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农村大法弟子讲真象的体会


【明慧网2005年1月4日】

A.多学法,用智慧讲清真象

讲真象的形式有许多种,发传单是其中的一种。我主要讲一下发真象传单的体会。

师父在讲法时,经常提到要多学法,只有心里装着法,才能做好证实法、救度世人的大事。我一有时间就坚持学法和发正念,清理自身,铲除不同空间的邪恶因素。

我第一次发传单是在2001年秋天的一个晚上。我和同修去送传单时,到了一个村子,正一家一家的送传单时,不知从哪来的一条狗,在后边跟着咬。一般村里狗一咬,人们就会出来看,我们一害怕,就躲到了苞米地里。深夜里地里又不好走,深一脚浅一脚的,一会一个跟头,爬起来还得继续往前走;等到12点钟才把手里的真象资料散完。我心里想,不管怎么样,把真象送给每一户我就高兴。

第二次的时候就不象头一次了,我们在临走前,先发正念。这样我们心也不慌了,也不怕了,我大胆的和同修一起散发传单和真象资料。

有一次我邻居盖房,工人都是外地来的,在伏天一个个累得满头大汗,又渴又累。我看到他们很辛苦,就想:用这个机会给他们传单叫他们看一看。我就在我们园子里摘了不少黄瓜给他们送去,把真象资料装在小袋子里,放在装黄瓜的筐里。他们看见了,问我这是什么,我告诉他们这是法轮大法真象资料,他们看了,一个个都说很好,都说江××迫害法轮功是真的,以后不能信江××的。

从此我就用各种方法讲真象发传单,救度世人,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因为我的文化水平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B.去掉怕心,做好救度众生这件事

我头一次散发真象材料时,心里有点怕。走着走着,对面来了一辆汽车,灯很亮,我误认为是警车,东跑西躲。汽车灯扫过之后,我一抬头看见花圈,才知道是躲在了坟地里。在当常人的时候,我最怕的就是坟地。这会儿什么也不顾了,带着真象资料头也不回的一直走到村子里,心里平静平静,把真象资料都送了出去。

有一次,我在家忙于做饭。因家里盖房子,用电接好的220V电闸放在了缸盖上。因缸里装油,我去倒油时一不小心把电闸一下就沾在了手上,也不疼,也没发现自己有触电的感觉;我就用劲甩,大约甩了4、5分钟时间,电闸甩掉在地上,这时才知道触了电。当时一点也没害怕,一下悟到如果不是炼功人、没有师父保护,说不定就有生命危险。可我只是膀子疼点儿,什么事儿也没有。联想到触电这件事和发真象的事,我深深的体会到只有学好法,正念足,真正把自己视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才能做好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大事。

不管农活多忙,我都要坚持看书、学法,按师父的教导做好三件事。一次,我去取真象资料,当时恶警正沿途搜查大法真象材料。前方堵了不少车,我当时真的是正念足,嘴里念着正法口诀,顺顺利利的把两万余张真象传单,还有讲清真象的光盘,全部拉了回来。为了真象材料不受损失,我和功友商量不给邪恶之徒以可乘之机,把材料分散保管。这样,我和六、七名同修用了不长时间,不怕邪恶烂鬼,不怕三九严寒,每人走千余里地开外,几十个村屯,不重复地点的全部散发出去。

由于我不断的学法,放下人心,这段时间面对面讲真象机缘也越来越多,效果越来越好。当然这仅仅是刚刚开始,我想把这体会写出来与新老同修交流。

希望还没有行动起来的同修坚持学法,赶快放下人心,用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去救度更多的人,不辜负众生对我们的期盼,不负师尊对我们的期望和慈悲苦度。

C.恩师消了我的顽疾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今年60岁,58岁得法。学法之前,我被病魔缠得喘不过气来,不论在何时何地,令我防不胜防。心脏病,眩晕症,失眠多梦,家人也跟着担心受怕。屋外的活从不让我干,到处替我求医问药,多年的诊治竟毫无效果,病痛越来越严重。别人劝我信主,我没答应,我觉得没用。

2002年两个法轮功学员搬来我家住。那时法轮功正遭到疯狂镇压,我也从别人口中得知法轮功很好,但并未在意。7月的一天,外面下着雨,我和两个法轮功学员正在聊天,突然发现门玻璃上出现一个用雨滴组成的卍字符,我们顿时惊呆了。真让人难以置信。这个卍字符竟然出现在我家玻璃上!随着卍字符的出现,我走進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门。

学法之初,我就知道我肩负着证实法、讲真象的重任,家人的支持与帮助,让我倍感宽心。我与同修在一起,炼功学法,一齐出去讲真象、做好事,让那些被蒙蔽的人们了解法轮功真象,知道江氏集团的邪恶本质。不知不觉中,我的病好了,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消业。从来不务农的我还经常帮助地多人少的邻居春种秋收,听到他们的谢声连连,我也真想大声说谢谢:谢谢李洪志老师!谢谢法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