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大法弟子赵宏娥一家遭迫害的详细情况

【明慧网2005年10月15日】赵宏娥(女),辽宁丹东市福春小学的优秀教师;爱人唐玉清,福春小学校办工厂的工人;儿子唐诗雨,福春小学的学生。唐诗雨由于患有先天心脏病,95年经医院诊断,下了病危通知,称只能活半年左右。96年经别人介绍唐诗雨喜得大法,学法炼功后,身体一天天好了起来,也能继续上学了,学习成绩也非常好。看到孩子身上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赵宏娥和唐玉清毫无犹豫的走进了大法修炼中。

* 进京证实大法

99年7.20大法遭受邪恶的残酷镇压,他们一家三人为了给大法说一句公道话,为了证实大法,准备进京上访。没有想到走了一半就被恶警绑架了回来,三个人被带到了当地的福春派出所。在福春派出所唐玉清遭到了福春派出所恶警的毒打,一恶警揪住唐玉清的头发一脚将他踢倒在地,随后又上去打了唐玉清数拳。

唐玉清在99年9月因在外炼功被抓,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为了维护大法,为了讲清真象,赵宏娥和唐玉清在99年11月再一次进京上访,后被绑架回丹东关进看守所,唐玉清被非法决定教养一年,赵宏娥被非法拘留一个月。

* 被恶警欺骗遭绑架

2002年7月13日丹东市安全局的恶警谎称有电视机找唐玉清修理,将唐玉清骗至丹东市口腔科医院附近强行绑架,绑架唐玉清后恶警们非法的对唐玉清进行毒打、折磨,逼迫他承认一些事情,遭到了唐玉清的严词拒绝。唐玉清被绑架后,家里人一直不知他的下落,后经多方面的打听寻找,才知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后未经任何正式的法律程序,就非法判刑四年,被送至沈阳东陵监狱进行迫害。

* 唐诗雨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95年唐诗雨因心脏病在医院诊断后,医院称只能活半年左右。96年唐诗雨喜得大法后,身体一天天好了起来,也能象其他的孩子一样正常上学了。但是在99年7.20中共江××及其帮凶迫害大法后,经受了五次非法抄家,爸爸、妈妈被绑架、判刑的打击,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痛苦,正是这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打击导致唐诗雨心脏病复发,于2003年5月25日含冤离世,年仅14岁。

得法后的小诗雨严格的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从不轻易浪费一点时间,有时家里来了客人小诗雨就一个人拿一个小板凳默默的坐在一旁静心的学法。有一次跟大人们去旅游,很多人都到旅游景点的庙里去参观,唯独小诗雨不去,问他为什么不去,小诗雨回答道:“不二法门。”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对于法的理解,以及对信仰的坚定程度有的时候真让我们这些成年人感到惭愧。

诗雨的妈妈赵宏娥2000年因向世人讲真象被恶人告发,非法被决定教养二年,由于在马三家遭受了残酷的迫害,被邪恶钻了空子,偏离了大法,走了弯路,回来的时候状态很差。小诗雨就每天拉着妈妈让妈妈读《转法轮》给他听,(为的是妈妈能早一天回到法中来)看着孩子期盼的眼神,为了这几年二人不在孩子身边而缺失的爱,便每天陪着孩子读《转法轮》,学师父的新经文,经过不断的读法学法赵宏娥很快的摆脱了邪恶对她的迫害、干扰,又回到了法中来。

然而,对大法几年的迫害,爸爸、妈妈的悲惨遭遇给本来就瘦弱的孩子带来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诗雨在2003年5月25日因心脏病含冤离世。而此时诗雨的爸爸还在监狱里遭受着迫害,连诗雨的最后一眼也没有看上。

* 恶人告发遭绑架迫害

2000年赵宏娥因向世人讲真象被恶人告发,被绑架到看守所,后被非法教养二年,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进行迫害。

2003年赵宏娥获释回到学校上班。3月1日是新学期的第一天,刚一上班,学校就来了几个便衣警察对学校领导讲,要找赵宏娥调查一些事情。校领导找到赵宏娥把情况告诉了赵宏娥,赵宏娥马上意识到我不能配合邪恶,她在心里发着正念,对学校领导讲:“我不见,我没有什么好调查的。”领导也知道赵老师的情况,就回来对警察说:“我们这位老师平时表现挺好的,不会有什么事情的。”警察走了。可第二天他们又来了,坚持要见赵宏娥,赵宏娥这个时候意识到情况非同一般,她发着正念,并请师父加持,同时向内找自己,意识到是自己未去的执著和有漏被邪恶利用钻了空子。同时也悟到邪恶敢于这么猖狂的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是邪恶自以为它们做的坏事没有人知道,没有更多的世人知道真象,是自己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做的不好,邪恶才敢于在光天化日之下行恶。而此时不正是我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制止邪恶行恶的好机会吗!赵宏娥向在场的校领导和办公室的同事们讲自己这些年来修炼大法的体会;讲大法洪传世界的情况;讲江氏流氓集团镇压大法及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实情况;讲自己在马三家教养院受到的非人的折磨,让在场的领导和同事们评判一下,修炼“真、善、忍”,按“真、善、忍”做人到底有什么错!?听了真象的同事们都很气愤,都纷纷表示支持赵宏娥。就这样在伟大的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赵宏娥正念正行讲真象及明白了真象的同事们的共同的正的场的作用下,邪恶妄图迫害赵宏娥的阴谋破产了,恶警灰溜溜的逃走了。

