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鱼尾狮洪法纪实


【明慧网2005年1月9日】鱼尾狮是新加坡的象征,也是著名的旅游胜地。

鱼尾狮是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向世界各地的游客,尤其是大量的中国游客讲真象的宝地重阵。几年来,学员们日复一日,风雨无阻,从不间断。

(一)讲真象

经过法轮功学员的不懈努力,越来越多的人群了解了真象。

经过的旅游团中有的游客大声读展板上的字:“法轮大法是正法,善恶必报乃天理。” “世界需要真善忍” “明白真象有福报” “全球共审江泽民”。 你会听到不同地区,不同的口音在朗朗的读着,感受到明显的正念,振奋人心。

有的竖起大拇指,点头道:“法轮功,好啊,好!在香港看过。”有的环顾左右,小声告诉我:“俺家门缝塞進光盘,‘自焚’我早就知道了。”

更多的人站在那里默默的看着,有的蹲下来仔细的看图片文字。学员在一旁讲解:“已有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大陆被迫害致死,还有很多是没有调查出来的,实际死亡率远远大于此。不少是栋梁之材,有清华大学的学生,大学的讲师,高级工程师……从七十多岁的老人到几个月的婴儿,还有孕妇……打压是极其残酷的,使用的手段是极其卑劣下作的。在舆论上造假抹黑,诽谤诬陷,挑起了更大的误解和仇恨,为系统全方位的疯狂镇压做铺垫。为提高转化率,劳教所、监狱大规模的肆无忌惮的酷刑折磨,多少人被打死、打伤打残,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把健康的不放弃信仰的学员扔到精神病医院,注射摧残中枢神经的药物,女学员遭到残酷的性虐待,甚至强奸……电视上所谓的春风化雨,那是掩人耳目,骗老百姓的。”

有人惊怔,有人点头,有人叹息。几个人小声的议论着:“唉,惨呐!”“为什么要这么干?”“太坏了!”

在讲真象中“自焚”是必讲的,重点要讲的。这个弥天大谎加剧了迫害的残酷性,影响极其恶劣。摧毁了人们对法轮功学员仅存的同情和好感。

除文字说明、图片展示外,VCD演示生动、逼真、连贯,更具说服力,有效的清除了假恶暴的余毒,印象深刻,效果显著。

很多游客聚精会神的看着,有的蹲着细看,有的干脆席地而坐,直拍大腿,恍然大悟。

有个游客坐下,“我看看能不能双盘上?”疼得龇牙咧嘴,怎么也搬不上,叹道:“冒充不了,假的就是假的。”

我说:“告诉亲朋好友不要参与迫害!”

有的向我建议:“跟我们主任谈谈,他专管这个!”

有位中年男子翻阅《转法轮》,认真的与学员沟通探讨,然后带着求证而得的满足,拍着同伴的肩膀,大声说:“在《转法轮》229页讲了炼功人不能杀生。被骗了好几年,自焚不是他们干的。”

有人吓得急速躲过,就需要警醒。“你的眼睛、耳朵是自己的,谁能管住你的心呢?多听多看,自己去鉴别。不要错失良机,不要习惯于被欺骗被愚弄,还一直麻木着。”我是笑着讲的,对方绷紧的脸笑了一下,接了传单。

有的闷闷的,想看不敢看,就需要点鼓励:“看看无妨,听听全世界的声音有好处,拿就拿了!”稍一迟疑,立刻收下资料。

一大群人匆匆而过,我故意对几个高大的青年道:“他们不敢拿!”“我拿!” 豪爽仗义,他马上接过传单。另一个小伙儿也凑近:“我看看!怎么回事?我不怕!” 坦然磊落的样子。旁边的人围拢过来,我说:“多拿几份,给朋友看。”他们拿了很多资料走了。

有时大雨倾盆,天要留客。人们在桥下详看图片资料,或再看一遍《见证》。很多人跟学员攀谈起来,天南海北的聊,越来越亲切;有的敞开心扉,与学员讨论自己的疑问,学员一一解答,深入讲真象。

“别的我不知道,俺厂子炼法轮功的心眼儿可好了!”两个妇女悄悄议论。“你看,法轮图形!”

一位哈尔滨的三十多岁的男子,浓眉大眼,高大英俊。他说有一次到派出所办事,看见电视插播的学员被毒打,就那么挺着,一声不吭。他爽朗的告诉我们:“我妈也炼!老太太劲头儿大着呢!回家告诉她坚持下去。”

有个小姑娘边看边小声对我说:“爷爷在地里锄草就被抓走了。”我给她一叠印有章翠英画作的书签:“这个好携带,分给同学们。”旁边的小伙伴们也伸手要了好多。

一位来自沈阳的长发女子直奔过来,看了好一会儿,点头道:“肯定是好!俺老婆婆炼,病全好了。派出所老来抓她,她离家出走,都快一年了。前几天,往家打电话说挺好的,别惦记着,放心!估计在北京。哎,真不容易呀!”她揣好光盘,又要了新经文,表示回去要找人教功,抓紧学法炼功了。

有个中央电视台的人愣愣的看着,说你们这儿和国内说法不同……他要了几份资料,直问:“还有没有别的?”

