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八旬得大法 不枉人间来一场


【明慧网2005年1月7日】小时候在小学、中学读书时,在教室的后边有两个高大的粮仓空立着,很多年没人敢把它拆掉,说里面有神鬼。请问老师谁也没有明确的解答。直到共产党来了,才明确的说没有神。但每到过年过节大多数的人还是照样上坟,烧香,接神……。宇宙万事万物是客观存在的,不是哪个人说它有它就有;哪个人说它无它就无。

一九九四年十一月五日,我在辽源得到了一生追求的真理——法轮大法。当年十二月三日在原哈达气功辅导站的基础上成立了吉林市第一个法轮功辅导站。

九五年七月,我参加了长春法轮功辅导员学习班,受到很大的教育。在小组会上激动的写下了“幸逢法轮有缘,莫道风烛残年。真言一句胜万卷,唯有真修实炼。”回来后,在市辅导站的支持下,我们举办了多次辅导法轮功的学习班,培训了许多新学员,其中有十余名后来当了辅导员。我还帮助有关同修建立了局后、战前和辽源铁路地区辅导站和炼功点。

在办班当中,为了找到一名老学员来参与,我到她家找了四、五趟,最后在她打工的地方找到了她。她感动的流下了热泪。为了带领大家学法炼功,我不分春夏秋冬,顶风雨、踏霜雪,多年如一日不知歇,为洪扬大法在师父的安排下做了点滴工作。

在讲清真象中,除发放真象资料,我感到面对面的讲效果更好。几年来,我对亲朋好友和老同事面对面讲,几乎人人都讲过了。前年农历新年开会时,碰见一位早就不修了的过去的同修,气色很不好,身体也瘦,象个病人。后来,我找到了他家和他切磋,他说:“我看到许多修炼的同修都是满面红光、精神振奋,看见放弃修炼的都和我一样。”我告诉他师父最近给我们的新经文,又和他讲正法進程,劝他下定决心继续修炼,对他说:师父在等着咱们哪!一个多月后他身体变样了,同时也走出来讲真象了。

还有一位老同修,七-二0后只炼功不学法。最近,我把新经文给他看,看后又把其他经文和《洪吟》拿给他。我给他介绍正法形势。他的儿媳在旁边听了,马上把《大圆满法》拿去,要开始学法炼功了。这出乎意外,我当时真高兴。这时我想到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经文里说的:“讲清真象后有要学功的人,要尽快安排学法教功,他们是下一批修炼的弟子。”

我自幼体弱多难。小时父母为我请来“阴阳先生”给我“过关”,但是也没免去灾难。十岁那年得了大肚子病,卧床半年多,死里逃生;十九岁得了肺结核,五七至六一年五年间住了三次疗养院,一次比一次重;“文革”后又得了心脏病、风湿病。特别是八二年离休前后胃痛难忍,每顿饭后必须吃药,八三年炼其它气功见好,但九零年复发更重了。只有到九四年得大法,至今十年彻底痊愈。其他肺结核、心脏病、脑梗塞、风湿症、痔疮、酒糟鼻、尿血等大大小小十余种病都在不知不觉中全好了。八十八岁的人都说象六、七十岁的人,满面红光,上楼、走路比年轻人都快。我从内心里感谢师父给我消除了一切业力和魔难,解除了我一生中的苦难,把我变成了一个健壮的新人。

在消业和魔难斗争过程中也走了许多弯路,就象师父在大法里说的:“他老是不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遇到这个事,他也自当是病,……。”

九五年春,一次在辽源炼完功下山时跌倒,把脚脖子扭了一下,很多时候才站起来,当时想我是炼功人有师父管我,没事儿。到家后也没理它,第二天照样上山炼功。到第七、八天时,我想这么大年纪,伤筋骨得一百天哪,我得买点药敷一敷。于是买了膏药等,买回后敷的敷,吃的吃。第二天早起一看脚脖子肿起来了,也不敢走路了,十多天不能上山炼功了。有一天看到站长了,她问我贴的什么?我把经过说完后她马上叫我把它扔掉。当时我说家里还有不少其他药怎么办?她说,自己考虑吧,你是个辅导员哪!回家后把大法拿起看,这才下决心把所有的药全扔掉了。从这天开始我才彻底和药断绝了关系。深深的体悟:消业的过程就是提高心性的过程,心性不提高什么关也过不了,特别是关键时刻。切记!切记!

二零零一年农历新年后的正月初七,老伴儿说电视公布了天安门自焚的事。我说是假的。没见过天安门的公安带着灭火器巡逻的,一分钟内灭火器、录像机等全到了;特别是修炼人绝对不准杀生等等。党支部书记来说:开大会,都得签名,你身体不好就在家签吧。我把上述看法提出并说我不签。连续三天来逼我签名,并说再不签党委书记来,我说谁来我也不签。最后一次把某局领导(支部委员)也请来了,我还是不签。最后书记说不签就不签吧,灰溜溜的走了。在这期间有的亲友为我很担心,再三劝我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修炼主要是修心,签个字怕啥等等。我说谢谢你们的好意,你们说的都是常人之理,师父告诉的不是这样,都这样的话世上还有真理吗?人还能活吗?在真理面前宁死不屈。我还告诉他们:我和老伴儿商量好了,只要他们不要脑袋,顶多他们把我开除工职,停发那一千多元钱,我俩要饭吃也不能丢掉这千古难得的大法呀!有这么多的同修能叫我俩饿死吗?不能。这时我俩已经准备好劳动。主意拿定之后当天吃饭、睡觉都香。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六日,晚饭后我和老伴儿出外撒真象资料,被两个恶警抓到派出所。我俩再三向他们讲真象,并劝告他俩要为自己留条后路啊!怎么说也不行。我俩就默念请师父叫我俩出去,不能在这里久呆。不一会儿我出去看看楼上楼下,都没有那两个恶警了,只有一个穿便衣的年轻人。我回屋告诉老伴儿:“师父叫咱俩走,不要怕。”就这样堂堂正正走出了派出所,那年轻人看看我们一声没吭。

我们先到儿子家,又打个车去女儿家住了几天。这几天里,精神愉快、舒畅,没有半点怕心。特别意外的是,有一天突然尿血,但和过去不同,次数少、不痛、都是紫色血饼子。我不介意,过几天就好了。

通过这几件事,我进一步明白了:一个修炼者如果真能做到把生死置之度外,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怎么能把生死置之度外呢?只有学法修心,提高心性。所以提高心性是根本的根本。我也進一步体悟到,确确实实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的身边哪!写到这止不住的两眼流泪。感谢师父的大恩大德!

我修炼的不好,决心赶上。绝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