年10月12日,阜城县公安局副局长李栋强带着恶人强行闯入城关镇大法弟子杨金池家,试图非法绑架未遂,便非法抄家,抢走录音机、VCD各一台、讲法录音、教功录像、真象光盘和其它资料等,更令人气愤的是还从老杨儿子家抄走照相机一台。

2004年10月13日,城关镇派出所非法绑架了该镇桑庄村大法弟子田桂荣、桑文莉母女,先后勒索桑家约9000余元。

2004年10月27日,阜城县联防大队队员息家水、吕云松非法绑架城关镇大法弟子宋灿英、杨淑茹、白安杰,恶人索要白安杰9000元,杨家属3000元,宋的亲属2700元。

2004年12月8日,大白乡派出所所长张卫洪、指导员邢万海在阜城公安局指使下,非法绑架了大法弟子石秀英、王淑青、勒索石家属一万元,因未凑齐钱款,王树青至今仍被非法劫持关押。

2004年12月11日,建桥乡派出所郎庆胜等恶人将李郎村李庆升老人、侯淑贞从家中非法绑架,建桥乡派出所勒索侯淑贞家属5000元给公安局,勒索1000元作为汽车油钱,勒索李家人7000元遭到拒绝后,便将李庆升非法关押于县看守所。

此外,2004年10月,魏国庆等人以有人举报大白乡许庄退休教师许根立炼功为由,妄图非法绑架,许根立正气浩然,予以痛斥,并以生命相抗争,魏国庆等人见势不妙,溜之大吉。

2004年10月31日,阜城公安局恶警田建华等三个恶徒,两次妄图非法绑架,两个孤儿寡母的刘淑香和石孝芹两人。非法绑架刘淑香未遂,便非法绑架了石孝芹,因石孝芹只有一个上初中的女儿相依为命,确实勒索不到钱财,只好在石绝食抗议九天后,无罪释放。

我不知小小的阜城县一年之内的抢劫案有多少起,但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在阜城公安恶人局长魏永涛的领导下,以魏国庆为首的恶警所犯下的累累罪行,是令劫匪们望尘莫及的。在2004年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有据可查的就疯狂作案12起,直接受害者19人次,直接涉案金额111600余元。若按8月份以前统计80000元的基础上,因在111600元之多,这还要说一些宴请没有统计在内。且不说这些人作案之多,之疯狂,涉案数额之巨大令劫匪无以堪比。更有让劫匪无法比拟的是:劫匪敢光天化日之下,无所顾忌地作案吗?不敢,他们只能偷偷摸摸,劫匪能拿着人们的钱,开着人民的车抢劫吗?不能,阜城公安局能,劫匪抢劫完了能不受法律制裁吗?不能,阜城公安可以逍遥法外,劫匪能劫了钱财还让受害者请客致谢吗?不能,阜城公安能,且常常醉生梦死!若说违法违纪违宪,坑民害民,殃民论罪,阜城看守所所有犯人的罪行加起来,在执法的阜城公安面前都是小巫见大巫了。

那么抢劫的钱财哪儿去了呢?魏国庆、高照奇都盖起了自己的楼房,有人保守估计魏国庆五年来共榨取炼功人家庭上百万元。魏本乡本村许多老百姓说:魏国庆可发财了,在县城盖了楼,在全县算个了不起的人物。有人曾劝魏国庆不要迫害法轮功,炼功人都是好人,魏竟无耻的说:不抓法轮功不行,不抓法轮功没有钱花 。建桥乡派出所恶人也说:本想抓几个法轮功弄点钱花,没抓到,(恶人们巡逻,蹲坑没抓到,可后来终于跑到家里抓人了)听听!抓法轮功根本就不是为了所谓的执法。为了什么?抢人钱财!经济上截断,原来截入此中来,怪不得抓起人来个个奋勇,人人争先,不舍昼夜 。

田建华在非法绑架石孝芹时,进屋什么也不说,架着就往外拖,石的女儿向他们说理,他们抓起孩子摔在石灰地上,把石孝芹从家中拖到街上,脚和腿都磨破了,裤子磨烂了,把人塞进车里就跑 。在田桂荣、桑文莉、宋灿英、杨淑茹、白安杰、石孝芹等绝食抗议时,看守所所长范承千,指导员刘根清指使恶警野蛮灌食,范承千身为所长执法犯法,野蛮踢打大法弟子,看守刘保昌辱骂大法弟子,女看守陈香竟扬言把奄奄一息的桑文莉扔到看守所门外晾着,这样死了就可以推托罪责吗?面对以生命抗议、极度虚弱的大法弟子,黑心的公安坚持不拿钱就不放人,多么残忍!

