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毒针并不可怕

【明慧网2005年10月13日】《九评》发表以后,邪恶势力在全国大肆抓捕制作《九评》及发真象资料的大法学员,成都地区恶党就象黑社会一样,将大法弟子打昏装入口袋偷偷摸摸的绑架,有的恶人在菜市场或在街道边把小面包车开到大法弟子身边伸出两只手,连拉带拽的拉上车,他们既不穿警服也不开警车,更是到了背人的地方干。对于被抓走的大法学员他们用各种酷刑,残酷的折磨学员,仍不能使其妥协,邪恶疯狂了,他们就用最残忍的毒针向学员注射毒药,或强行灌大量的刺激中枢神经的药物,致使有些学员精神失常,当家人从洗脑班看守所或劳教所等地方接回家时,他们已被折磨得精神恍惚,同修围着发正念,念大法书都不见起色。有学员是学中医的,又对精神病专科有专长,于是同修中有人说,人肉身没有完全转化成高能量物质,可以用药物,使其精神镇静下来。学中医的同修给配了药吃后有一些好转,同修就以为是药物起了作用,针对这种情况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切磋,希望同修们在这最后的正法阶段,坚定正念,战胜邪恶,使邪恶用毒针、毒药迫害我们,干扰我们救度众生的阴谋破产。

2000年1月5日我被县610在工作岗位非法抓捕,在看守所关押了几个月,当时,610找来邪悟的原站长给我写转化信,我不理睬他们,他们就又请来家人拉拢、引诱,威胁,但这些都丝毫没有改变我对大法的正信。同时,在关押室我每天跟其他人讲真象,她们很快明白了大法好,她们跟着我学法炼功。邪恶610的关押室成了洪法、炼功的场所,他们怕极了。610一个得力干将对我说,我讲道理讲不赢你,说也说不过你,你是怎么说怎么有理,但是我要把你整得生不如死!几天后,我被他们强行关進精神病院,每天五花大绑的绑在病床上,强行打毒针,输液,大把大把的灌药。当我被打了第一针毒针后,头昏眼花,天昏地转全身无力,浑身颤抖、呕吐,嘴唇乌黑,不能起床,我知道自己这是中毒了,就紧闭双眼,任凭泪水鼻涕、口水流了一床。但我心里很明白,我告诉自己,邪恶并不可怕,一定要坚定主意识,“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邪恶伤害不了我的身体,主元神在另外空间,人的空间的药物怎么能制约另外空间呢。三天后,我丈夫来看我,他怎么也认不出来,他只见我全身肿大,双眼痴呆、浑身颤抖、头发蓬乱,把他惊呆了,他哭了,我告诉他要坚强,这一切都会过去。我说了两句话,心慌得要命,几乎昏倒,那种感觉真是生不如死,但是我坚持背《论语》、《洪吟》还有经文,一切正念从法中来,坚信自己“得法即是神”,所以我从来都没有一丝害怕,十几天后,身体就好一些了,我仍抓紧一切机会向精神病人及其他探视病人的人讲真象,我关心每一个精神病人,在她们不理智时,给她们端屎,端尿,喂饭、换卫生巾,洗澡擦身,打扫卫生,洗衣服。很快环境就好了一些,人人都说我好。

我想那些在迫害中精神失常的同修是不是在邪恶手拿毒针威胁、恐吓的时候,主意识被邪恶吓住了,或被施毒针后,想到注入毒针,会伤害身体,越想越害怕,从而使自己吓得精神失常。现在师父又讲了正念会制止邪恶的法,只要正念强,有师在,有无数的护法神,毒针就不会伤害我们的金刚不坏之体,个人悟到那些给精神失常的同修配镇静药也是不符合大法的,让我们正念铲除邪恶,帮助同修从新走進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之中。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