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四川蓬溪县看守所遭受的迫害及了解的真象


【明慧网2005年1月7日】我97年有缘得到法轮大法,使我身心受益,从此我一心要珍惜大法,修炼到底。

1999年7月江流氓集团开始了史无前例的疯狂迫害,对大法和师父进行恶毒攻击、诽谤。为了讲清事实,我于2000年5月到北京反映大法的真实情况,结果江××政治流氓集团不但不准任何部门受理与大法有关的事,还控制当地派人把我劫持回来,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并强行搜走了我带的大法书籍。下面是我在看守所遭受的迫害及了解到的真象。

我在被非法关押中,进行绝食抗议。绝食五天后,不法人员在各方面都不能立足的情况下,于9月20多日释放了我们。

我在2000年12月底赶集,还没回家,一群恶警非法抄了我家,并搜走了讲法磁带和一本悉尼讲法。2001年元月5日赶集,恶警们不讲任何法律法规,对我进行非法搜身,没有搜到他们想要的任何资料。我赶集是来购物的,身上带了38元钱,他们见财起意,就抢走了30元作什么押金,使我无法买东西了。

鉴于不法警察的这种非法行为,我于元月5日再次上访,决心要向上级反映这些具体情况,让社会民众真正安居乐业。结果,江××政治流氓集团大耍权威,践踏国法,又绑架了我。不法人员们还大肆宣称:你一到北京就犯法了。

我是中国公民,我赶集被抄家、搜身、掠财;到北京又是犯法,请问去哪才合法呢?我就这样,在不能说任何话的情况下,被非法遣送回当地派出所。江集团为了强迫各级人员敌视并参入迫害法轮功,规定只要在所管之内有大法学员到京上访,就降级或下岗。

当地派出所所长何光明觉得我给他带来了麻烦,就对我大打出手。为不让人看见,把门关上,一直打到他手发软发疼才罢休。第二天将我送到国安大队,头子梁茂春也继续对我大打出手,还有几个帮凶吓唬我。打人用的全是钢筋、胶皮的狼牙棒,一直打到他手软无力为止。最后还得意的说:“我就专门打炼法轮功的,我打了怎么手没痛呀?”

最后,我被非法关在蓬溪县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与其他功友进行了交谈。大法弟子杨云层本是手脚都带残疾的退休教师,因病修炼了法轮大法,得到了身体健康。不法人员于2000年以不准他上访为由,要他交出2000元保证金作抵押,到时没去北京就退还。可2000年底他去问派出所负责人,你想他们说什么,“你上街没有?”杨云层说:“买卖东西得上街嘛。”他们凶狠的说:“上了街就违法,这钱没收了。”杨云层找他们说理,不法人员们就把他关入看守所迫害。

大法弟子谭学礼曾因治病耗尽了几乎所有家产,结果未治好。修炼了法轮功,使他身心健康,病痛全无。但在2000年5月庄稼收种大忙关键时期,恶人将他非法关押,使其庄稼无人收种。有好心人实在于心不忍,使主动帮助谭学礼收回粮食,结果遭到当地邪恶执法人员勒索,每人1000元的罚款。

在中国新年合家团圆之际,恶警到处绑架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发民难财。尤其河叶派出所所长唐斌最为残暴,对60岁以上的老人都是大打出手。很多经他送进看守所的人都是伤痕累累。当时蓬溪看守所内已有男女学员二三十名,凡被绑架进去的大法弟子,这些恶警都对其家人进行迫害,任意闯进民宅,非法抄家,对家人任意采取株连政策,进行恐吓威胁,使家人都处在恐怖惊吓之中,不能正常生活。

一个多月后,国安大队发出通知,每人交30元一天的生活费和1200元的保证金才放人。可当地农民在一年都得不到1000元收入,许多大法弟子家属为了亲人不被迫害,而负债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