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狱中写给妻子的一封公开信

【明慧网2005年10月14日】下面是一位在狱中遭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写给妻子的一封公开信。这名法轮功学员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社会上公认的好人。1999年7.20恶党镇压迫害以后,因坚持信仰讲真象,先后5次被非法关押、并非法劳教一年。2005年被再次绑架,由610、国安操纵,区伪检察院、伪法院无理指控、非法审判,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三年。

* * * * * * * * *

妻:你好。

这是一封长信,是我写的最长的一封信。这里面有我这几年的心路历程,有我对家庭生活的眷恋,也有我对人生正道的一些认识和感悟。妻,请你用心阅读完毕,好吗?

谢谢你来看我,也谢谢所有亲人们的关怀。看守所的小餐厅成了我们会见的特定场所。餐桌上虽然摆放着不少号子里平常难以吃到的美味佳肴,此时此刻却也黯然失色。见面的时间过得飞快。

在家的日子,虽然一切都在不经意间自然而静静地流淌着,平平淡淡,但心里安然而踏实。因为有你和女儿在身边,能时刻感受到家人团聚的天伦之乐,和相依为命的和谐幸福。我渴望、向往这样的日子。在失去自由的环境里生活,苦涩而艰辛。我每天都在忍受着思念的孤寂和牵挂的煎熬。现在我只能期待自由的到来,早日回归到我们共同拥有的家园。

人生春秋40余载,我有过这样或那样的经历,也有过这样或那样的坎坷,遇到了你,能和你生活在一起,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有了一个完整的家。那颗迷茫、飘忽的心才有了相依相偎的感觉,我的感情才有了这最后的归宿。因此我十分珍惜我们的夫妻情缘。时下社会上所有男人身上的不良气息、行为,在我身上你都难以找到,甚至没有。特别是关乎良心、道德、品格我可以这么说,你的丈夫,是你最值得信赖、最具安全感的丈夫,这有明月可鉴,苍天为证。

在号子里生活了7个来月,在这里有人说:“老杨是我们这个号子里最值得尊重的人”,就连当初为难过我的人,事后一段时间亦对我说:“老杨,其实在心里我很佩服你的,我很想和你交个朋友,可是我觉得自己不配。”明白了真象后,人性的复苏是可喜的,我心里只有高兴和笑。有一次有人感慨地说:“除了老杨外,其他人大大小小都有些事才进来的,最该放的是老杨,老杨最冤枉。”闲聊的时候,有人对我说:“老杨,你是个可敬可信的人,和你在一起都觉得安全踏实。”也有人和其他人评价说:“其实,老杨人蛮正直、善良的,与世无争,又最有涵养。”

听到这些,我心里正是宽慰。其实,我无意执著于别人对我如何地评价,我只是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做了自己该做的,这一切只不过是自己修炼大法的一种自然流露和体现。

在号子里,除我之外,其他人都没有炼过法轮功,甚至没有接触过法轮功修炼者,可是他们中有些人却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法轮功的神奇。这些事实与现象很难使人不信。有一个刚进来的人,经常被“炒菜”(意即:脱掉裤子,露出屁股,扒在床沿,用鞋子抽打屁股),屁股被打得又红又青又紫,称之为“红烧鸡屁股”,坐也痛、卧也痛。我告诉过他一个护身的办法,过后几天,他高兴地伸出大拇指对我说:“老杨,你教我的办法真灵,我现在不疼痛。”还有一个因交通事故腰部受伤,留下了后遗症,久坐不适。我也告诉了他这个办法,过后几天又红又恰逢牙疼,连张嘴都困难,嘴唇周围都肿了,吃饭时只能慎之又慎地用勺子把饭菜送入口中,我说你继续用这个办法试试,二、三天后就痊愈了,正常了。我问他腰部感觉如何,他说感觉好多了。有一次,他双腿散盘坐在床上,心里一心一意的想着我告诉他的办法,过后休息时,他迫不及待地对我说他看到什么了,我听了后说:“你看到了旋转的法轮了!”他表示回家后一定把这个办法告诉自己的家人。

还有一个人当着“干部”的面,按照我告诉他的办法说:“法轮大法好”,当天晚上居然梦到了观音菩萨坐在莲花上抿着嘴对他微笑。我听后微笑的对他说:“你佛缘非浅啊!”