游人如织,鱼龙混杂,经常有便衣对着学员的脸拍来照去。也有坏人在其间搬弄是非,阻止群众了解真象。

有人恨恨的骂:“哼,祸国殃民!”女学员笑眯眯的反问:“不吃喝嫖赌,不贪污腐化,怎么祸国殃民?”他顿时哑口无言。

有人指责我们“不爱国”。我说:“到底谁不爱国?谁把中华民族的瑰宝,在全世界获得一千二百多个褒奖的法轮功糟蹋的一无是处?是谁制造了自焚丑剧欺骗愚弄百姓,使五千年的文明古国蒙耻受辱?是谁使无辜的炼功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是谁让警察半夜把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从被窝里拖出来,只要炼就强行抬下楼,抓入监牢?是谁指使警察和犯人残酷的虐杀毒打善良的炼功人?只因他们说真话,坚持信仰。制止这种丧尽天良的迫害,难道不是爱国行为吗?”那人灰溜溜的走了。旁边一位干部模样的中年人不住点头,投来理解的目光。他白净内敛,以审慎的态度看着,听着……

细雨中,向对面树下的人群走去,他们围拢过来,我缓缓的道:“他们打压的是最善良的民众,用尽了卑劣下作的手段。无论是谁,干了坏事一定会有报应的。”他们点头同意,很自然的纷纷伸手要资料。

有人问我们:这样尽心尽力的做,是不是有钱赚?我说我们是自觉自愿做的,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克服困难,不挣一分钱,相反我们还自己花钱做资料、光碟免费赠送给大家。就是要告诉大家法轮大法好,不被恶毒的谎言所蒙蔽,不助纣为虐,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同时也为减少大陆的迫害和死亡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他点点头,说:“你们这种精神很可嘉!”

不少人对大陆同修冒危险发传单而遭受牢狱之灾,不理解。我说:“我们炼这个都知道佛法是度人的,只要对大法心存善念、正念就好。正因为铺天盖地的欺世谎言、恶毒的诽谤使很多善良的百姓失去被救度的机会,所以大陆法轮功学员才舍生忘死的讲真象,是慈悲大善呐!”有人听懂了,默默点头;有人半信半疑的要看个究竟。

一位医生惊叹:一接近桥下你们炼功的地方,就感到身体轻飘舒服。“那是我们的能量场。”学员温雅谦逊的解释道。

还遇到一位来自普陀山的法师,灰蓝的布衣,绑腿,黑红的脸,浓眉善目,矍铄朴实。笑着说:“看过《转法轮》,越看越有味儿,好!” 跟我要一本《转法轮》带回山上看,赠给他小本的《洪吟》,他一再合十鞠躬,向我们道谢致意。

一天上午,有个小伙子顺着楼梯往桥上走,忽然转身回头,挥动双臂握拳冲着我们大喊:“法轮功,加油啊!”

有个韩国人,当时就坐下来,学静功动作。

纱丽缠身的印度女子模仿着冲灌动作,含笑和小弟子合影。

一对欧洲的夫妇时而饶有兴致的看着学员炼功,时而赞赏的点头低语,时而捕捉抢拍优美的镜头。他们的一双小儿女学“抻”的动作, 睁大碧绿的眼睛,纯真可爱。

随着时间的推移,真象的深入人心,不少导游也态度和缓,能够理解学员了。

迎面相遇,有的略微一点头;有的亲切微笑;有的甚至由衷的问候:“辛苦了!”有的主动配合,一位男导游小声对我说:“我会尽量给他们(指游客)看的时间。”另一位女导游每次带着她的团队经过展板,都以醇厚响亮的女中音介绍:“大家好好看看吧!……他们真的让我很感动,自己出钱出力,几年了,每天来到这里,为了他们的信仰,为了我们大家了解真实的一切……”

难忘03年12月25日——圣诞节下午的鱼尾狮,大桥下面,左边成年人在舒缓优美的音乐中炼功,右边是明慧学校的小朋友在背诵师父的经文——《富而有德》、《真修》、《心自明》。朗朗的童音飘来,声声入耳,清澈纯真,动人心弦。过往的游客惊诧而新奇的看着这一幕,当时的场真的非常纯净。

后来,小弟子们加入了分发资料的行列。他们可认真积极了,像一只只花园里穿梭翩跹的蝴蝶,把福音送给人们。两岁的小如意由爸爸牵着手,摇摇晃晃的跑跑走走,举着传单,大眼睛黑又亮,煞是可爱。

