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走好每一步


【明慧网2005年1月7日】1995年春,我得了30多年的鼻息肉再也不能挺了,在朝阳市第二医院五官科做了手术。当时大夫怀疑是癌,厂子的人都轰动了,爱人背地里也哭。我当时想:难道我的一生就这样草草结束了吗?有点不甘心。后来结果出来了,瘤是良性的。有一个听过师父讲法的朋友告诉我:“你出院后就炼法轮功吧,炼了没有病。”5月下旬,我借来《转法轮》看了起来。从此以后,一直到1999年7.20,学法炼功一直就没间断过。特别是在98年到99年7.20,师父一再下经文,在国外讲法,一再强调要多学法,我就忙着背法、抄法、集体学法,看师父讲法录像带,集体切磋,为以后能跟上师父正法的步伐,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打下了基础。

* 進京上访遭迫害,信师信法出魔窟

1999年7.20镇压开始后,我去北京上访。8月16日,在北京永定门甲一号找到了国务院信访办,没想到他们不容分说,一听是炼法轮功的就给关押了起来。第二天就送到朝阳办事处,遣送到十家子拘留所。亲朋好友、厂子领导和出版局领导三天两头去做所谓的转化,又哭又闹,又打又叫,我没有动摇,当时心里想:做人要有良心,不能为了自己出卖师父和大法去说假话。一个沈阳出版局70多岁的男人做我的工作,他问我:从小学到现在你生活的幸福吗?我说:幸福。他说是谁给的,我说是神给的。他再也没说啥就走了。

家人为了把我弄出来,花钱托人,找到龙城区公安局办案的韩某某,韩某某提审我时问:你是听党的还是听李洪志的?我说:我们炼功不参与政治。他逼我必须选择一个,我说那我就听我们师父的。他二话没说就把我送到派出所关押了一个月。在这期间,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背诵了《洪吟》和很多经文,我悟到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师父让我们分分秒秒抓紧学法,同化法,才能不为一切所动。

9月14日,由于我坚持信仰,恶警又把我送到西大营子教养院洗脑班,同修们在一起,学法炼功,讲真象。中秋节那天,教养院把我们男女五、六十个同修集中在大礼堂,警察在一边看守,邪恶的院长刚说两句诬陷师父诬陷大法的话,全体同修们就都站了起来说:“我们不听,全是谎言”,——那一刻同修们的心是那么纯净!为了维护师父和大法,全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怕。恶警们吓的要命,对同修拳打脚踢,打电话给派出所,一会来了很多警察和警车,带走了6个同修,我也被带走了。我当时整理整理衣服,挺胸抬头,目不斜视,堂堂正正的从大会堂走过,一来叫同修们提起精神,不被邪恶吓倒,二来表示我们修炼的人没有罪,没有理由怕他们,震慑邪恶。警察用手铐把我和一名男同修铐上,带到龙城公安分局。当时我们一直背诵着《洪吟》中的话:“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

大约有两个小时,韩某某回来了,因为是过节,草草问了问情况就把我俩送到吴家洼看守所。一直到10月31日,他们以“干扰社会治安罪”给我定了二年劳教。没通知家人,就把我送到马三家教养院的女二所。在劳教所的两年里,由于学法不深,没有悟到是旧势力在迫害,要否定它,所以只是一味在承受吃苦,现在回过头看看那是不对的。

在度日如年的二年里,虽身居魔窟,但我感到最痛心的不是环境的恶劣,方方面面的压力,而是一些同修的走向邪悟。记得刚过2000年元旦,邪悟者殷厚梅被邪恶利用,到处游说,但我从不怀疑师父和大法,她们中有的人逼我们三人辩论答话,我们不吱声,在心里背诵大法,我们在心里求师父:“师父,我可不能象她们一样,出卖师父出卖佛法,做没有良心的人。”第三天,恶徒把没转化的送到一所,和普教一起干活了。我知道师父在我们身边看护弟子,弟子无以报答,就在每天睡觉前,盖上被子双手合十,在心里暗暗给师父敬一炷香。