还有两个人都看到了同一个景象,只是时间不同,一个是在中午,一个是在晚上,此时的我都在打坐,可他们看到的是菩萨在打坐,持续了一段时间,想仔细看时,景象消失,看到的只是我。最近还有人看到我身体发光,如雨后彩虹,五颜六色,非常漂亮。这些事物、现象,不是你相信就有,你不相信就没有,现代科学也有它探索不到的未知领域。这些超常的现象,现代科学就难以解释和证实,如果冠之以“迷信”,就不是真正的科学态度。其实“迷信”二字不是科学名词,只是××党迫害善良的一顶政治帽子,一旦扣上了,就可以披着科学的外衣大打出手了。

妻,你知道我告诉了他们一个什么护身的办法吗?记得前些年你去云南西双版纳之前,我送了一张卡片,只是你没有带走。我们把这类卡片称为生命的护身符或福卡、平安符等,上面都有“法轮大法好”这五字真言,不用烧香不用求,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吉祥如意百病消,天灾人祸碰不着。请善良的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等。其实我告诉他们的办法就是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并告诉他们,如果信或觉得灵,就请转告自己的亲朋好友,这也是在做好事。平安时多念,必可增福益寿,危险时只需一个真念,即可救人于危难之中。妻,你也多念念吧,你不是嫌睡眠不好吗?只要你一心一意诚心的念,一定会帮助你的。

妻,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吗?结婚后26岁开始,为了生得一男半女,不知吃了多少药,直到29岁,连续4年都没有中断过。药物并没有使我达到目的,其间不得不接受手术治疗以求解决生育问题。此后不久,第一次婚姻走到了尽头。由于长时间的吃药,使我的身体常常产生不适,也带来了一些新问题。如:消化性溃疡,前列腺炎等,头痛脑热,感冒发烧更是家常便饭,药成为我生活中的伴侣。这时的我,身体消瘦,面色黄黑,母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已过花甲之年的她从辰溪赶来,照顾我的饮食起居。每天早上是红枣鸡蛋让我吃,这样,体重慢慢地增加了,脸上也有了一点血色,这给我母亲带来了几丝欣慰。然而这毕竟不能从根本上扭转身体的状况。以药为伴的生活把我的身体搞得一塌糊涂,身体的下坡路越走越快,尤其过了而立之年感觉更为明显,我只能将忧虑埋在心底。以前以吃药为主,锻炼为辅的保健方法彻底改变,走上了锻炼为主,逐渐摆脱了药物治疗的保健之路,特别对气功寄予了厚望。随着时间的推移,药物在我身上表现出的无奈,我对它的信心和希望破灭了,提起药物,就有一种厌恶和反感。

由于对药的绝望,我告别了药物,全心全意地进行气功锻炼。身体若有不适,一是挺,二是拖,拖不过了再上医院。除此之外,也有经济上的因素。在单位,我是典型的因病致贫者。由于身体的原因,我炼过不少气功,都没有使我达到祛病健身的目的,最后被我放弃,于是抱着半信半疑,试试看的态度,我萌发出炼法轮功的念头。这时有人告诉我说:“你先看看书,动作慢点学不要紧”。

这本书就是《转法轮》。书借回后,在晚上如饥似渴,一气呵成全部看完。心里豁然开朗,茅塞顿开明白了很多在人生的风雨中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有一种总算明白了的感觉,心中喜悦无法言表。法轮功是教人修炼的,能使人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多好啊。过去我想修炼,不知道怎么修,没人教,花了不少钱,到处去拜师求法。现在送到手中来了,又不用出家当和尚,不打乱人的生活方式,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符合人的生活状态去修炼,多方便呀。而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正是我渴望已久的。于是我真心实意的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大门。

