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盘锦市恶警刘焕章等多次绑架大法弟子家属


【明慧网2005年1月5日】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新立派出所所长刘焕章,2004年12月28日将被迫害得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蒋秀兰的丈夫刘玉琦绑架,劫持到大洼拘留所非法关押。目前,蒋秀兰的家中只剩年幼的女儿刘莹自己在家,经常哭泣。

此前,恶警刘焕章到刘莹所在学校--大洼县新立中学,与校长罗一郎逼问刘莹母亲和姐姐的下落。刘莹说:“你们竟骗人,到我家说不抓我妈了,可是到隔壁大爷家说,你看到蒋秀兰回来举报后给你2000元钱。”校长罗一郎说刘莹态度不好,恶语相加,并且多次粗暴动手打刘莹。

二年多来,恶警刘焕章对蒋秀兰一家的迫害一直没有停止,并且使用流氓、欺骗、威胁等邪恶手段,无耻至极。从2002年开始至今,蒋秀兰被迫流离失所,家里欠了很多外债。更为令人痛苦的事,她的丈夫、两个女儿和妹妹都受了恶警刘焕章的邪恶迫害,这些不修炼的家人,包括70多岁的父母和其他亲人每天生活在恐惧之中。特别是两个未成年的女孩子,她们非但不能受到照顾和呵护,反而承受了甚至连成年人都难以承受的精神压力和邪恶迫害,她们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一、蒋秀兰被迫离家出走 家人遭株连迫害

2002年4月份,恶警刘焕章开始抓捕所辖区内的所有大法弟子,蒋秀兰被迫离家出走,住在大法弟子家中,又被辽河油田公安局绑架,并非法判劳教1年。因不配合邪恶,在辽河油田看守所绝食绝水,13天后奄奄一息,被她妹妹接回家中。

2002年9月份,新开派出所所长陈百发怀疑新开被迫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去了蒋秀兰家,到蒋秀兰家抓人,蒋秀兰没在家,知道消息后又一次流离失所。此后大洼公安局和新立派出所开始了对蒋秀兰一家的邪恶迫害。刘焕章找不到蒋秀兰,气急败坏,将蒋秀兰的妹妹非法拘留15天,原因是在蒋秀兰被非法关押在辽河拘留所绝食后生命垂危,辽河公安局通知她妹妹来接她,她妹妹签了字。扣留妹夫24小时。蒋秀兰的丈夫当时在王家农场打工,被王家派出所抓到大洼县公安局,被非法审讯3个小时。

二、15岁女儿刘娜被非法拘留

恶警刘焕章在抓蒋秀兰妹妹的时候,发现了在外打工的大女儿刘娜的手机号(当时刘娜15岁,因母亲流离失所家庭困难,被迫停学)。刘焕章到小女儿刘莹(当时9岁,在上小学)所在学校欺骗学校和刘莹说:“你老姨想你,我带你去看看她”(当时刘莹的老姨已经被抓到派出所),刘莹看到她老姨正在派出所哭泣。刘焕章带刘莹看她老姨是假,为的是找她大姐刘娜。它们强行把小孩带上车来到兴隆台环球电子市场,让孩子找她姐姐,刘莹说:“我不知道往哪里去”。在市场他们在向服务员打听刘娜时说:“这孩子(指刘莹)要找他姐姐刘娜”,刘莹说:“放屁”。服务员听了后就不再答理他们了。

恶警这次没找到刘娜,还不死心,后来不知他们怎么找到刘娜的驻地,将刘娜抓捕。刘焕章在找到刘娜时恶狠狠地说:“我一定给你劳教,否则你会报复的”。刘焕章将一个15岁的孩子送进了大洼拘留所,孩子怎能想到,在拘留所里,见到了已经被拘留的老姨,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

几天后,盘锦市兴隆台区恶警张润秋等为了找和刘娜在一起住的大法弟子(因为没地方住宿,刘娜和一个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住在一起),把刘娜送进到盘锦市看守所,恶警对刘娜进行恐吓、威胁,恶警把刘娜带到大连,又带到马三家教养院,威胁说:“你如果不说出你母亲和知道的大法弟子,就给你扔到这里教养”。还诱骗孩子说:“你要说出来,我们出钱供你上学”。

刘娜被非法拘留18天后才放出。当时把家里做父亲的刘玉琦急坏了,到处求人打听消息。此后,兴隆台分局和刘焕章等恶警又多次骚扰刘娜。刘娜,小小年纪不敢回家,连电话都不敢往家里打,不愿给家里诉说自己的痛苦,经常一个人偷偷哭泣,一直不敢公开露面。

三、恶警刘焕章以伪善欺骗

恶警刘焕章见硬的不行就开始按照“党的一贯政策”开始欺骗。2003年11月份,刘焕章又一次来到蒋秀兰家,跟刘玉琦说:“你让蒋秀兰回家吧,我们不抓她了”,可转身到邻居家说:“看见蒋秀兰举报给你2000元钱”,被刘玉琦听见。