* 讲真象再遭举报,被迫流离失所

2004年5月8日上午,赵宏娥因有事向领导请了假出去办事,在楼下取车时她发现有两个便衣警察进了校门,由于是背对着他们,他们并没有发现赵宏娥。出校门时赵宏娥向门卫打探了一下,门卫说警察来调查事,当时赵宏娥并没有想到是针对她而来,就出去办事去了。办完事刚走到校门口,就听到一声问候:“赵老师你好,”赵宏娥本能的回了一句:“你好,”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名警察。警察对赵宏娥说:“我们找你调查一些事情,”赵宏娥的第一反应是我不能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指使,义正辞严的对警察说:“我没有犯法,没有什么好调查的,”说完就向学校里走去。这时警察已横臂挡住了校门,想把赵宏娥堵在校门外,以便他们实施绑架。此时赵宏娥心里发着正念,拨开警察挡在前面的手臂,向校门走去。正在此时刚好打下课的铃声,满校园里都是天真活泼的学生,恶警们心虚不敢行凶抓人。这时另一个恶警上前抓住赵宏娥的衣襟,想阻止赵宏娥进校门,赵宏娥当时心态平稳,并没有被邪恶的气焰吓住,而是厉声的对那个恶警说:“请你放手,”在僵持之际,校长在收发室走出来对赵宏娥说:“有什么事情进来说,这样影响不好。”并叫门卫快些打铃让学生提前进教室。谁知这样一来反倒成了好事,因为这个时间正是学生们上课间操的时候,当铃声一响,全校师生都排好了队开始准备做操,正好看着恶警光天化日之下行凶绑架。

这时赵宏娥抓住这个机会,对抓着她的那个恶警更加严厉的说道:“你放手,我要控告你。”恶警被她的凛然正气震慑住了,嘴里嘟嘟的说:“这是干什么,又不是我找你,”同时松开了手,赵宏娥趁机迅速的走进校门向楼内走去。这时就听后面的一个恶警在对校长喊:“让她进楼内不是更麻烦吗?”赵宏娥一听原来他们是有预谋而来。她心里发着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自己,在师父的保护下,赵宏娥顺利的从学校平时封闭的很严的侧门安全脱险。

当时她本想从比较近的一条路走,转念一想还是走远一点的路,后来听说在近一点的那个路口有一车的警察等在那里抓她。

这一次邪恶再次预谋对赵宏娥进行绑架迫害,是因为赵宏娥平时向学生讲大法的真象,结果被一不明真象的学生家长举报,最后被迫流离失所。

* 父母被连累遭邪恶迫害

在赵宏娥堂堂正正的从恶警的眼皮下面走脱以后,恶警们调动了大批的警察把赵宏娥的父母家前前后后围个水泄不通,对赵宏娥的父母家非法骚扰,非法抄家,折腾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找到。恶警们不甘心,晚上竟住在赵宏娥的父母家里进行蹲坑守候,妄图诱捕赵宏娥。赵宏娥的父母都是70多岁的老人,哪能经得住他们这样折腾,母亲被吓得住到别人家里去了,剩下老父亲一人在家里,晚上一宿都没有睡好。

5月24日晚11时左右,赵宏娥的父母已经入睡。睡梦中突然间被外面的砸门声惊醒,左右的邻居们也被这咣咣的砸门声惊醒。起来一看,原来是三个便衣警察,他们将门强行砸开,闯入屋里,四处搜查。赵宏娥的父亲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砸我们家的门?”其中一人拿出证件说:“我们是警察。”赵宏娥的父亲气愤的说:“你们这哪里象警察,你们这简直就是强盗、土匪呀!恶警们在屋里四处搜查了一阵,没有找到什么,灰溜溜的走了。

第二天,赵宏娥的父亲背上被警察砸得破碎的门到丹东公安局、政法委等相关部门去申诉,对于警察这种严重的违法行为,他们一个部门推到另一个部门,没一个部门能给老人一个公正的答复,一句公道话。

这就是赵宏娥一家人的悲惨遭遇,但又何止是赵宏娥一家人的遭遇,在江××利用中共所有国家机器,所有国家资源对广大的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疯狂镇压的这六年中,有多少这样幸福的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样的家庭何止千万!

让所有主持正义的国家和人们共同来制止这场对信仰“真、善、忍”的人们的镇压与迫害,让正义和良知重回我们的身边,让“真、善、忍”的光辉照遍神州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