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众生和自身修炼息息相关


【明慧网2005年10月1日】

敬爱的师尊,各位同修:

我是悉尼的法轮功修炼者,于1998年10月得法,至今已在大法中修炼近七年了。修炼的路上有很多被佛法震撼的时候,也有许多过关时剜心刻骨的痛苦时刻。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今天,深感佛恩浩荡,大法无边。“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个人体悟,只要自己有一颗上進的心,有勇气面对和割舍自己的执著,那么自己的生命就会在大法的洗涤中得到归正,从而利己利人,达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今天,我想用自己在家庭中修炼的体会同大家交流一下:救度众生和自身修炼息息相关。

师尊在讲法中告诉我们,一个地区的学员修得好,那个地区的法就洪扬得好;以及,只要学习学好了就能考上大学的道理。我理解第一句话师尊告诉了我们个人修炼和救度众生的密切关系,第二句话告诉了我们修炼中要踏踏实实,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没有捷径可走的道理。

我在自己修炼的过程中也有这样的体会,就是只要自己修炼好了,开创的环境就好,得益的众生就多;自己做的不好时,讲出去的真象也没人要听,尤其是自己身边的亲人,他们对大法的态度,和对我所讲真象的接受情况,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我为人的印象,以及我自己当时心态是否慈悲很有关系。从我先生的变化上,我就有很深刻的体会。

我的先生,他就象是安排在我身边的试金石。从我个人修炼一开始到今天,只要有我需要修去的东西,就首先会演化成一种表面上来自于他给我的磨难。先生来自于一个传统的宗教家庭。由于决定离开宗教,坚修大法,我当时受到来自他家庭和教会很大的压力。大法被迫害后,由于邪恶的煽动造谣,家里的环境就变得更严峻了,当初的日子还真不好过。但凭着坚定修炼这一念,我还是堂堂正正的走了过来。全面开始向世人讲真象后,先生更成了我第一个讲真象的对象。从他那儿我不仅得到讲真象的磨炼;而且随着他渐渐的明白真象,他生出了对大法的正念;如今他成了我讲真象的活传媒、好帮手。

先生是一个很外向的欧洲人,路上碰到不认识的人他也会经常打招呼;尤其因为他找了一个中国太太,就特别喜欢和中国人打招呼。当他明白我们同世人讲真象的目地后,就更主动的同中国人搭话:“你好吗?你是中国人吗?你有没有听说过法轮功?”不管是谁,他往往开门见山就谈到法轮功的话题,然后再让我仔细的跟他们讲。

他这种单纯不带观念的行为使我看到自己的差距。我在常人社会是一个不好意思随便同人打招呼的人,先生的外向性格,帮了我的大忙,否则很多众生可能就因为我的不好意思而在我眼前错过了。我们几乎是一出去,路上碰到和中国人讲话的机会就讲;有几处我们经常吃饭的地方把我们的名字叫“法轮功”。许多人通过和我们聊天,和读了我们带去的真象资料而明白了真象,在一个餐馆里,有几个人要学功和看书,一位经理还把大法介绍给了她的母亲。

先生以前有腿疼的毛病,总是看不好,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揪心疼几天,后来在不知不觉中就好了;单位里别人轮不到加班,老板却老是把赚钱的机会给他;我说这都是你讲真象的福报,他也很高兴。有一次他告诉我,他到一个购物中心向一家店里的中国老板讲真象,没想到碰到里面的一个伙计,讲了一大堆法轮功的坏话。先生说今天讲的效果不好。我说没关系,明天再去把今天的损失补回来。话虽如此,我其实并没有指望他真会去讲;没想到,第二天他下班告诉我,已经重新去讲过了。我觉得他真了不起,就说,你现在象大法弟子一样那么有勇气。

有一天晚上,他让我打下他母语的真象材料,偷偷的塞進他父母家的信箱;还说偷偷做是为了不让他们知道是我们放的,父母就会不带观念去看;还挺有智慧的。第二天,他的父母迫不及待的告诉我,他们读到法轮功的真象资料,并说法轮功修炼者是比他们基督徒还要好的好人;他们觉得很纳闷:为什么送资料的人知道他们的母语?他们猜一定是当地市政厅的人提供的信息。我们俩心照不宣。

我知道先生能做得那么好,离不开我平时在家里讲真象打下的坚实的基础。他明白修炼法轮功的人是真正的好人,他们不应受迫害;更重要的是个人修炼中我一直认真的圆容好家庭。由于先生的工作忙,家里家外事基本上全是我一个人操心,家里和孩子都一直搞得干干净净,照顾得好好的;孩子的学习和教育我也从不放松;碰到大家小家有什么矛盾,我也总是放宽度量不去计较,而且引导先生也从修炼人的眼光看问题;所以先生总是在别人的面前夸他的太太,说自己的太太素养高,是难得的好人。我们的生活很和谐。偶尔有时我特别忙的时候,家里照顾得比较少时,他也不象刚开始那样抱怨了;而我就尽量安排好做大法工作的时间,尽量不影响到他们,使家里有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

“大法学员在哪里人们都说你这个人真是太好了,这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形式去修炼所展现出来的状态。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你就等于是没有按照我说的话去做,没有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

我悟到,修炼了,并不是生活中的事可以忽略了,我们这一法门恰恰是要求我们在实际生活中,在和常人的交往中修炼,我们和常人还是那样一种关系,不同的是我们体现出的心性。

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我发现先生今天敬重我的一些地方,正是那些他以前给我制造麻烦和让我过关时,我坚守的原则。法是有标准的,修炼人惟有按法的标准堂堂正正的走过来,才真正能够做到证实大法。我深深体会在家庭中实修的重要性,的确是自己做好了,法一定就洪扬得好。往往就在这些不那么轰轰烈烈的小事情中,我们改变着家庭和社会,改变着周围的空间场,感化着周围的众生。