只要坚信大法,坚信师父,邪恶就动不了我们。一次,管教队长让大家写思想汇报,我是这样写的:“把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抓到这里,又安窃听器,又安监控器,花费了大量人力财力物力,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做好人怎么有错呢,我们已经吃过世间苦,舍弃世间的一切,我绝不背叛师父背叛大法。”做转化的李指导找我谈话,我坚定的说;“师父好,大法好,我绝不说假话!”我的话就象重型炮弹炸得她闻风丧胆,干吼了一声“那好”,就再也不找我了。2001年8月,随着师父正法的推進,监狱中的同修不断反迫害,要求放人,加上全国同修的支持,我们坚定却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终于无条件获释了。

* 正念正行,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由于在劳教所两年没有学法炼功,回家后又开了个小吃部,学法不及时,心不静,对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得不精進,2004年4月一同修找我说;“咱们是干啥来了?同修们全身心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去了,你就缺那一百多块钱吗?”我醒悟了,这不是师父在借同修的嘴在点化我吗?怎么忘了自己是干什么的了?真险呀!这是旧势力在拉我,绝不能上当,走师父安排的路,肩负起救度众生的重任。我就认真做起了三件事。

我们街道的委主任参与迫害。我想我俩是一个单位的,我应救度她。我就打听她的住处,一天晚上6点多钟,我发完正念,去了她家。她老伴一听说我找她谈法轮功,就很不高兴。我说;“孙大哥与我是同姓,又是一个厂子的,由于受江××的蒙骗,不了解真象,我是为你们全家好才来的,如果我不告诉你们,是我对你们的生命不负责任,你听听我讲的有没有道理。”一开始,他不听,我就一边发正念一边给他们讲大法弟子反迫害的故事,还讲了不少真人真事。讲了有两个多小时,他们坐不住了,她老伴也明白了。从那以后,她收敛多了。

2003年12月,两个同修拿来了几个条幅,并找好了地点,就在市转盘街北侧20层大楼的顶上。头几天同修们就发正念清除那里的邪恶。这时有一同修说过年时再挂,晚上我悟到不对劲,不能再拖了。我马上找到另一同修说:“明天咱俩去挂,要相信师父相信大法,那里的邪恶已经清除,证实大法刻不容缓。一定要把条幅挂上去。”第二天上午10点,我们在家发完正念,就大大方方的背着条幅進了大楼,遇见人也不怕,就象买楼看房子似的。很顺利就到了楼顶。把两条7米长的条幅挂上,一个写着“法轮大法好”,一个写着“全球公审江泽民”。正好中午12点,条幅悬挂在市中心大楼上,迎风招展,共挂了4天,有力的清除和震慑了邪恶。我们想到师父说的:“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

今年正月,同修们在一起切磋感悟到:正法已经到了后期,我们不能等不能靠,要自己动手写正法标语,往外贴,马上行动。可是正月十一有两个同修在吴家洼晚上张贴自己写的标语时被绑架了。当时大家就想怎么办,做还是不做。想到师父的教诲:“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当时我们就想有师父在我们怕什么。只要我们基点站的正,正念正行,邪恶是动不了我们的。我们不但要做,而且还要多做。我就将白纸写上红字:“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救度众生”“法轮大法会给人类带来美好”等标语,隔三差五晚上就打好浆糊,拿上刷子,发完正念,骑自行车到处张贴。一般都是选楼门口。后来我在洪法中写了一篇顺口溜,题目是:明白真象得福报。用红色毛笔写在8开的白纸上,张贴在显眼的地方。虽然是寒冷的冬天,但一想到是在证实大法,我便不觉得冷。

学了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明白了很多。平时只要遇见人(买菜、办事)就发资料,讲真象,一有时间就和同修走街串巷发正念,讲真象,发资料。站正基点,摆正与人的关系,慈悲对待遇见的一切人,只要用心做就会做好,去掉人心的执著,在救度众生中修正自己,紧跟师父正法步伐,多学法,多发正念,时刻不忘三件事,做一个师父放心的合格的大法弟子。

同修们,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珍惜这万古机缘吧!不要辜负恩师的慈悲救度,不要辜负众生的重托期盼,了却自己来时的洪誓大愿,走好走正正法最后的每一步,圆满随师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