在非法绑架刘会芬时,魏国庆不敢对刘的丈夫卢凤枝下手,在匆忙外走的过程中,将在院中的刘会芬架起来就跑,塞到车里就跑,看守所恶警直言相告,拿钱可以把人赎出去了结此事。由于刘会芬家庭困难,拿不出钱,结果把刘送高阳劳教一年。魏国庆在勒索本村70岁老人魏绍良时,直言不讳的说 :免受皮肉之苦拿5000元来,老人倾尽所有凑够4000元,魏国庆坚持少一分就抓人,结果老人儿媳从娘家借来1000元。魏国庆伙同大白恶警骚扰石秀英时,石的家属托人疏通,魏则找到石的丈夫朱自正说:别拿别人来压我,谁说也不行,我说了算,不想劳教拿钱来 。多么卑鄙无耻,多么飞扬跋扈。

田建华是田桂荣本家的侄子,与桑文莉应是姑表兄妹,可就是他透话给田家,口一张两万元,尽管田桂荣、桑文莉绝食抗议。田建华勒索桑家7000元放出了田桂荣,仍把奄奄一息的桑文莉非法关押,直到桑家又送上钱去,才把人放出,还落得“多亏”田建华在其中卖力周旋 ,张卫红的外甥与石秀英的儿子是吃喝不分的好朋友,邢亲自抓了石秀英并亲自送到拘留所,随后就跑到石家 ,撺掇朱自正拿钱去保人。并威胁说,不保就劳教!并且大包大揽保人的事交给他了。劫完钱财,还跑到石家表功,多亏他如何如何,他如何为石家,石的儿子着想云云,鬼话连篇,小丑一个!

那么这些炼功人到底身犯何律?罪在哪条?没有!因为绝大多数都是被恶警们非法侵入民宅,从家中非法绑架走的。魏国庆自诩:“我想抓谁就抓谁,想罚谁就罚谁,想罚多少就罚多少,想劳教谁就劳教谁。编个材料就劳教。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那不是我魏某人的法律,勤政为民,执政为公,那是幌子,魏某人信奉勤政为抢,执政为贪,魏某人的执政纲领是:没钱就有罪,有钱就无罪。你死你活我不管,拿上钱来保平安!”那中国的法律是什么?确切的说:抢劫钱财的遮盖布!

这伙恶人何以这么肆无忌惮呢?魏国庆一语道破:对法轮功怎么做都行!刘秋生就是被他们活活打死的。一方面他们有其主子江××道道杀无赦的命令,另一方面他们更了解法轮功是怎么回事,炼功人都讲“真、善、忍”做好人,只会劝善,不会打击报复,迫害他们不会有后顾之忧。魏曾不止一次对大法弟子说:你们写了这么多“恐吓信”[其实是劝善信]有什么用?那意思,你们就这本事,想吓唬我,我不怕!而且细心人也不难看出,恶徒们专找什么人下手?老先生、老太太、孤儿寡母和体弱多病的妇女们,这是他们有恃无恐的另一原因,恃强凌弱,威风的很呀!

有老百姓骂他们土匪,土匪一般是不会祸害乡里的,土匪还讲个杀富济贫,见篱门而不入呢?他们专门鱼肉乡里,恃强凌弱,贫富一起“杀”,杀得越多越好!有人骂他们人渣。人渣最起码也得有点人的东西吧!他们有吗?有人骂他们衣冠禽兽,那也太糟蹋禽兽了,哪个飞禽走兽专以同类为食?兔子连窝边的草都不吃,好狗尚能护之邻。他们谁不吃?老乡、朋友、亲戚……他们都不放过:他们不管你犯没犯法;他们不管你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他们不管你骨肉分离、妻离子散!什么人情亲情;什么良心道德,什么法律天理,什么报应骂名……在他们的心里统统都没有!他们只要钱,不断的勒索钱!

“山阻石拦,大江毕竟东流去,”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都没有成功过,一切迫害好人的下场都是最可悲的!恶人们,留给你们悔悟的机会不多了,悲剧不能再上演,罪恶不能再继续,善良的人们,让我们用人间的正义共同谴责和结束这场邪恶的迫害和灾难吧。

迫害主要责任人:
河北阜城县公安局局长:魏永涛  手机:13383686889 
阜城县公安局副局长:李栋强  手机:13383686677  宅电:0318-4788869
国安大队队长:魏国庆  手机:13903281054  宅电:0318-4625018
国安大队副队长:高照奇  宅电:0318-4620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