在《转法轮》中,师父有云:“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所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戒烟。抽烟的瘾好是一个强烈的执著,对健康不利,又花钱增加经济负担,应该戒。戒了很多次没戒掉,通过炼功终于戒掉了,这也是我走入法轮功后迈出实修的第一步。一步一步走下来,一直走到了现在。

关于98年住院的事对家人的触动太大了,尤其是你。对我来说,这也是修炼中深刻的教训。使你们误解了法轮功,认为法轮功不让人吃药,再加上99年开始镇压法轮功后,电视、报纸等媒体的失实报道,更使你们认同了这一点。妻,其实不是这样啊。人生病就得上医院,这就是人的生活状态。再说我们师父在讲法中也明确告诫人,如果人觉得身体不舒服,有病了你赶快上医院。所以法轮功并没有让人不吃药或者炼法轮功不能吃药,在法轮功的所有书籍中都找不出这样的说法和意思。上不上医院,是否吃药,是个人的认识和把握问题,属于个人行为,法轮功对此没有戒律或规定,大法只是讲了修炼人与吃药的关系。说法轮功不让人吃药或不能吃药,电视、报纸等多种媒体的报道是别有用心的恶意曲解。

我们炼法轮功的人有的经常说这样一句话:“炼法轮功不用吃药了”,言下之意,就是身体健康了,用不着吃药、上医院了。理解或传言当中的口误,这也可能是引起误解的一种情况吧。

修炼的路是不平坦的,也是艰难险阻的。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开始都存在一个如何认识的问题。修炼中讲无求与正悟,炼功人心一定要正。这些年来,我的身体偶尔也有不适,但是通过修炼法轮功,都解决了,摆平了,也是修炼状态的体现。还有统计局的退休局长,唐清英,你是认识的,也因修炼法轮功与讲真象被非法判刑,她原有“乙肝”,为此她吃了不少药,但收效甚微,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很快康复正常。其实对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有关部门早就组织过医学专家和医务人员在北京、广东两地对法轮功修炼者作过一次健康抽样调查,结果表明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总有效率达97%和98%以上。其实在97年健康博览会上,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疗效就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吸引了众多的与会者。排队请求治病的人络绎不绝,上午的人挂下午的号,下午的人挂明天的号。由于法轮功的突出表现,获得健康博览会最高奖--边缘科学进步奖,并被誉为明星功派,被中国气功协会吸纳为直属功派。我们师父被授予“最受欢迎气功师”称号,接受央视记者的专访。天津人民广播电台还建立了法轮功健康热线,邀请我们师父作嘉宾,回答众多关注法轮功的人的健康问题。94年《转法轮》由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发行,成为北京市十大畅销书之一。在随后的几年中,在北京、吉林、武汉、广东、辽宁、大连等许多地方电视台都报道过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事迹以及法轮功洪大的炼功场面。

法轮功自1992年传出以来,由于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人传人,心传心,在国内得到迅速洪传,短短几年,修炼法轮功的人数有一亿之众,这是国家有关部门的调查摸底结果。1995年法轮功走出国门,在欧洲、美国开传,拉开了法轮功走向海外的序幕。至1999年江××集团镇压法轮功前,法轮功洪传世界30多个国家与地区。至2004年底,法轮功洪传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各种褒奖1223项,许多地方为了证实法轮功在当地洪传以及带来的良好道德风尚,把每年中的某一天、某一周、某一月确定为“李洪志大师日”、“法轮大法日”、“法轮大法周”、“法轮大月”。

