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也是讲真象不能忽视的人群


【明慧网2005年1月6日】去年夏天的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突然注意到了那些流浪在街头的人们。以前总觉得他们比一般的正常人维持生活更艰难,出于怜悯,也常常会给他们一些零钱。但那一天我觉得我更应该告诉他们真象,所以从那一刻起,就特别在意、在乎向他们讲真象。

外边的情况不了解,但是在大陆各地的街头巷尾(尤其是城市)这样的人随处可见(泛指乞丐、伤残人、卖艺人、算卦的盲人、弱者等)。虽然我们讲真象的区域在不断的扩大,但是他们这群人得闻真象的机会相对来说还是很少的。因为他们“居无定处”、又“与世隔绝”(由于生存条件的差异,虽身居闹市但很少与正常人正常往来与交往,电视更是很难看到),我想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不知道正在发生的这场迫害的。

通过自己一段时间的实践,向这些人讲真象都很容易接受,完全不接受的很少。现在的常人都很自私,再有假要饭的也多,致使常人对这群人早已司空见惯,麻木不仁了,所以“慷慨解囊”的人很少。我只给他一、两元钱,他们就会刮目相看,连声道谢。这时我就告诉他: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希望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许生活和命运会有所改变,也许将来生命会得福报。(当然,我们这里不是用钱来买他们的善心,我们也不会把救度众生的时间、精力和资源刻意用来做人间的有为的善事来换取人们对大法的好感。我们的行为是我们的慈悲善念的自然表现,我们只是真心的告诉人们真象,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

记得最难忘的那一次是我晚上出去碰到那个人。背着破烂的被子,在水泥台阶上吃着玉米花。我给了他一元钱让他买点吃的东西。他接过钱的同时我把真象讲给了他,他点着头。当我送给他护身符并示意帮他戴上时,他很情愿的摘下帽子,伸过头……那情景令我感动,也让我惭愧——我做得太少、太晚了……他都等了那么久了……

做这群人的讲真象工作,刚开始我感到很难系统全面的讲清。后来我转变了思想。我坚信:告诉他别的什么,他也许真的听不懂,但是告诉他真象,他一定会听懂的,因为他就是为这个法来的,他的状态不需要了解太多,能够得闻真象、知道“大法好”就够了。

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解法》中讲“我告诉大家,如果没有缘份,今天在这个世上就当不了人,一个没有缘份的人都不可能在世上。”“我告诉大家,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包括那些最坏的,否则在这个时候就不可能有当人的机会。历史是他们走过来的,是他们自己选择的。最可恶的是旧势力,它们敢利用邪恶随意杀戮我的人,因为人不属于它们。师父的心里装着的是所有的人。”

有时候看到他们,一个个不是蓬头垢面,就是衣衫褴褛,再就是精神恍惚的样子。心里难免有一些畏难情绪,但是一想到师父的慈悲,所有的心一下子都平静了。所以自己经常用这句话提醒自己。

当然我们不是看到要饭的就给钱,因为有些是职业要饭的。我们不执著于给钱和不给钱。如果他不是职业要饭的,真是有困难那咱碰上了也应该帮;另外基点很重要,就象师父讲的那样“应该堂堂正正的着眼于大处去修炼”,救人非常紧迫——我们现在给这些人钱或食物,是表现了大法弟子的善,同时更是对他们讲真象采取的一种切入方式,不是为了暂时缓解他生活的危机与窘迫,而是在给他未来,帮其解决的是生命永远的问题。

我想,无论他是生活所迫或是以此行骗,无论他是什么因果今世沦为乞丐,脏兮兮也好,神情恍惚也罢,这都不能成为障碍我们给他讲真象的理由和借口。他今世所吃的苦就是在苦苦的等待有人来启悟他的真念、得闻真象,然后去找他们的“归属”。这才是他们转成人身的初衷——为法而来,本性所愿——为获救度而来。

因此,觉得打开向他们讲清真象的局面很紧迫,那里也有很大的一群众生等待着被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