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郴州永兴县李秀凤、李顺梅、黄小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1月8日】下面是湖南郴州永兴县柏林镇大法弟子李秀凤、李顺梅、黄小英在2002年遭到镇政法书记邝成刚绑架迫害的一段经历。在县看守所每灌一次食,李秀凤便昏死一次;指导员刘务成双手把李秀凤的两耳提起,将人悬空,使她双耳开裂,把她折磨得奄奄一息,只剩下一口气了,然后叫家人交钱领人。

农历2002年8月9日下午6点多,大法弟子李秀凤、李顺梅、黄小英三人到乡下去发真象资料。当时天下着毛毛细雨,她们三人租了一辆三轮摩托,到达桃林村时天尚未黑,便迅速拿着真象资料挨家挨户地发送,很快送遍了4-5个自然村。当天黑之后,她们翻过一座山到达毗邻的洞口乡大水村五家组(李秀凤的老家)继续发送。

送了几户之后,一亲戚做好了晚餐让她们吃,刚开始吃着,突然接到一个好心人打来的电话,说有人打电话举报到镇政府政法委那里去了。镇政法书记邝成刚亲自开车带人来抓捕。事后证实,举报者为桃林村妇联主任李志英,她在镇里开会时知道上面指使每举报一名大法弟子可获现金1000元。

闻讯后三人晚饭没吃完,立即走山间小路马上转移,甩脱了邪恶的追堵。邪恶之徒恼羞成怒,回头冲入三人家里搜家。因李秀凤、黄小英二人家里没人,邪恶便冲到李顺梅家里大肆搜查。邪恶之徒没有抓到任何把柄,便把李顺梅的卧室捣腾几遍后,强行拿走了全家福照片一幅,说是要存什么档。丢下一句话:如果明天不到政法委办公室说清原因,便没有好事。邝成刚此前曾于2003年、2004年两次带人晚上闯入李顺梅家强行搜家干扰。

第二天(8月初10),大法弟子李秀凤、李顺梅、黄小英没配合邪恶,没去讲什么原因。邝成刚便指使柏林派出所的恶警将三人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72小时。并强行搜身,被搜去的现金数目:李秀凤100元、李顺梅60元、黄小英被搜光,连数目都不给一个。不法人员把她们关在只有一扇铁门而没有任何光线的一间黑囚室里。13日上午把三人送往永兴县看守所。

一入看守所,她们即遭强行搜身,被逼迫按手印(指模),所有的日常用品都不准带,要高价买他们的。伙食极差,而收价极高,有些东西根本就不是人吃的;家属不准探望,后来不法人员理屈词穷才允许家属探望,但不能面见,只能在电视里看一眼,还要交30元钱。

其中受苦受害最深的是李秀凤,在2000年10月间她也是在一次发真象资料时被恶人举报,与另一位大法弟子陈美凤曾被非法绑架到郴州关押整整一个月,最后每人罚款4750元才得以放回。因此这次邪恶更是变本加厉的对她进行迫害。恶警廖辉一进去便给李秀凤戴上手铐脚镣。

李顺梅、黄小英二人被非法关押80天整,因恶警实在找不到任何继续加害的借口,勒索李顺梅罚款2000元、黄小英罚款400元放了。而李秀凤则被非法关押迫害长达7个月之久,她绝食42天,其间恶警曹岗(所长)亲手对李秀凤灌食7次,其中灌浓盐水2次,撬脱牙齿2颗。每次灌食撬不开嘴,便用胶管从鼻孔中直插进去,直插得鼻孔流血不止。不法人员们把人成“大”字形捆在宽面凳子上,丝毫不能动。每灌一次食,李秀凤便昏死一次,被恶警连人带凳抬出来往号子里一丢,其状惨不忍睹。

恶警刘务成(指导员)双手把李秀凤的两耳提起,将人悬空,使她双耳开裂,把一个好端端只想做好人的大法弟子折磨得奄奄一息,只剩下一口气了,体重不到70斤(进看守所之前112斤)。最后不法人员把她送到永兴县人民医院,叫家人交钱来领人。

在看守所里,恶警刘务成、曹岗、廖辉多次当着大法弟子的面攻击大法和诽谤大法师父。女恶警曹玲莉只要听到大法弟子发出一点声或有任何一点小举动,便大肆往大法弟子的床上倒水,致使大法弟子的床铺每天都是湿的,被褥用手一拧便出水,地板上的水成天不干。曹玲莉经常指使狱中的犯人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只要大法弟子一炼功、背法、发正念或说话,便会被曹玲莉指使的犯人打得头肿脸青,很多大法弟子被打得脸肿的眼睛只有一条缝。

恶警廖辉经常把两个大法弟子背靠背的反手铐上,手连脚铐上,既不能坐,也不能睡,连直立走路都不行。把这种残酷的刑具用在大法弟子身上,让那些真正的罪犯看笑话,真是邪恶之极,伤天害理,天道不容。


永兴县看守所恶人榜:
曹岗,男,所长, 35岁左右,身高1.68米,冬瓜脸,胖墩,凶狠歹毒。
刘务成,男,指导员,52岁,身高约1.70米,方脸,剑眉,一副凶相,性格暴戾,人称老虎。
曹玲莉,女,干警,22岁 身高约1.60米,小脸,骄横跋扈,阴毒,整天阴脸向人。
廖 辉 ,男 ,干警,40余岁,身高约1.、68米,条脸,阴险狡诈,笑面虎。
金 教,男,约48岁 ,此人不知真实姓名,只是听人这样叫。此人最凶,力大如牛,下手极毒,经常把大法弟子推倒在地,双脚用皮鞋踩人胸部,灌食时他都是曹岗的忠实走狗、帮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