法轮功之所以能得到广泛传播,除了祛病健身的因素,还有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对提升人的道德水准所起到的巨大作用。法轮功倡导真善忍,要求修炼者从做一个好人开始,说真话、办真事与人为善,能宽容别人,要有大忍之心,不断提升思想境界道德水平,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通过修炼法轮功,使人的思想道德,精神面貌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在工作中、生活中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不争名夺利,处处为他人着想,遇到矛盾找自己的原因,不与人计较,不断修掉自己的不正确思想、言行、不良习惯(如:打架斗殴、抽烟酗酒、赌博打牌),改善了家庭关系(如夫妻关系、婆媳关系、以及邻居、同事关系等),兢兢业业工作,和谐生活。过去的家庭生活过得并不幸福,这是修炼法轮功以前的事了,小吵天天有,大吵三六九,为点小事互不相让,鸡飞鹅斗,十天半月互不理睬。一旦争吵,揭老底、翻黄历、积怨越深,矛盾更甚。妻,我现在还是这样吗?在工作单位,以工作认真负责,踏实深得领导和同事们的依赖,在这几年的统计工作年终评比中,哪一年不在市局获奖呢!这次迫害我的那些人到单位了解情况,单位领导的评价耐人寻味:“老杨什么都好,就是修炼法轮功!”试想: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功,能做到什么都好吗?

因为坚持法轮功“真善忍”信仰,我多少次被抓被关,多少次曲直魔难,都使我面临一个选择,坚持与放弃的问题。妻,我能选择放弃吗?曾有人对我说:“身体好了就别练了”,可是谁能保证我以后继续保持健康的身体,我不想回到过去那种以药为伴的生活,更不想让你因此而承受更多的生活重担。也许有人会说:“你可以选择别的炼功方法呀”,如果别的锻炼方法能够取代法轮功,炼法轮功的人还会有这么多吗?有什么锻炼方法可以取代法轮功呢?我练过多种气功,可最终选择了法轮功,人生在世,富贵贫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气节和做人的原则。

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残酷镇压政策下,迫于压力,有的人放弃了,可是你知道吗?他们中有些人本身就是通过修炼法轮功而得到了生命的延续,也有些人是法轮功给了他(她)第二次生命,由于自己的放弃,最终使自己走向了生命的尽头,这些可都有真实的事例。迫害中,信仰自由成了一句空话;强行洗脑之下,剥夺了享有的基本权利——生命健康权。因此有人而不敢问津法轮功、不敢接触法轮功,更不敢修炼法轮功;多少人与法轮功擦肩而过,忍受着疾病的折磨,甚至带着永生的遗憾离开人世。这不也是在破坏、剥夺人的基本权利--生命健康权吗!如果没有这场镇压、迫害,法轮功就可能成为他们健康乃至生命的希望。

面对镇压与迫害,作为法轮功修炼者,为了揭穿国内媒体对法轮功的谎言诬陷、造谣诽谤、栽赃陷害,都在以不同的方式讲述着法轮功真象,让老百姓能够真正的认识法轮功、了解法轮功,让老百姓能够以良知、理性去思考、衡量、批判善与恶、好与坏、对与错、是与非;同时希望使更多的人能够受益于法轮功,远离灾祸,使身体拥有健康,生命充满希望。这是法轮功修炼者的大善之举,是慈悲的体现。

为了讲清法轮功真象,有的法轮功修炼者被抓被关、被劳教、被判刑,甚至在酷刑之下,有的被致伤、致残或含冤离世。他们的壮举难道不令人震撼吗!

有人说法轮功与××党作对,有政治目地。其实法轮功没有任何政治诉求,就是修炼。师尊教诲我们:“作为一个修炼者,除干好本职工作外,不会对政治政权感兴趣,否则绝不是我弟子。”(《精进要旨》)。在历史上,皇帝、王子放弃江山、富贵,出家修炼的不乏其例,不是谁都对名利权势感兴趣呀。迫害法轮功已经6年了,法轮功没有和谁发生暴力行为、冲突,反而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坚持和平理性的上访、讲真象,有这么老实的搞政治吗?这也不是政治能够涵盖得了的。