2004年11月份,恶警刘焕章又到蒋秀兰家,因她丈夫不在家,就给蒋秀兰的弟弟家打电话说,要跟你们说说你姐姐的事,然后又往孙家大队打电话,让他们通知她的娘家人说,中午派出所的所长要来他家。刘焕章来到她娘家后,把她的弟弟,妹妹(他们都各自成家了),父母叫到一起说给他们开个家长会,问知不知道蒋秀兰的下落,还说:“让她回来吧我们不抓了,看看家里没个女的怎么行,你看刘莹吃的叫什么饭,整天盆朝天碗朝地的,回来哪怕一天挣10元钱也比在外面强”,还说:“我是所长,新立农场我说了算”。

多次给家里人的迫害,老人不敢相信他们的鬼话。可是他的到来,把老人可吓得够呛,几天睡不好觉。刘焕章又多次来到蒋秀兰家跟她丈夫说:“蒋秀兰没事了,以前判的劳教期已过(把劳动教养票也拿来了),让她回来吧,哪天我给你们写个书面保证,盖上印章给你送来”。刘玉琦说:“既然不抓她了你还来干啥”, “我得看到她本人”,刘玉琦说:“既然没事了不抓她了,看她本人干啥?”刘焕章说:“上级得看到她”。李玉琦说:“谁信你的,我们家人都被你骗过多次了,我们都被你坑苦了”。

四、蒋秀兰劝善,恶警变本加厉迫害

大法弟子蒋秀兰为了让多次迫害自己家属的当地派出所刘焕章等警察明白真象,给他们写了一封劝善信,由小女儿刘莹儿亲自送到了派出所。当写这封信的时候,蒋秀兰真心为刘焕章等人好,希望这些人能明辨是非,不要再做恶,给自己选择一个未来。她是流着泪写的这封信。刘焕章等恶警不知悔悟,反而变本加厉迫害大法弟子家属。

2004年12月28日,恶警刘焕章到大法弟子小女儿刘莹所在学校-大洼县新立中学,在校长罗一郎的配合下,刘焕章逼问刘莹母亲和姐姐的下落,问她母亲什么时候回来过,并且问他姐姐刘娜的下落和电话。并且说,那封信是威胁他,问是哪来的,并且怀疑是她和姐姐写的。刘莹说:“不知道,并说你们竟骗人,到我家说不抓我妈了,可是到隔壁大爷家说,你看到蒋秀兰回来举报后给你2000元钱”。校长罗一郎说刘莹态度不好,恶语相加,并且多次粗暴动手打刘莹。由于校长的粗暴无礼,使刘莹不愿再上学。

刘焕章从刘莹那没得到任何东西,走后去了通信公司将蒋秀兰家的电话给掐断。然后带了4、5个人去了蒋秀兰家抄家。等刘莹回到家里,看到家里已经翻了个底朝天,将师父讲法光盘,和明慧周刊等劫走。并且将蒋秀兰的丈夫刘玉琦带走,送大洼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

刘焕章完全撕下了伪善的画皮,扬言,蒋秀兰不回来,就不放刘玉琦,并且说,再不回来就把刘玉琦的哥哥也抓起来。还说,让蒋秀兰回来也不过是劳教一年。

蒋秀兰在外打工的大女儿知道消息后回家,去派出所质问为何抓人,刘焕章让刘娜写几个字,刘娜说,我才不上你的当。过后,刘焕章又一次去了刘莹所在学校将刘莹的作业本拿走。据说是要对笔迹。如此小题大做的折腾,让人感到这帮家伙神经不太正常。

蒋秀兰修炼法轮大法前,身体非常虚弱,有心脏病,心脏经常偷停。脑供血不足,经常昏迷过去。精神衰弱,经常整夜睡不着觉。生气时,全身抽搐,眼睛几乎失明,还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1998年修炼大法后,疾病全消,家庭和睦。可是1999年7.20以后,她的一家受到如此残酷迫害。象蒋秀兰一家所遭受的迫害,在盘锦,在中国大陆还有千千万万。2004年12月22日,大洼镇大法弟子王丽华发资料时被大洼县兴顺派出所抓捕后,抄了她家,王丽华的丈夫关也被关进了大洼拘留所。据说蒋秀兰的丈夫和王丽华的丈夫被关在一起。由此可以看出大洼县邪恶610分子心狠手辣,刘焕章也声称是受上级指使。

好人受到迫害,家人受到株连,在当今的世界上,只有所谓“人权最好时期”的中国大陆政府才会发生。刘焕章等邪恶之徒残酷迫害这些无辜的善良的百姓,执法犯法,完全失去了人性,丧失了天良。法网恢恢,天理难容。

在此呼吁正义之士勇敢的站出来制止这场毫无人性的迫害。刘焕章家住大洼镇,经常住在派出所住宿,每值班两天休息一天。

大洼县新立派出所电话:0427-6802110
罗一郎电话:(大洼县新立中学电话)0427-680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