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三者插足引起的深思

【明慧网2005年1月9日】前一段时间,我每天除了工作、生活外,就是学法、发正念、讲真象,帮助新得法的学员,学法炼功,忙得不亦乐乎。这几天刚告一段落,突然有一天,我晚上下班回来正做饭,来了电话,是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她说:“姐,我叫××,我和你对象在一起已经一年了。姐,我对不起你,今天我给你打电话也是鼓足勇气才打的,我真的对不起你。”声音不大,但我已被震惊得腿有点儿发抖。

虽然这一年来,丈夫经常不回家,从表现上我有所察觉,心里已有所准备。说实话,早在1999年和平修炼时期,他就有过一次外遇。我梦到他手心里写着一个特别清晰的黑色“艳”字,但我那时的想法,就是去掉在他身上的情。那时他一回来晚,甚至有时彻夜不归,我真的是剜心透骨的难受;他一走出家门,我的心就象被揪掉了一样,弄得心神不定,功也炼不下去了,还做出了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后来,一狠心,看淡名、利、情,拼命往下去这个情,曾泪流满面的求师父帮助去掉这个情。后来,竟真的这些执著都在减少。后来,婆婆在师父的点化下,也得了法。婆婆不识字,我每天教她认字学法、炼功,忙得很充实,也看淡了情。可我在心里有时对别的男人有好感,也知道修炼人不应该这样,就使劲排斥、控制自己,发正念清除色魔干扰。但清除一个时间不长又来一个,长久在“色”的执著中挣扎,并且在个人修炼上不注意修口,在这方面说话和对这种事情的看法认识上混同于常人。

今天,突然接到电话,我才有所醒悟。年轻的女孩还说:“姐,你别生气,我知道错了,我想离开他,他告诉我你是学法轮功的,我也学了两个多月了,我想见见你。”虽然我当时很震惊,但始终保持了一个修炼人祥和的心态。她说想见我,我一口答应。我并没有把她当做一个抢夺丈夫的敌人,心里没有气恨,没有委屈,只想救度她。我也悟到了自己在这方面有不足,才被黑手钻了空子,害了丈夫,害了这个女孩,自己也没有升华上来。

师父在《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中明确的告诉我们:“性的开放,混乱了人种,混乱了人伦,神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做一个修炼人,你们绝对不能干这样的事情。你可以有你的妻子,有你的丈夫,这是正常的人的生活。如果他不是你的丈夫,不是你的妻子,你和他(她)发生性的行为,就是犯罪。”

我当时的一念,就是想尽力挽回这一切,让他们不再犯罪。同时我也悟到:如果处理不好,会给证实法带来负面影响,影响众生得救。因此,与这女孩见了面,也许是我在法中修出的善感动了她,也许是善让一切不正的因素解了体,女孩儿哭了:她说永远不想再见他了,她要远走,离开这里。临别时,我叮嘱她要好好看书。

回来后,仔细想想,我自己在这方面确实不足,才被钻了空子。现在,如何面对负心的丈夫,要依我从前的秉性,注定不要他了。但我现在是一个修炼人,凡事要在法上悟,凡事先找自己,修正自己。然后发正念,清理黑手乱鬼的干扰。同时尽力挽救他,告诉他做人的道理,不要再继续犯罪了,人无论做了什么,将来都得偿还,那是一定的。

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要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同时,还要给未来人留下一条正的修炼的参照之路。我们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走正这条路。

我没有惊动任何人,只默默的发正念,清除自己空间场中一切不正的干扰破坏大法弟子家庭邪恶因素,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乱鬼,破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提醒同修:注意夫妻这方面事情,别再让黑手乱鬼钻空子。同时加持处在这一状态没突破出来的同修。

以上是我对这件事的一点儿认识,不足之处,请给予补充,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