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得法 不枉此生


【明慧网2005年1月9日】我是99年4.25以后得法的大法弟子。

少年时我是一个充满幻想的激進派,也曾为憧憬人生那梦幻般的幸福与美好而倾注过不懈的努力,但结果总是事与愿违。在世风日下,物欲横流的大染缸里,逐渐形成了争强好胜、虚荣、爱面子、多愁善感等多面的个性。面对现实,总觉上苍对自己命运安排不公,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楚。这使原本就身体素质较差的我,刚刚步入而立之年,就成了多种疾病缠身的弱女子。我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企图从《周易》、《八卦》中寻找答案,结果非但不能使我摆脱困惑,反而导致更多的烦恼和无奈,我好似真的看破了红尘,觉得已经走向生命的尽头。

99年的春夏之交,我喜得大法。师尊那深入浅出的法理,使我顿开茅塞,加深了对人生真谛的理解,也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感受。我意识到这就是我在寻觅的,能为我和众生带来希望和永恒的唯一途径。我暗暗的告诫自己,一定要珍惜这千载难逢的万古之缘,荡尽妄念,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第一次考验

就在我步入修炼不长时间,1999年7月20日,一场骇人听闻的打压便开始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恐怖,我惊呆了,待缓过神儿来之后心想:信仰自由,乃天赋人权,我们都是宇宙的一分子,炼功强身,净化心灵,实属善举,干涉哪家政治啦?再说此前电视台上还刚刚说群众炼功,为了祛病健身,没有问题,怎么转眼之间就转了180度成了×教了呢?!尤其看到学法环境被破坏,炼功点被取缔,自己更是忿忿不平,情急之余,暗下决心:你说你的,我炼我的,这三尺门里,是我自己的天地,你有千条妙计,又奈我何!

可事情没过几天,街委会主任不知从哪得知我炼功的消息,为此找上门来,说是让我交书,我说自己是新学员,没书交。他看我执意不肯,就缓和一下口气说:知道你是刚炼不久,也没上北京(指4.25万人上访),也没上市(指学员到市委要回被扣押的辅导员)……,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我就抢先说:你别说我没去,我是没赶趟儿,要是赶趟了我就去了。他尴尬的看了我一眼,又换了个话题说:你知道这楼上楼下的还有谁炼过功呢?我说我就是为了祛病健身做个好人,别无所求,也管不了那么多,再说我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他终于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把我的名字记在了本上,转身扬长而去。这一切被年近八旬的老母亲看在眼里,她一面抱怨我太鲁莽,一面找街委主任说情(因为我们是同乡),希望他不要太认真,于是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从这以后我学法炼功基本没受什么干扰。时至今日,每当我和同修谈及此事,都说心诚则灵,师父看到了你这颗心,就帮了你一把,我也深深体会到是师父呵护着弟子,使我轻松的闯过了镇压后的第一次魔难。

在风雨中走来

7.20以后,江××流氓集团为了达到“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罪恶目地,迫害逐步升级,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功友被罚、被打、被拘留、被抄家的消息,面对公然违背《宪法》信仰自由的野蛮行为,我早已深恶痛绝,忧心如焚,于是拿起笔来分别向马三家教养院、市公安局、吴家洼看守所和十家河套拘留所写信,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证实大法的美好。

2000年5月到6月,师父前后发表了经文《心自明》和《走向圆满》,以后,功友们纷纷進京证实法。由于当时和同修沟通甚少,没有及时悟到進京证实大法,至今想起来也很遗憾。大法弟子放下生死,前仆后继進京证实法的壮举,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于是它们动用了全部的警力、物力对進京的交通干线進行堵截,同时在所有的企事业单位,对炼功记录在册的弟子采取人人过关,人人表态。在这种形势下,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着新的考验和抉择。“能行不行见真象”,我努力的调整心态,对自己说:我是大法的受益者,我不能不凭良心,总有真象大白的那一天(当时还是人的想法)。

面对来自社会与家庭的全面压力,学员中各自所处环境及修炼状态不尽相同。在这种情况下,我通过一次“偶然”的机会,利用自己不为人知的有利条件承担起大法资料的传递任务,就这样得法不及一年的我便有缘投身于助师正法的行列。

五年来脚下的路走了多远,通过自己的手送出的师父的经文和讲法及救度众生的大法资料很多,这其中有心血,有泪水,也有欣慰与感慨。

2002年夏季,我也曾经历了被绑架和抄家的磨难(同修落难被牵连),因事先有所准备,在大法书籍和相关资料不受任何损失的前提下,理智、智慧的回绝警察提出的一个个实质性问题,使他们在我身上一无所获,尤其在这关键时刻,师父为我演化出明显的病态(怕传染),最后他们因证据不足不得已把我放回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每每遇到魔难都能化险为夷,有惊无险的走过来。

在平凡中升华

在正法洪势不断向前推進的今天,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怎样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如何圆满的完成助师正法的历史使命的确是重中之重,时间紧迫!然而要想平稳、纯正的走好每一步,还需要7.20前不久得法的我,付出成倍的努力,学好法来弥补个人心性修炼的不足,严防给修炼造成遗憾。

2003年,我所在单位实行企业改制,由于得法前我就是该单位的病保职工,每月工资200多元。丈夫和自己在一个单位工资也很低。即便是收入微薄,但还能维持生计。这下惨了,没地方开工资了,于是就想在当年申请“因病提前退休”,这样,一来能有一个稳定的收入,二来也能为大法尽点薄力。考虑再三,就和同修大姐商量,如何着手办理,大姐建议我好好考虑一下再作定夺,我思前想后觉得此事确有不妥,心想作为一名大法弟子,首先应该处处事事按“真善忍”原则要求自己,我的想法本身显然是不真,这也就是给大法抹黑。法正人间的那一天,我如何面对师父,面对大法?想来想去,决定还是放弃。师父曾在复活节讲法中告诫我们:“条件有限,所以大家做起来很困难、很艰苦,虽然这样,正法这条路我们也要走正,不能走偏。要想走正,大家知道,正路只有一条路,向外边迈出一脚都会偏。不能够走偏,就显得我们这条路走起来不宽敞,随心所欲、想怎么做怎么做那就不行,那样法就不会正。大家要走正证实法的路。每一步,每一件事情,包括大法弟子的言行,在社会中的方方面面的表现都要做正。”

当我把这颗利益之心彻底放下的时候,有的常人对我说:当初申请提前病退都批了下来,唯独剩我,但我无怨无悔,因为我觉得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个人得失是小,给大法带来的影响是大,因此造成的修炼污点也是难以弥补的。

通过这件事,我深深的意识到,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修炼的过程,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以法为师,纯净的修好自己,堂堂正正的走好每一步,努力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最后让我们以师父《洪吟》(二)中《精進正悟》共勉:

学法不怠变在其中
坚信不动果正莲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