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南岛上的故事(图)

“师父太慈悲了,我要成为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5年1月8日】新西兰南岛,位于太平洋南端,与南极只一峡相隔。蓝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翠绿的草野,这里的空气特别清新。这里的人很多都很纯朴。他们见面时,不管相识与否,总会相互问好。如果有一只小虫飞到身上,他们只是轻轻吹一口气,让它飞跑,而不会把它打死。

据曾住在南岛的法轮功学员介绍,这里有很多人都开了天目,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景物。有的男生如果想变得更强壮,就会去求;一种强悍的另外空间的生物──看似大力士的附体就会上人体,使其也变得强悍起来。小虎就是一例。自附体上身后,他变得非常好斗,常常打架,还酗酒、吸毒。他也因此几次被带到警局;但因年龄太小,无法入罪,而被放回。

小虎有三个哥哥,父母在他们很小时就离异,各分南北。兄弟们亦被分开。二哥独自一人住南岛。一个哥哥和小虎跟着父亲住北岛。

小小的年龄失去家庭的温暖,弱小的心灵受到家庭破裂的冲击,二哥觉得人生没有意义,开始了流浪生涯。辗转于南北岛之间;还开始吸烟、喝酒。

随着年龄的长大,二哥开始问自己“人为何而活着?”。

一个机缘巧合,二哥得到一本《转法轮》,看后,他终于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于是走上了修炼之路。

高精度图片
小虎在果菜摊,边工作,边讲真象;还在摊位上放了大法的真象资料以及报导大法真象的报纸
高精度图片
二哥(右一)与其他南岛学员在讲真象

一天,小虎打电话给二哥:“哥,我没有地方住了。我可以来跟你一起住吗?”一个电话,二哥感到那许久没有的亲情油然而生。他还感受到与这个小弟有着一种莫名的缘份─以后的路要与这个小弟一起走。

小虎来后,常常与人打架,还找朋友回家喝酒吵闹,使二哥无法静心学法,也使哥哥非常担心。二哥为此非常苦恼,因此几次开车跋涉到同修家与同修交流。这里地广人稀,同修居住得很分散,相互之间距离很远,每次的旅途二哥都要花一百多新西兰元的汽油费。

学法交流后,哥哥明白了,作为修炼人,无论弟弟的表现如何,自己的心不能被带动;无论怎样,作为哥哥首先要对弟弟好。回家后,他就更加关心弟弟的生活;而弟弟也开始变好。

但好景不长,不久,小虎的恶习复发,又把别人给打伤了,伤者被送进了医院。

哥哥又驱车到同修家交流。同修建议二哥引导小虎学大法。大法教人“真善忍”,能从最根本上挽救人。如果能走上返本归真的路,小虎的生命就有了真正的希望。

二哥透露,小虎在几次喝醉酒时都对他连声说:“哥哥救救我。”二哥每次都叫他学大法,他也马上答应。但是,等他醒来,往往否认。

其实,小虎自己偷偷的早已翻看所有大法书籍。他知道大法好,但是内心非常矛盾。他认为自己这么坏;他怀疑,师父还会要他吗?所以即便他已通读了所有大法书籍,他还是没有决定修炼。

一次,在半清醒的状态下,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师父的法身徐徐从法像上飘然而至身前,神情非常慈祥;但是眼睛却露出非常惋惜的目光、凝视着他许久。小虎失声痛哭了。

一天,他发了一个电子邮件给所有南岛他认识的人。信中说:“我在门外徘徊了两年。我以为师父不会要我这种这么坏的人了。但是,师父是如此慈悲,没有把我丢弃。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我要成为一名‘大法弟子’。”


二哥(左一)与其他南岛学员在发正念

南岛学员参加社区游行

修炼后的小虎一洗所有恶习,还找了一份工作,在一果菜摊帮忙卖东西。他在摊位上放了大法的真象资料以及报导大法真象的报纸,一有机会就与人讲大法的真象;还与哥哥和其他同修在岛上洪法讲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