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源于师源于法


【明慧网2005年1月8日】我是1996年5月13日喜得大法的。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经历了风风雨雨的九年修炼。特别是99年7.20以后的日子里,在江××政治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诽谤、诬陷等迫害中,所有的大法弟子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肉体和精神及经济上的迫害,我也不例外。在这五年中,有坎坷的经历,有痛苦的教训,也有救度众生讲清真象的不易与欣慰。

一、正法路上多魔难

99年6月下旬,我第一次去北京上访被截回,身份证被没收。第二次去北京上访,在兴城火车站又被截,接回当地,被乡派出所罚款二百元。

我们村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很严重的,多次强迫法轮功学员签名、表态。我在邪恶的高压下被迫签了名,心里非常痛苦,觉得生不如死,活着如同行尸走肉。《登泰山》中的诗句“攀上高阶千尺路,盘回立陡难起步;回首如看修正法,停于半天难得度。”不停的在脑海中回荡,怎么办?在心中暗下决心,以后一定做好,决不能让师父失望,师父说过修炼是个严肃的事,不是儿戏。

99年9月份又强迫在村签名,不签直接填表拘留,这次在签名纸上我用心平静的、工工整整的写上了我真心想写的话──“修”。没想到接下来却被我丈夫当着大法弟子、公安、村干部的面儿,扯着头发打了我无数的嘴巴,脸和脖子上都是他的一个个手指印,大腿、胳膊被他用皮鞋、拳头打得紫一块、青一块。当时他被邪恶控制得象个疯子,还不罢休,回家后用一根大约拖布把粗细的棍子打我腰部,打断后又换一根松木棍,把我腰部打得紫青一片,很吓人。当时我就在心中背《无存》:“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和《转法轮》中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也没觉得怎么痛,却把他累得呼呼直喘,后来被过路人拉开。十多天后,青紫块消失了。后来学了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才知道是伟大的师尊为弟子承受了这实质的巨大的痛苦,是师尊的慈悲呵护,才使弟子逃过这一劫。

打完我的第二天,他突然问:“你到底还炼不炼?!”我毫不犹豫的坚定的告诉他:“我不但炼而且一修到底。”他二话没说,从外屋拿来一把杀猪刀子就架在我脖子上了,他说我问你三遍,你到底炼不炼!如果炼我就杀死你!这时我对死没有任何怕,我对师父、对大法的信念坚如磐石。他问我三遍,我郑重的回答他三次:“我修法轮大法一修到底,无怨无悔!”最终,他泄气了,把刀子扔回外屋,说我管不了你了。我想邪不压正,这个世上管我的就是我师父,其它任何生命都不配!

但邪恶就是死不甘心,变着法的干扰。一天早晨,我刚炼头前抱轮,我丈夫就拿一根大拇指粗的棍子打我手,企图阻止我炼功,我连眼也没睁,手也不放,心想生死他说了不算,我就坚信师父了,其它都不管了。我心一横时,他反而不打了,以后就再也不干扰我炼功了。但又开始干扰我学法,他说你就炼功锻炼身体吧,不许看书。我说学法才能指导修炼,炼功是辅助手段。我每天至少要看一讲《转法轮》。第一天他看着我看书,第二天还看着,当我看完一讲,他就不让看了。我说:有什么事叫我干吗?他说没事,我说,你没事就去闲谈或散步,我没事就学法。我于是接着看书,后来他也不管了。就这样,我终于能在家堂堂正正学法炼功了。

二、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讲真象

从99年7.20开始,我就跟我接触的人讲,大法无论在祛病健身还是在道德方面,都是对人有百利而一害的好功法,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揭露电视的造谣。后来接到一张关于揭露1400例谎言的文章,我如获至宝,每天除了看法外,有时间就用纸抄写,后来用复印纸写,有时最晚写到一、二点钟,能写二十九份,累得手腕象断了一样,握笔的手累的整个白天都直不起来,但我心里非常充实,说不出的欣慰,等写多了,我就和孩子(9岁小弟子)把传单送到各家,让世人明白真象。

记得2000年夏天的中午,我出去发真象传单,有两个妇女领着两个小孩在树下乘凉,我没看见,一直撒到她们眼前,当时心里一动,马上想一正压百邪,“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心;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威德》)想到了师父的法,心中平静了很多。其中一个妇女很不友好的对我说:你往我家门口放啥了?我说好东西,快回家看看吧!她没吱声,接着很严厉的说:你是哪的人?我说我是哪的并不重要,咱们见面就是缘,我再给你们俩一人一份传单,请你们好好看看,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给你们送来了真象,千万别看电视的谎言,明白大法好你会幸福的,这时她俩一人拿一份传单就看上了。感谢师父给了弟子智慧,化险为夷。

有一次刚走到一个胡同口,小狗就开叫,这个胡同就没发成,第二次没等到这个胡同口,我就心里想,小狗你不要叫,大法弟子来救度你家主人来啦,你也要同化法呀,结果整个这个胡同全发完它也没叫一声,当我散到它主人家门口时,它就在大门口抬着头看着我,直到我走出胡同它也没再叫一声,这真是大法的威力──众生都是为法来的呀!

