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被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刘子巍


【明慧网2005年1月5日】近日惊闻吉林省白山市大法弟子刘子巍(男,29岁,大学学历,会计)被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而且自入所至死亡仅时隔三日。经多方调查了解后知道:子巍在被送至朝阳沟劳教所之前,已在拘留所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五天之久,身体极度虚弱。

我惊诧万分:这样垂危的病人朝阳沟劳教所怎么会接收?入所后为防止其高呼“法轮大法好”,劳教所管教伙同犯人对其進行堵嘴、捆绑、用手铐吊挂达二天。其间未对刘子巍進行任何生命救护,只有斥责、体罚与围攻和小号室里死一般的沉寂与黑暗。绝食仍在继续,一个鲜活的生命正在悄然而逝,管教们的脸上依然是满不在乎的讪笑,仿佛向世人说明着生命在这里是如何的轻贱!12月13日刘子巍的家人前来接见时,子巍绝食已达八天,面对已无法站立的子巍,劳教所仍未同意其家人将其带出所外救治。我不禁拍案愤怒,朝阳沟此时此举已属于蓄意谋杀!12月13日当晚10时许,刘子巍死于朝阳沟劳教所监舍内,享年29岁。室外正值白雪飘零,仿佛在痛悼英灵!

刘子巍是被谋杀的,有他的尸骸为证。他入所时意识十分清醒,还不断的向周围的人慈悲讲解大法的真象,他没有想自杀,他爱惜生命,他绝食是为了在极端无助的条件下向世人证实大法在蒙冤、自己被抓属不公。

朝阳沟劳教所的恶警们是残忍的,它们谋杀了一个又一个善良的生命。据说子巍在弥留之际要吃食物,但此时他的脏器功能已经衰竭,根本无法再消化任何东西。我想起大约在2002年被迫害致死的东北师大的硕士研究生白晓钧(35岁),同样的地点,同样的绝食,对生的渴望使他要吃东西,但那时同样已无法挽救他的生命……恶警们却依然对绝食抗议这种令鬼神叹惊的行为无动于衷,良心在它们身上已少有律动。

朝阳沟劳教所是愚蠢的,尽管它粉色的外墙、碧绿的草坪在向外界粉饰文明。它一次又一次将奄奄一息的病人抬到所外,任他们死在医院、家中,只要不死在劳教所中,哪怕提前一秒钟!2004年10月通化市大法弟子宋文华多月持续高烧不退,水米不進,朝阳沟将其放回家后不到十天就死去了。此前还有榆树市大法弟子患肺结核,不能获准所外救治,等到人快不行了才被要求抬回家中,仅一天后死亡……但此次刘子巍死在了劳教所中,而且入所仅三天,这是这些邪恶之徒们始料不及的。因为这次它们再也无法掩盖皑皑白雪下那刺目的血红!

吉林省的恶警们是虚伪的,因为在“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号角下它们也参与鼓噪宣说,要完善各种基础设施,包括“司法软环境”。但一个个善良正直的人才与精英,只因坚持自己崇高的信仰便被肆意逮捕与虐杀,这些都在证明所谓“人才兴省”的经济发展战略只能是空中楼阁。人们过上安康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在恶徒们的肆虐中很可能成为黄粱一梦。

恶徒们是无耻的,它们一方面在极力鼓吹着“三个代表”,为自己毫无生气的“德政”的尸体招魂,一方面仍在不停的噬取着最善良的人的鲜血。甚至在国际舞台上众目睽睽之下,加入“人权公约”,罩上“信仰自由,尊重人权”的温情面纱,却忘了,面纱上还残留着杀人时迸溅的血污,那是无法隐藏的罪恶!

子巍是柔弱的,他一介书生,八日绝食,永逝英踪;

子巍是伟岸的,他以坚定的信仰去傲视捆绑、手铐、邪恶的狰狞;

子巍是善良的,他于生命垂危之际仍向周围众生宣讲真象,救度众生;

子巍是不朽的,伟大的佛法造就了真正大法弟子的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