谎言与造谣、诬陷与诽谤、栽赃与陷害,面对这些冤屈,作为法轮功修炼者,实实在在的大法受益者,难道不应该站出来澄清事实,讲清真象吗?古人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常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修炼者。难道这是与谁作对吗?总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呀,对人不公得允许人说话。也有人劝说,胳膊拧不过大腿,然而自古以来邪不压正,时间将见证一切。有人对4.25中南海上访事件一直难以释怀,轻信媒体认为法轮功围攻中南海。当时信访局设在中南海,上访应该去中南海啊。“围攻中南海”只不过是一项政治帽子。其实,早在这之前,对于法轮功在各地的迅速洪传,国家安全、公安、体育等部门就已经多渠道,全方位的对法轮功展开了调查,甚至派人卧底打入“法轮功内部”,可结果都抓不到法轮功的一点不是,反而得出了修炼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后来虽然有些部门挑起法轮功事端,如:公安骚扰法轮功学员炼功,媒体对法轮功的失实报道等,但法轮功学员都忍住了,没有任何不良行为,所做的就是向有关部门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澄清问题。结果这些事情都得到了圆满解决。

北京一媒体曾报道过中科院何祚庥的一篇攻击法轮功的文章,经过法轮功学员讲真象后,认识到问题的错误并公开道歉。对与这类事情,法轮功学员的处理方式就是讲真象。这一特点被别有用心的人看得一清二楚,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在天津挑起法轮功事端,由中科院何祚庥跑到天津,在天津教育学院的刊物上发表了一篇歪曲,诬陷法轮功的文章。天津的法轮功学员果然前往天津教育学院讲真象,当时学院有关领导态度明朗,答应慎重对待这一问题。第二天,法轮功学员前往教育学院讲真象,听消息,可结果学院不法人员叫来了警察,致使部份法轮功学员被无理殴打、关押。其他法轮功学员又前往公安部门讲真象,要求放人,然而有公安明确表示:他们做不了主,得听北京的意思。这就是触发4.25北京中南海上访事件直接原因。抓辫子、戴帽子、打棍子是国内历次政治运动整人的惯用手段,这一点遭受过“文革”迫害的人深有感受。4.25中南海上访事件实际上都是中共一小撮人导演的有计划、有预谋的诱发法轮功学员上访的一场阴谋,从而达到抓辫子、戴帽子、打棍子的目地。

有人说练法轮功会导致人自杀、杀人、走火入魔,电视上都这么说。这就是迫害法轮功媒体对世人造成的毒害。媒体制造、抛出一系列练法轮功自杀、杀人、走火入魔的血淋淋的事例,不过是为了引发民众对法轮功的误解,畏惧甚至仇恨,或者显示镇压有理,利用人民。如果练法轮功真会这样,这么可怕,还有谁敢修炼呢?用不着媒体连续6年的说三道四,早就无人问津了,何必动用国家大量的人、财、物力!其实很多人走入法轮功就是为了祛病健身、强身健体、延年益寿。自杀,杀人不都是一条自我毁灭的不归之路吗!既然如此,又何必当初呢?媒体说自杀、杀人是为了圆满,如果自杀、杀人就能圆满,又何必修呢?直接自杀、杀人好了。按此逻辑,那些自杀的人、杀人的罪犯都圆满了,这不可笑吗?

再说,法轮功是佛法修炼,绝对禁止杀生,《转法轮》第七讲“关于杀生的问题”中明确指出,炼法轮功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杀生。杀生是有罪的。一个有杀生罪业的人,不还业债,立地成佛,这不是笑谈吗!“天安门自焚案”是不法人员制造的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的典型案例。国际教育发展组织通过对该录相的分析曾发表声明;“天安门自焚案”是江泽民政府导演的一场伪案。至于走火入魔,不过是对精神病患者的移花接木或威逼利诱的栽赃。

妻,信已经写得很长了,不知你是否一气呵成的看到这儿。不管怎样,从头看到这儿,我想你对我、法轮功及这场迫害已经有所明白和了解了。

现在,女儿需要你一人照顾、管教,真是苦了你了。没有我在你身边,愿女儿能健康成长,也愿你健康生活每一天,愿你和女儿过得开心愉快。

丈夫

2005年9月22日于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