记得2001年农历年三十夜,我和孩子出去贴自己写的大法标语。有一个男青年在后面跑着追我和孩子,当时我和孩子就在心中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们没有跑,他追上来时,歪着脸仔细看我是谁,我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因为我相信法的威力。结果他什么也没说,往对面胡同走了,在师父的呵护下安全返回。

师父的法改变着我常人的观念,在我第二次進京上访时,我丈夫迫于压力交了几本大法书,又把师父法像、论语和法轮图给毁了,我对他没有了信心,觉得他简直不可救药了,当给他讲真象时他坚决反对。后来学《转法轮》“一个常人是非常弱的,他所存在的信息都是不稳定的,很可能发生一些改变。你张嘴给人家说出来了,可能那一难就存在了。”我改变了对他的想法,特别是师父的正法口诀来后,我立即近距离清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大概清了一个月,后来当我和来商店买东西的人在屋讲真象时,有时他象小孩子一样,伸长脖子,乐呵呵的,也盘上腿(散盘)听我讲,我想他明白的一面是愿意同化法的。当我问他反不反对大法时,他却说我从来就没反对过大法,我不是支持你吗?你不天天在炼吗?我说好啊,支持得有实际行动,在我发正念的时候你得帮我卖货。从那时起,一般在没有特殊情况下,他都主动帮我卖货,是师父慈悲,是大法的威力改变了他。

邪恶虽狂,但已是强弩之末。

99年8月中旬,村干部领着龙城区分局警察到我家签字,签后我心如刀绞,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罪恶感把我压得窒息。我下午就去村里声明签字(不炼)作废。他们暴跳如雷,立刻给乡派出所打电话拘留我。我把在大法中的受益情况讲给他们听,我当时声泪俱下,有的人很同情,但有一个男人(30左右岁)用恶毒的话辱侮师父的人格,我非常严厉的对他说:住口!你不要用你肮脏的心去想我的师父,他是世界上最正的人,最高尚的人,难道共产党就教你怎么造谣诬陷好人了?就没教你怎么尊敬人?我警告你必须收回你的话,否则你会遭报应的!后来他没再说一句话。

在龙城分局,恶警问我与法轮功决裂不,我说我决不与法轮功决裂。并要求他们把我从大法中的受益情况及大法好向上级反映。他们问我上诉否?我说上诉。但他们剥夺我的上诉权,只是走过场,并强行把我拘留。拘留的理由是“扰乱公共秩序”。当时我对警察说:是你们的警车把我拉到龙城分局,又是龙城分局的车把我往拘留所送,如果说扰乱公共秩序,那只能是你们了,你不觉得是这样吗?听后他不自觉的笑了起来,真是荒唐至极。

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把《转法轮》(微缩本)带進了看守所。当警察问我带進什么东西没有,如钱、大法书等都交这儿来,我没回答他,在心里背着师父的《威德》,表现很坦然,他也没搜身,在师父的帮助下顺利过去了。在那里我们学法炼功背诵《洪吟》。第三天我丈夫找村干部把我接回家,期间龙城分局妄想勒索2000元钱,我丈夫没配合他们。

2000年7月,村、乡干部强迫坚定的学员在房屋抵押表上签名,否则拘留。他们来到我家,我说我已经向你们多次讲过大法利国利民的好处,是正法,你们也口口声声说知道了,那你们为什么还昧着良心迫害好人呢?是谁让你们这么干的?你们谁也无权抵押我的房屋,我坚决不签字。他们问我还炼法轮功不?我说法轮功我炼定了。他们又说去北京吗?我说腿长在我身上,上哪儿我说了算,别人无权过问,再说外国人都能随便上北京,中国人为什么不行?哪条法律规定的?你们不觉得这话问得可笑、荒唐吗?问得他们面红耳赤无言以对。我说以后不要到我家来骚扰,这儿不是自由市场,打那以后,邪恶再没对我上门干扰。我想最起码“我们人活着就有维持人活着的权利”(《转法轮》)。当你有正念的时候,邪恶是恶不起来的。

在正法路上还有很多地方没做好,有时做的不够堂堂正正、坦坦荡荡,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着呢,我会不断精進,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一名达到新宇宙标准的正法弟子,兑现史前誓约,跟师父回家。感谢师父对弟子的慈悲苦度,精心呵护,即使是每件小事您都操尽了心。

最后以师父的《洪吟(二)•梅》与大家共勉:

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

向最伟大的师尊合十
向各位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