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份69宗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被证实

【明慧网2005年1月5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据明慧网资料统计,2004年12月,有69例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得到证实。至此,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五年多来,被证实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达1238人。

69宗迫害致死案例遍布全国18个省、市、自治区。其中辽宁省17人、河北省 12人、吉林省8、湖北省6人、黑龙江省3人、山东省3人、甘肃省3人、新疆自治区 、广东省、福建省、江西省、山西省、天津市各2人、湖南省、北京市、河南省、云南省、上海市各1人。

他们中年纪最轻的才26岁,年纪最长的75岁。50岁以上的老人有32位,占46%,包括4位年逾古稀的七旬老人——他们是湖南省洞口县高沙镇农民曾传咏,男,70岁;辽宁葫芦岛市连山区钢屯镇钢南村钢西中心小学教师田忠信,男,71岁;家住辽宁大连市沙河口区昌平街71号楼1-2-3号的隋若兰,女,73岁 ;和天津市局级老干部冯敏,男,75岁。

其中女性37位,占54%。有38位法轮功学员在2004年被迫害致死,4位被迫害致死于刚刚过去的2004年12月。

这些迫害致死案例中的受害人来自社会各个阶层,有工人、农民、教师、老干部、电视台记者,他们都是修炼法轮功的亲身获益者,在中共江氏流氓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后,仅仅因为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法轮功说了公道话,不愿意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惨遭当局的非法抓捕、关押、强制洗脑、酷刑折磨、直到被迫害致死。

* 劳教所、监狱强制转化不成便杀人灭口 大法弟子李国顺、朱世真被谋杀

在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中,许多因拒绝“转化”被恶警折磨得生命垂危,这时劳教所、监狱既不及时医治,又不放人,也不通知家属。直到大法弟子死时才通知家属;或是人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才通知家属接人,而此时人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字都写不出来了,几天后就离开了人世!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白沙镇大法弟子李国顺,男,27岁,1998年毕业于龙岩工业学校。2004年8月23日因散发法轮功真象材料被恶警绑架,被送入龙岩看守所非法关押。李国顺为抵制迫害进行绝食抗议。绝食15天后看守所才将李国顺转入闽西监狱医院,在闽西监狱医院拖延达25天之久。李国顺绝食抗争40天后,于10月3日转入龙岩市第二医院抢救,10天后即10月14日李国顺含冤而逝。在李国顺绝食期间,李国顺母亲曾两次要求保外就医,均遭拒绝。


朱世真生前照片

江西省南昌县黄马乡农民朱世真,男 55岁。2004年9月23日朱世真去探亲访友遭到江西南昌黄马乡派出所非法抓捕和抄家。并被非法关押在南昌市劳教所,遭到野蛮灌食等酷刑迫害,身体和精神受到严重摧残。据知情者透露,朱世真被释放时,恶警是用两辆车将他送回家的,并交待家属说人没问题。可是,刚过两天朱世真即出现神志不清,思维不正常,于2004年12月7日去世。此事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怀疑恶警采用卑鄙手段,在朱世真的食物中放了不明药物或注射了不明药物。

* 山东莱州市电视台主持人李光被潍北监狱恶警徐海明等活活打死

大法弟子李光,山东省莱州市人,生前是莱州市电视台记者、主持人,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高材生。在青岛航空疗养院被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关押于潍北监狱。

2004年3月,李光强烈要求监狱尽快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遭到残酷迫害,李光为抗议暴徒的罪恶行径,绝食达7个月之久;恶徒们为使李光屈服,曾用7根高压电棍恶毒电击他,李光的脖子被电击得像头一样粗,遭迫害次数,仅电棍电击,就近40次,每次长达3―4小时。

李光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不配合邪恶安排的强行洗脑的政治学习,不参加非法的强制劳动,不看邪恶谎言诬蔑法轮大法的电视等宣传。五监区恶警用尽了招数,也没有使他屈服。