(二)巧遇大陆同修

在鱼尾狮有时会遇到大陆的同修。

有的百感交集,抱着新加坡学员就哭。

有的在人流中老远的就向我们合十,亲切的微笑,点头致意。

有位四十五六岁干部模样的男人坦言:“我看过十七本师父的书,炼过半年。”

有的凑近我身边,低声道:“我还炼!有新经文吗?”目不斜视,不动声色的随人群向前走,我跟上她,一边大声对众人讲真象,一边悄悄的塞经文,放兜儿里。

一位大婶坐在石凳上,看了我们好一会儿,点头道:“大势所趋,挡不住!”我递给她资料,她微一颔首,说:“都知道,都知道……同心来世间。”我恍然明白,她含笑点头。

有个北方人听完真象,爽朗的道:“你跟他说。”他指着前面的中年男子,“他原来是点儿长,刚镇压就放弃了。”他大步上前,拍着那人的肩膀,半开玩笑的调侃:“老张啊,接着炼吧?!”那位老张有点尴尬,待周围人少了,向我讲了他的疑惑和障碍,交流后,他深受触动,叹气:“不出国,看不明白,就误了。”

最近国内的同修告诉我们:“遍地开花,都走出来了。”把他们分发的精巧的护身符拿给我看。

最难忘的是一位来自上海的阿姨。

2003年的一天,游客们大都离开展板,慢慢向旅游车走去。她快速径直向我走来,50岁左右,乌黑的头发挽在脑后,淡绿色衬衫,朴素而利落。深邃的目光直看到我心里,不同寻常,又有那么点默契的亲切。她握着我的手,压低声音激动的说:“谢谢你们!真的要好好谢谢你们,你们给了我很大的支持!过去我们单位没人知道法轮功到底怎么回事,他们看我这样,估计也许是这样。我在洗脑班被关过六十多天……”

她以那样深沉又诚挚的声音,由衷的感慨:“每一关每一难呐,就是看你是不是百分之百的坚信这个修佛道神的法,那真是像师父说的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有一点儿不信,一点的迷惑,都过不了关。很多同修吃了太多的苦,承受了很大的磨难,关过不去就又写保证,出来了声明又進去,反反复复,过不去关。但你真要不怕它,闯过去了,它反而怕你了。真是这样……”我注意到她明净的宽额,不知怎么,感觉到她额头细腻坚实的质地。

“好几次都是我老头儿把他们挡在门外,骂回去的。”我转头看五、六步外的丈夫,高大略胖,戴眼镜,红脸,静静的为妻子观望守护着。她悄悄告诉我:那个不停的对着你们脸拍照的是国安队的特务。”我想起了,刚才是有这么个人。我问:“新经文,有吗?”“有!我们那边资料挺全的,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只是不断的有人被抓,反反复复过关,吃了太多的苦……”

这时她丈夫走来,示意可以了,快开车了。她再一次向我们道谢,我望着她坚定的神情,搏尽闯关的劲头,不禁眼底湿热,可敬的同修!我对她说再见,又向她丈夫说:“谢谢您,叔叔!继续好好保护她!”

大概是去年农历新年后吧!巧了,我前前后后讲真象,发资料,都会遇到她热情的目光和亲切的微笑,直觉是一个非常好的有缘人。三十多岁,修长而丰满,棕黄色的套装,红润的鹅蛋脸,明眸如水,温柔秀美,丰厚饱满的双唇漾着深深的笑意。一家三口,十岁左右的儿子,我递资料过去,她丈夫爽快的朗声道:“有了!”她含笑问:“天天来吗?”我说有空就来。“真——好!”她发自内心缓缓的说,理解中还有几分羡慕。

随人流回返时,他们一家转过来,儿子跑到我跟前要资料,她快步走来,悄悄的说:“多给我一些,我是同修!谢谢你们!!”我说呢,那种和煦的亲切是更深的缘,绝非偶然。

我们短暂相遇又分别,远远的,她站在草坡上朝我挥手微笑,我向她招手致意。可亲可敬的大陆同修,虽然我们远隔千山万水,重重阻隔,但我们的心连在一起……

(三)鱼尾狮的同修们

鱼尾狮的同修们常令我非常感动,他们默默付出,扎扎实实,不显示,不抱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风雨无阻,从不间断。

高个儿、头发斑白的G先生正蹲着用手绢擦拭图片,图片直观生动,重点突出。地上的资料齐全,多种多样,井井有条,干净整洁。他准备的公文包似的大型袋子装图片,支撑展板的小铁架子。两个长方形盒子,一个装录音机,另一个放卡带、小夹子、电池等……专业又利落。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的用心细心,让我感到惭愧。

