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


【明慧网2005年10月10日】记得是五月二十号晚九点,和一位同修共同发正念,前五分钟清理完自己,刚一立掌,我看见我每个指尖都有一尊小佛,晶莹剔透,闪闪发光,这光直达很深的空间。我守住心性,守住一个“灭”字并请师父加持;换“莲花掌”时,空间场中有许多淡紫色的莲花在飞舞,这莲花也是晶莹剔透紫光闪闪,我守住心性,默默告诉自己:这是师尊的鼓励,不能生欢喜心。这次正念效果特别好,感觉也特别好。发完正念,和同修就此事切磋,我们一致认为这是师父鼓励我们,今后要努力学好法,把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做得更好,让师父多一点欣慰少一点操劳。

事后,也就没再多想什么。

大概月余左右,我无意中听到一位同修和辅导员在议论我,使我心中豁然一亮,一下明白了:修炼,就是每一次面临大小选择的时候都选择法、选择正念。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五月中旬,一同修突然被恶警绑架,同修们考虑到我的安全问题,在另外地区给我找了一份工作。几位同修再三催促,当时我想:修炼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或许是师父的安排,走就走吧,只要不脱离修炼环境,到哪儿都是证实法!

谁知,到那儿却意外的遇到一位能修电脑和打印机的同修(其实这是师尊的安排)。我喜出望外,因为我所在地区资料点的设备轮番坏,电脑坏罢打印机坏,实在没法子,就要带到几百里以外的地区去修理,很不方便,再加上这次这位同修出事,上网点瘫痪,“明慧”、“正见”的材料也没地方下载了,同修们正犯愁呢,我这一趟,两个问题都解决了,我当然非常高兴。

我没有迟疑,毫不犹豫,立即放弃那份工作,带着同修帮我们买的“U盘”,返回去。从此往来穿梭于这两个地区。这一跑就是两个月,直到把已坏的设备全部修好,把上网点从新建好。这期间,带着设备两地跑所担的风险自不必说,生活上往往一个馒头两根黄瓜坚持一天,更没法子喝水,时至六、七月份,高温加焦渴,那滋味可想而知。

我后来无意中所听到的,正是同修与辅导员为这事儿夸我呢。其实,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谁都会这样做的。我不会为之所动,但是,我为此联想到了文章开头师尊对我的鼓励,回想到了六年修炼历程的每次选择。

其实,我的修炼历程非常简单:邪恶打压的开始,我并没有走出来,那时我得法不到一个月,眼看着辅导员和坚定的同修,被抓的抓,判的判,我懵了。直到2003年7月11日,一位被关了三年,刚刚放回来不到半年的同修,再次从家中被绑架,我才走出来。我们那儿是重灾区。那时,我找不到同修,找不到资料点,没办法,买几张红纸,裁成32开,里面写上自编的真象内容,红的一面用隶书写上“法轮大法好”。就这样,在家写两天出去发一天,几个月下来,我所在地区30公里以内的集镇、村庄,我跑了个遍。直到一位知道资料点的同修找到我,才结束了这段自编自发真象材料的历史。这期间,有一次,我骑自行车,往返90多公里,把真象资料撒到了关押这位同修的洗脑班的院内。

我们处在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所以我们也就有着特殊的修炼方式,虽然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我们不承认,但是,事实使我们必须学会选择!每次选择,就是生与死的考验;每一次选择,就是选择生与死;在选择中升华,还是在选择中消亡!这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之路。在选择中我哭过,我笑过,我孤独过;我苦过,我甜过。我在选择中成熟,我在选择中升华。在选择中,我离师父越来越近,时时感觉到师尊就在身边。

有一次,到一边远地区发真象资料,那里我从没有去过,回来的路上,听路人讲:“这条河,上下三十里,就这一座石板桥。”可在回来时,我恰好就走在了这座桥上,如果没有师父法身的引导,那天到半夜我也回不了家。还有一次,临出门时,我对师父说:“师尊,今天的行程请您帮助,因为我刚到这里,环境不熟,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我一切听您的。”结果,一出门,一条黄沙铺的路面展现在眼前,我顺着这条路到了一个很大的村庄。昨天刚下过雨,道路非常泥泞,可这泥就是不沾我的车子,看起来无法走的地方,我的自行车都能通过。进村时,村里的一群狗不仅不咬,反而象迎接主人一样,围着我摇尾撒欢。那天做的非常顺。出村时,还是那群狗,一直把我送出村很远,摇着尾巴向我告别。

更神奇的是:有一次,我到二十公里外的集镇上发资料,出发不到五公里,我就隐隐感到自行车前轮有异常,当时我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有师父保护,绝对不会有事儿。就这样,发完资料,返回家,已是下午六点,一切正常。到家边儿一个修车点儿时,我忽然想到上午感到车异常,顺便让他看看,结果修车人卸下前轮忽然惊叫起来:“我的妈呀,您老太太真是福大命大呀!这前轴断成这样儿了,您还能骑呀?”说着手托着断成两截的前轴让我看。我深感大法无所不能。我顺便就此向修车人洪了法,最后我说:“如果没有师尊的保护,我绝对不可能骑着断了前主轴的自行车跑至少七十华里,而且有三分之二的路都是坎坷不平的乡村土路。”修车人连说:神啦,神啦!

在选择中,象这样神奇的例子还有很多。例如,我到一个非常邪恶的乡镇发资料,中午,乡政府的大门洞里有很多人纳凉,我进不去,求师父帮助,结果不一会儿,一个闪电,一个炸雷,一阵狂风暴雨,纳凉的人们都回去睡午觉。转眼,雨停了,整个乡政府大院静静的,我如入无人之境,把乡政府大院发个遍,一个房间都不落,警车上、法庭门口,都放上了真象光盘,足有二十分钟,一个人都没出现,我顺利离开。

还有一次,我到外地修打印机,正等车时,忽然,大粒的雨点砸了下来,我急忙求师父:“师父呀,我淋点雨不要紧,机器不能淋雨呀,同修们都在盼着这机器呐。”一会儿车来了,上车后,我一看,不但机器没淋雨,我身上连个雨点也没有。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这里不再一一列举。

总之,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只要你选择了修炼,只要你站在法的基点上去做,只要你有这个心,有做的过程,一切都有师父安排。

我无意证实自己,我只不过是想告诉至今仍没走出来的同修,无论你是什么原因,什么理由,你都是选择了“为私”,未来的新宇宙是不会接纳“为私”的生命的!

个人所悟,层次所限,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批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