2004年11月底李光被调离五监区,并被交给了曾参加全国专门培训的恶警徐海明(教育科科长),仅五天时间,李光于12月3日在潍北监狱总厂被徐海明等恶警活活打死。

* 天津市75岁局级老干部冯敏历经片警骚扰胁迫,倒地不起含冤离世

天津南开区大法弟子冯敏,男,75岁,是天津市局级老干部。修炼前是个心脏做过搭桥手术,体弱多病的老人。自1994年修炼法轮功后,很快摆脱了病痛,几年来为单位节省了数十万元的医药费。

自99年7.20非法镇压法轮功起,这位老干部也难逃厄运,多次遭到天津市八里台派出所人称“笑面虎”的片警常建国等人的骚扰,老人不堪威胁与迫害,曾被迫搬家。但恶警仍不肯放过这位被迫害得行动艰难的古稀老人,老人在一次恶警们照例骚扰胁迫后扬长而去的当天下午,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第二天含冤离开人世。

* 辽宁七旬老教师田忠信饱受电棍、毒打、火灼折磨 含冤去世

田忠信,男,71岁,是辽宁葫芦岛市连山区钢屯镇钢南村钢西中心小学的教师。老人自从96年修炼大法以来,20多年的肝炎病都好了,周围的人也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田忠信1999年去天安门为法轮功鸣冤后,在居住当地饱受政府官员的迫害,被停发工资,家境贫寒。

1999年11月,钢屯镇政府官员把田忠信等19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到钢屯镇老爷庙村继续迫害,白天强制干超负荷的体力劳动,晚上由暴徒孟庆军等进行非法审讯。问你“炼不炼”,若说“炼”,上去就是拳打脚踢、打嘴巴、警棍、电棍一起上。有时暴徒们打累了就强迫学员们脱掉外衣,只穿内衣内裤站在雪地里不让动。

一次暴徒们强迫十几个法轮功学员站在外面的雪地里,单独把田忠信老师叫到值班室,孟庆军将一个烧红的炉钩子猛然触向田忠信手背上,田忠信手背上立刻被烫出一个大口子,孟庆军还邪恶残忍的说:“我给你消业。”

11月25日那天寒风刺骨,所长马恩友强迫曹艳卓、陈立光、张青春、田忠信等10名法轮功学员脱掉外衣,只穿内衣内裤站在屋外罚冻,并挨个打耳光,用警棍抽打等。

田忠信被非法劳教3年,在非法关押期间更是饱受折磨。后来由于被检查出肝炎严重获释。田忠信回家后仍然坚持讲真象,发资料,救度世人。由于长期遭受酷刑迫害,身心严重创伤,2004年11月18日田忠信老人含冤去世。

* 大连普兰店市法轮功学员黄兵被迫害致死时年仅26岁

2004年12月69宗被证实迫害致死案例中年纪最轻的遇害者黄兵,女,26岁,普兰店星台镇徐大屯村人。黄兵炼法轮功前曾患有白血病。修炼大法后身体恢复了健康。为报答师父的救命之恩,2001年7.20前后依法進京上访,被普兰店恶警非法劫持到普兰店看守所关押达8个月之久。在看守所的各种折磨与迫害下,身体每况愈下,看守恶警管秀娟等根本不管黄兵极度虚弱的身体,将其送往臭名昭著的沈阳马三家子教养院继续迫害,由于身体检查不合格,黄兵被放回家。

2002年4.25期间,当地派出所教导员胜吉军,副所长硕廷涛等,晚上7:30左右强行闯入黄兵家非法抄家,以抄出大法资料为由再次把黄兵绑架到普兰店看守所。在1个多月的再次身心摧残下,黄兵鼻孔出血不止,由于看守所要推卸责任,黄兵再次被释放。但对黄兵的迫害并没有减轻。普兰店“610”邪恶之徒孙某与当地派出所不间断的骚扰。村民组长尹庆友,治保主任陈良,一直跟踪监控,在这种巨大的精神摧残下,黄兵于2004年2月4日晚9点多钟离开了人世。

