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幸福,因为我是大法一粒子


【明慧网2005年1月7日】回首这五年的风雨历程,每一个大陆的大法弟子都有许多感悟,经历不同,感悟也不同,虽然魔难伴随着生活,但我始终感到我很幸福,因为我有师父,有大法,有同修。

99年7月20日以后,我同大陆每一位同修一样,由于生活环境的改变,曾经使我几乎不知所措,通过不断学法,与同修交流,在法理上逐渐清晰起来,知道了自己应该怎么样来做。

2000年4月,我第二次進京证实大法,被带回本地,并被公安分局勒索5000元,被骚扰一段时间过后,又接触上了同修,真是师父的安排,每当我在修炼上有迷惑的时候,总有帮我的同修出现。接着我们便出去发真象资料。

2001年春末夏初的一个傍晚,我又带上资料和儿子出去,当在马路边一个电线杆上刚贴完一个不粘胶往前走时,就听后边有一男人大声喊:站住,站住。我想不能听他的,就继续领着孩子往前走,他一个箭步冲上来,一把拽住我,夺过我的手提包,拿出里面剩下的几份资料,逼问我是哪的,资料哪来的,让我跟他走,我不回答他,只是跟他说:我就是这里的,我用自己的时间来发法轮功迫害的真象资料给人们看,有什么不对?这时马路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跟他们讲,他们却向后退……

站在马路中间,心里有种凄凉:这样的人,还救你们吗?由于这一念不对,这时一个中年男子推开人群来到我们跟前打手机叫110报警,我一看曾认识,见他低头打电话,我立刻定下心来,不受刚才这一念的干扰,我想到我是有师父管的,他们说的不算,我就对他们说:我是不会跟你们走的,我还要照顾老人和孩子,我们修炼人得对家庭负责的。又是师父慈悲的呵护,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位很有气质的女士,对他俩说:算了,拿着东西快走吧!事后我冷静下来找自己,当初从楼里发资料出来时,孩子跟我大声说话,我下意识的对他说:小声点,有蹲坑的。当时没能抓住这一念,在事情发展过程中没有慈悲心,没能按照师父讲过的:“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差点走了旧势力安排的一步。就这样,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不断用法理归正自己,摔摔打打的,在师父的呵护下做一个粒子应该做的。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和同修们的努力,家庭资料点逐渐发展起来。几年来流离失所的同修肩负着做资料的重任,在身边同修不断遭到迫害的环境下,他们一批又一批的为资料的稳定供应,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不能视而不见,正当我决定要做时,我身边的一个资料点被破坏,人员、设备损失很大,我有点犹豫了,就我自己能行吗?师父知道我的困惑,在同修教我技术时,我无意间看见了她胳膊上的疤痕,是她在抵制迫害时留下的残疾,经历了监狱、流离失所的五年,她依旧没有犹豫,在走正一个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的路,我没有理由退缩。就这样,坚定的走过来了,而且平稳的進行着。

只要我们做的正,不会因为做资料就要受到迫害。而且在做的过程当中,我发现有许多我要修去的一些因素。我越来越感悟到师父为我们每个弟子的提高用心良苦。这五年来的风雨坎坷,想交流的很多很多,正法進程的推進不允许我有太多的人的感想,放下一切执著,让自己真正溶于法中,你就会体悟到生命真正的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