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刚刚得法学员的心声


【明慧网2005年10月12日】我是一名在2005年8月才得法的学员。起初有这样的想法,学得这么晚,我还能圆满吗?但看过数遍书后我想,这样的想法应该从意识的最深处除去,否则和带着病的人想病好不是一样了吗?到现在我则是想,我当然会圆满,师父会安排这一切,对于我而言,需要的是对法的正信。任何看起来是合理的猜想与推理,都是人念,一念在顶,神念旁落,没有神的支撑,人就会被邪恶在不知不觉中逐渐侵蚀。

我的得法过程,看起来是比较平常的,但事后想起来,每一个环节都是那么精准、到位。在一位朋友与我讲了一些修炼之道后,我的入门过程由此拉开。先是碰到了一位年轻人,而她刚刚从我这个朋友公司离职,因此也就无所顾忌了,她说朋友的公司有人看《转法轮》,我说那有什么?她说,如果公司的负责人不看,下面的人敢看吗?过了数天,我单位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大哥在一次偶谈中,聊了起来,说政府对于法轮功的宣传都是假的。

正是这两次铺垫让我的意识中产生了可能那位朋友,或许要与我谈法轮功。果然,在接下来的谈话中,他终于说出了他正在修炼的是什么法门。我一点都没有吃惊。当然事后我才想起来,这实际上都是师父的安排,在每一个合适的时机,都会给予我应当知道的东西。

在看完一遍大法书之后,我反应强烈。脚底不停地跳,还有发烫的感觉。

接下来,我开始了学法、炼功、同时修炼心性。这象一个人五官一样,眼、口、耳、鼻一个不能少,他们是协调、共生的,有了眼睛,没有嘴行吗?因此师父讲,不要单练动作,不看书学法;有动作、学法,在生活中还要提高心性,这些环节是有机的一体。没有这些整体的修炼,那一个人的修为就是有漏的,有缺陷的。有人心在,就会为邪恶所侵。

在一段时间之后,我开始讲真象、发正念。

所谓天安门自焚在电视台上造谣的那一幕,是害人不浅的,由此入手,也最容易把人们从假象中拉出来。一个重度烧伤的人,居然用白卫生布包裹了全身,当时人们看时,不会有什么想法,但现在我一说出这个镜头的不合理时,人们马上恍然大悟。“是啊,好象是不对。”

在说真象时,如果感到一时找不到话由,那就由时事谈起:今年矿难不断,死了多少挖煤人?怪就怪在,这个矿难是连续不断的。一说到此,没有一个人,不为此兴叹的。然后,当大家谈到,广州矿难中居然有当官的有股份,股份还不小,居然一年有挣上亿元的。现在这个小官儿,如此草菅人命,鱼肉乡里,就这么算了?政府在乎的是什么呢?挖煤问题没人管,倒是治法轮功投入了不少人力物力。中国的财政被人称为吃饭财政,收点税首先是用来养活公务员,还要進行大规模的武器购买,还要花巨资对付法轮功,他们哪还有钱管农民、煤矿?于是煤矿就不断塌,上访人员一波接一波。

为什么要对法轮功?事实上,仅仅一个数据够了,在1999年,法轮功学员人数已上亿,共产党员是几千万人,江泽民是无法容忍这样的现象的。哪有可能让一个民间组织超过共产党的?镇压由此开始。天安门自焚象一幕质量低劣的电视剧,只有煽情,细节太粗。而中国现在拍电视剧的水平,已经快把港台都甩后老远了,别说编这点“戏”,再大的戏都编的了。因此,说天安门自焚是在拍戏,人们是能接受的。这样的谈话,通常会让听话者最终承接正念。因为共产邪灵的恶,在法正人间的最后阶段,被逼到了无法隐身的地步,用去了大量的资源对付法轮功,以及其他社会问题,于是就出现了顾此失彼、漏洞百出的种种现报。

在讲真象的方式上,则是利用各个可能的时机,朋友、同事、亲戚,凡你能碰到的人,皆是有缘人,争取不放过救度机会。我们在依照常人的思维方式来讲理,但依托的源泉却是神的力量。任何一种选择,如果一念之间,是以神的一念代替人的一念,那么他什么都做得成。

为什么有的人可以把条幅挂在天安门广场,而能安然无恙,有的人却不行。因为,精進的修炼者已然可以生活在人世间,却拥有了觉者的清醒,他所在之处,邪恶已经够不着他了。

发正念,则是尽可能地多利用任何一个时间点。不能立掌,就用意念想,十六字口诀,我字字都能清晰地显现在脑海中。

人念时时都纠缠着任何在这个层次中的人,修炼者就是要尽除执著,修去人心。如此,在做三件事时,正念才会强。

回想我得法以来这短暂的几个月,自身方方面面的变化实在太大了。真正修行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体验。无一事,不是在为了自己,但又无一事,不能执著而行。玄妙的一切,都平平常常,似幻似真的显现在了我的面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