S阿姨随着人流缓速“播音”,亲切悦耳:“各位先生、女士们,早上好!法轮大法已经洪传全世界六十多个国家了……”除标准的华语外,有时还根据需要讲广东话和英文。

那边H先生和太太正彬彬有礼的向游人赠送资料。好几位学员也笑盈盈的静候着。

在燥热的骄阳下,倾盆的大雨中,每天下午六十六岁的C先生,总是背着、扛着、提着五十多斤的资料、图片早来晚走。他家很远,搭地铁加步行要一个多小时。由于大多数人上班,只能抽空来,这样一来繁重的搬运工作就落在退休的他身上。(连年轻人偶尔背一会儿就肩膀酸痛,感觉吃力。)五年了,他默默承担,任劳任怨。风雨无阻,雷打不动。汗水、雨水浸湿他的衣服,克服了多少艰辛困苦,真不容易呀!他红脸膛,镜片后的眼神是孩童的单纯与长者的慈祥的奇妙混合。他耿直朴实又忠厚宽容,也许性格中有点腼腆吧,他拙于辞令,没有一点显示心。他嘿嘿笑着,好商量的应对着警方的干扰盘查,一脸的慈祥和气、真诚善良,好脾气的化解矛盾。他待人好,没有分别,连被疑心是特务的人都说他好。看他打坐,那种铮铮铁骨,端庄的威仪,充满信心与能量。“在这个世界上,”他对游客说,“你找没找到,有什么东西能比真、善、忍更好的了?!”

来鱼尾狮的同修,有八十多岁的老人,也有两岁的幼儿。还有孕妇,抱着婴儿母亲。

一位马来西亚籍的女学员领着九岁的儿子来炼功,擅长舞蹈的年轻妈妈一上一下冲灌的曼妙轻盈的动作姿态,小男孩认真专注的样子,引来游客啧啧赞叹:“真漂亮!”

前年,一位日本女学员来过一段时间。她皮肤细腻,白嫩粉红,温婉秀逸,端庄沉静,炼功时周身似沐浴着白亮的光,眉宇间的清气沁人心脾。

金发碧眼的西人学员也不时加入其中,他们朝气蓬勃,轮廓鲜明的异族面孔拓展了游客心中大法洪传的范围,增强了说服力。他们笑容可掬的向游客走来,赠送传单,自信俊朗的风采富于感染力。

有位澳大利亚姑娘炼功的神态很耐看:闪亮的金发随意扎了个马尾,白T恤上是“真、善、忍”三个大字。双目微闭,端坐在那儿。全身心的沉浸在美妙祥和的意境中,嘴角儿上翘含笑,那么纯朴,洋溢着源远流长的生命的喜悦——大法一粒子的幸福。

(四)干扰

“神佛世上走 邪恶心生愁。”(《洪吟(二)》) 这边洪法讲真象,那边恨得直咬牙。 中领馆不断的干扰滋事,特务、便衣忙不迭的拍照、录像。由于经济利益的驱使,新加坡受中共影响很大,媒体从未正面报道过大法。警察一接到举报投诉就来抄学员的登记,没收展板和资料。

去年六月的一天下午,警方出动警车到桥洞下,在学员们炼功的斜对面,两架相机齐上,一个是普通的,一个是数码的。调焦距,伸长的样子像枪似的对准这边。从动功到静功,近两个小时,几乎从头拍到尾。学员们岿然不动,从七八十岁的老人到八岁的幼童,照旧炼功、发资料。略微的疲惫困倦一扫而光,更加精神起来,同心同德,做得更好。快到六点钟全球法轮功学员齐发正念时,警车悄然离去。

2003年两位女同修由于在旅游点的讲真象和向警方邮寄真象光碟,(15个月后)于2004年5月被新加坡警方以与“非法集会”、“分发和拥有无准证光碟”有关的控状控上法庭。半年来,案子一延再延,11月底12月初的首轮审讯结束。今年1月下旬2月初将再次上庭。

两位当事人都是年幼孩子的母亲,家庭主妇。小程怀着孕,推着婴儿车上的几个月大的女儿,领着跑来跑去的五岁的儿子,还在发真象资料;才华把余钱几乎都用在奔赴大型法会和买真象资料上,衣着朴素。她们讲真象是善良之举,非但不应被控,而且是令人敬佩的。

同修们自发的纷纷来到鱼尾狮炼功点,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与迫害。静默中,只听波涛拍岸,强劲有力,只觉得一道道金光,箭一般飞射穿越,天目中黄澄澄、明晃晃的法轮在旋转……周身充满能量。

鱼尾狮,昼夜喷水不止的鱼尾狮,记载沧桑历史的缓缓流淌的新加坡河,曾听到也一定记得新加坡法轮功学员每年农历新年给师尊拜年的歌声:“弟子在新的一年里要把法学好”(2003年)“唯愿师尊笑,唯愿师尊笑……”(2004年)

不妥之处,望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