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自己的亲朋好友一个不落的明白真象


【明慧网2005年10月13日】我们每个人,都有许多亲朋好友、家属子女,如果从家人开始,一个不漏的去讲真象,做到讲一个明白一个,他们明白后,又会以常人讲真象的形式去讲,一传十,十传百,这样对讲真象能起到推动作用。

给家人讲真象是有难度的。朋友之间、同学、熟人之间,他再听不進去,也不会与你吵起来。家人可以毫无顾忌的在你给他们讲真象时,打断你的话,强迫你不许再讲下去,他们可以毫无顾忌的和你大吵大闹,他们还可以畅所欲言的把他们所认为的“观点”说出来。其实,这正是我们讲真象的突破点。

首先,讲真象前一定要理智,要正念正行,常人的一切不理智举动,都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所操控的,如果你和他对着干起来,正中了旧势力的圈套,在他们与你大吵大闹时,你检查一下自己,是否带着最大的慈悲与救度世人的心态去讲真象?是否有强烈的争斗心?如果你用能熔化钢铁般的慈悲心去救度他,你会发现,他吵一会就会安静下来。师父在《洪吟(二)》中讲:“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当他们把他们的所谓“观点”亮出来时,不正是需要我们用真象这把钥匙,打开他们心锁的时候吗?这就要求我们平时多学法,多看真象资料,在你讲真象时,就会滔滔不绝的从你口中讲出来。

我于2000年得法,在得法后的几年里,家里人、亲戚都拼命的反对,我在邪恶迫害与亲朋好友的压力下,坚持不懈的讲真象,仅今年一年就有四名亲属走入大法,除一位党员还没退出外,其余全部退出邪党。

2000年7月,我被当地公安局绑架,劳教两年,当时女儿正放假在家,见到我被绑架,四处求救,她找到公安局要人,找律师,找熟人,托同学,所有的人都告诉她没办法,有位律师很同情的告诉她,上边有精神,不许接法轮功的案子,这时她似乎明白了许多,也知道没希望了。她又去看望高中老师,并把我的情况告诉了老师,老师说:“你要想救你妈妈,就不能同情法轮功,必须与法轮功划清界限。”因为女儿是常人,她认为,反对我炼功是唯一可以保证我以后再不被骚扰的好办法,从此以后,她不停的往劳教所写信,在信中诋毁大法,探望我时,用情、眼泪打动我的心,久而久之,她被另外空间的邪恶操控的仇恨大法的情绪越来越强烈。两年后我回到了家,在她放假期间,我不停的给她讲真象,她不但不听,反而诽谤大法,骂师父,甚至用与我脱离母女关系相威胁,我当时想,她每骂一次师父、骂一次大法,就向毁灭走近了一步。为了不让她再诋毁师父和大法,我的怕心起来了,不敢再向她讲真象,甚至于炼功时都是偷偷摸摸的。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我不断的为自己的怕心找借口,我的这种所谓的借口不正是把她推向淘汰了吗?还自欺欺人的将这个邪悟的歪理粉饰成慈悲心。她嘴上不说了,可心里是仇恨大法的呀。

师父这次正法只看众生对法的态度,家中的环境有压力,不正是我应该圆容的吗?怕心出来了,谁高兴?——邪恶高兴。连我家里的众生都不明真象,都救度不了,还算什么正法期间的大法弟子?我认识到,邪恶无孔不入,控制着我周围的人,让我产生畏难心,产生怕心,找到了症结后,每天发正念时,正念铲除家中每个人背后的邪恶,请师父加持,把真、善、忍打到每一个生命的最微观中去,仅仅几天,我的怕心没有了,我又开始给女儿讲真象时,发现她的态度不一样了,她忽然间问了好多想了解的问题(其实我都讲过),我趁势向她说:“你应该了解一下法轮功,你连法轮功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就人云亦云,这不是一个没头脑的人吗?如果你看后,真的认为不好,再反对也不晚。”她忽然间说:“行!”我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在加持我,并慈悲呵护着每一个有缘的人,她拿起书,从晚九点一直看到深夜三点。第二天就把《转法轮》通读完,慈悲的师父第二天便给她开了天目,得法后,她好象完全变了一个人,总是埋怨我为什么不早给她讲,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其实我都给她讲过,表面上看,是她的抵触情绪,根本没听,实际上,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封闭着她,不让她听進去,当她背后的邪恶被清除之后,她本性的一面开启了,也就听進去了,看来,发正念清除这些人背后的邪恶是十分重要的,邪恶被铲除了,看似很难的事就会迎刃而解。

一年来,她在学校讲真象、发资料,毕业后,在单位讲,参加校庆时给高中同学、老师讲,现在每天都要出去发真象资料,十分精進。象这种情况的亲朋好友,如果我们不下大力量讲清真象,就会造成很多人不明真象,如果是别人给她们讲真象,她们会给面子,敷衍着说。这种人大有人在。所以,不要把我们身边的这样的人推给别人,不能造成“已明真象”中的一种假象。

我的弟媳是街道办事处专管迫害法轮功人员的主任,从一开始,我就将资料送给她让她看,再加上她所管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人人都给她讲,她慢慢的明白了师尊下世度人。为了帮助她摆脱共产邪灵对她的利用,我坐火车到她家去讲真象,三天之后,她决定退出共产恶党,并让我把她家供的毛魔头的像、像章还有其它法门的东西,统统背回我家处理掉。现在她已辞去办事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这项“工作”,并且走入了大法。

我把我家中的每位亲属、我的同学、朋友、同事的情况记在本上,按计划安排好路线,安排时间,挨家去讲,每家准备一份真象资料,没讲明白的过几天再去,就这样,我从北京到石家庄、山西、河北像走亲戚一样,一家一家的讲,讲不明白不回家,所到的家中,大多数都退了党、团、队,极个别的几个说想退时再告诉我。今年已有四个人正式走入法中,有一位早已不修的老学员,2005年劝其退党后,又从新回到法中来。

师父说:“你们记住了,你们才是今天人类社会的风流人物,你们才是众生最瞩目的生命,你们也是决定着人世间每一个人未来的生命!”(《2005年加拿大法会讲法》)我们是肩负着救度世人的重大使命的大法弟子,我们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那些至今还没走出来的学员,想想那么多的众生,眼巴巴的盼着我们去救他们,而我们却抱着人世间的各种心,不敢走出来,那么多生命因为我们的执著而不能得救,我们这是在犯罪呀!有怕心的同修,试着先从家中亲属讲起,同时积累自己讲真象的经验,尽快的、一步步的讲给其他人,不要认为他们“顽固不化”,有一颗熔化钢铁的慈悲之心就能救了他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