另外,个人修炼也直接影响到我们这个大法弟子的集体,整体凝聚力的问题。师父说:“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当我们协调不好,在救度众生上造成损失,其实根源还是在个人的修炼上。我发现每当我心存善念,想同修好时,同修就会越做越好,身上的闪光点会更加灿烂的展现出来,然后又反馈成对我的帮助。每当此时,我总是禁不住感叹大法的伟大,感叹修正法的荣幸。同时,那一瞬间由于我们都同化了法,我们就成为了牢不可破的一个整体,成了大法中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我体察到这种整体的感受,不同于由情派生出的小团体的团结;没有更喜欢谁,更不喜欢谁;以及和谁谈得来,和谁谈不来。往往当我们形成一个个自己觉得比较舒服的固定的小圈子后,我们就开始和整体有了间隔。时间一长,由于很随便了,就会不注意修口,就容易滋养自己的魔性。

不变的眼光和观念也会造成同修之间的间隔。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这双眼睛能够把我们现有物质空间的东西固定到这种状态,除此之外,它没有什么大的本事了。”既然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不一定是真象,事物也不会一成不变的;那我又何必去执著自己记忆中看到的呢?我自身的观念和业力,使我有时会误解了同修,还无意的造成一种内耗。

我们地区的同修经常探讨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有一些国家的大法弟子做的那么好,他们的政府表现那么好?看到同他们的差距之后,我们很想改变这个现状,解决当前面临的问题。我觉得这一切都回到一个修炼的根本问题;这不是参照一下别人的方式,或采用什么手法就能解决的问题。就象一个老师没有偏心的教一班学生;但听不听话,耕不耕耘是每一个学生自己的问题。几年后学习扎实用功的学生越来越优秀,不用功不花工夫的学生积累的问题越来越多,差距就这样拉开了。我们地区如果没做好,其实就是我们的基本功没抓好,没有实修,没有脚踏实地的去做三件事;到今天这个状况每一个人都在其中。尤其是我,当碰到一些整体上重大的问题不知如何解决时往往就放弃了。比如最近当我看到一些整体协调的轰轰烈烈的项目和活动并没有什么成果,救人的成效不大时,产生了一种对整体协调的灰心,想去做自己认为更实实在在的小事;实质是逃避了我修炼中碰到的问题,不想去思考它,面对它;所以至今我对这个问题还是认识不清。

在我修炼的过程中我还发现,许多我感到非常神圣的时刻,并不一定是在做大事的时候,有时发生的事很小很不起眼,但由于我的心态达到了法的标准,由于我把这些细微的事情当作是修炼向内找时,那种心灵提升的感觉真是无以言表;而相反在一些比较大比较关键的事情上,自己没有达到法的要求,如,由于忙于做事,就以此为由忽视个人修炼时,不管事情表面上看来多么神圣,而且似乎自己在大法中修炼,大法的工作也在做,并且做得越多越踏实,实则是“愚迷妄想西天路,瞎摸夜走捞月亮。”(《有为》)我体会到有很多时候的神圣,是这种正法洪势带来的神圣,是身为其中参与了就有的那种神圣,其实是法的神圣;而在逆境中,在考验面前,当自己能够超越自己,战胜自己后天的观念,不受这个物质空间的肉身摆布时,那时才能修出自我形像的功,才能真正的能体会到修炼中的神圣。

我们大法弟子配合正法形势在人间组织一些整体上的大型的讲真象活动,在人间的确造成了宏观上的社会效应、媒体效应等,从而加强正法洪势在人间的体现,这是大法弟子跟上正法進程,很重要的、必不可少的一个方面。然而,真正要让大法在人们心中生根发芽,扎扎实实的达到救度世人的目地,除了这些跟上進程的宏观活动外,是需要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在日常生活中身体力行的同化真善忍,达到法在不同层次上对我们的要求的。那么无论我们是在工作单位、家庭、还是在社会上,人们会由于我们所带的纯正的能量场,体现出的纯善行为,对大法产生正念;否则,无论我们参加的活动多么多,如果不是以大法弟子的心态在做大法的事,如果带着求心,就会使许多事情达不到意想的效果。很多活动,如果只注重表面上的参与,却缺乏真正救人的慈悲心,或者由于求安逸和依赖心,而逃避了一些踏踏实实的艰苦的实修过程,有些活动最后就变成了象在为自己搞,得到的只是表面上的心安理得,实质起不了救度众生的作用。

说来说去,一切都回到修炼的根本问题。最近同我父亲讲真象的一段经历,使我更体悟到,修炼真的不是唱高调,也不是摆样子,更不是靠事先准备好就能解决问题的。修炼就是踏踏实实的一步一个脚印,唯有学好法,向内找,勇于改变自己,才能得到提升的。无论在外面我表现的如何好,在街上讲真象对陌生人表现得如何容忍,无论我谈体会时的发言如何的激昂,我都是在想象中和表面上达到了法的标准;如果我不能对有缺点的家里人慈悲,对还有执著的我的同修产生慈悲,不能真正的对世人慈悲,那我根本没有真正的在修炼。

我希望通过这次法会的交流,我们澳大利亚的大法弟子能去掉对彼此的观念,形成整体,互相帮助,象一家人一样的相互扶持,精進实修,共同圆满随师还。

最后,我想以《洪吟》中的《实修》和大家共勉:“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5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