黄兵死后,当地政府官员也没有放弃对其家人的勒索,村民组长尹庆友把她家的1500斤玉米卖了,却只给黄兵的父亲及弟弟100元钱,其余的以黄兵進京上访罚款为由全部窃为己有。

* 充满血腥与残忍,法轮功学员一家几口都惨死在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中

1. 甘肃陇西县大法弟子毕文明及其岳父母黄志义、何春梅三人先后被迫害致死

毕文明,男,34岁,家住甘肃陇西西郊。1998年修炼法轮大法。毕文明的岳父母黄志义、何春梅也于1998年前后得法。何春梅,60岁,得法前一字不识,常年的药罐子,但老人得法后几个月,不仅病好了,一身轻,而且能读《转法轮》了。黄志义在帮助老伴读《转法轮》的15天中,6年不愈合的手术刀口竟在不知不觉中愈合了!原本对法轮功信疑参半的黄志义惊诧得合不拢嘴。

法轮功遭残酷迫害后,毕文明于2000年2月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陇西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同年12月何春梅和老伴黄志义及女儿、女婿一同去北京上访,向政府、向世人说一句心里话: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然而,二位老人却被政府非法遣送回当地,在当地监狱非法关押半年之久。毕文明在北京又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回来后一直流离失所在外。

警方为查找被迫流离失所的毕文明及其妻子,不断的给二位老人施加压力,扬言再不交出二人,就将老人抓起来,给老人的精神造成极度的伤害,导致黄志义旧病复发,于2002年1月19日在悲愤中离开人世。

2002年2月毕文明在兰州被七里河公安分局绑架,非法关押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后又被劫持入陇西县看守所,2003年被非法判刑三年,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2004年又被转入定西监狱迫害。

在定西监狱毕文明遭到了狱政科的李指导、张建英等人的电击等酷刑折磨。2004年9月3日中午,恶警又指使犯人对毕文明进行毒打,之后,恶警又用电棍电击迫害,导致毕文明当场死亡,身体伤痕累累。

何春梅老人在一次又一次的连续打击下,于2004年9月30日在痛苦中撒手人寰。

2. 辽宁大连王虹一家祖孙三人在迫害中身亡

大法弟子王虹,女,54岁,家住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石道街。因患有类风湿、脑神经衰弱等各种疾病,才于1994年得法。得法后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是一个炼功受益者。1999年7-20以后到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关押,后被放回。

王虹的母亲王淑华,也是大法弟子,于1999年11月24日到市戒毒所去看望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另一女儿王艳,在回来的路上被火车撞死。当年71岁。

2001年农历新年王虹被当地派出所恶警吴英男等人无端非法抓捕,施以暴力迫害,恶警并把她送到大连教养院劳教两年。在教养院期间,遭到惨无人道的折磨。例如:倒控(将臀部高高撅起)、打耳光、不让睡觉等。再加上伙食极差,导致3个月内体重下降了30多斤。

因咳嗽不止,王虹被送往大连市中心医院检查,诊断为肺癌晚期。警察和医生当时都非常紧张,医生训斥警察:“人都这样了你们才送来!肺子全是洞!”

教养院为了推脱责任在短短的4个小时就把王虹打发回家了。丧失人性的警察在这种情况下还向家属要钱,被家属痛斥。2002年的9月1日王虹含冤离开了人世。

王虹的女儿谢玉珍,才26岁,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亲眼目睹家破人亡的惨境,与家人一起遭受了不法人员的骚扰、恐吓,因不忍失去母亲的悲痛,在母亲离开人世的前7天,自尽身亡。

* * * * *

每一个案例都是一笔血债,每笔血债都是一条绳索,善恶有报,欠债必还,昭昭天理在制约着一切。江氏集团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笔血债,都将要偿还,这一天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