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小学教师郄丽莉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5年10月16日】石家庄市西里小学教师郄丽莉于去年初被当地不法之徒无故绑架并非法劳教,至今仍遭受肉体精神双重虐待。整个过程,所谓执法人员们是以土匪流氓手段进行。

* 无故绑架

石家庄市西里小学教师郄丽莉,女,27岁,2004年2 月27日下午5时,在石家庄泰华街与合作路路口,被着便服的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警副队长邓方等十几个人当街绑架到维明街派出所,交给桥西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李荣旗。维明所张副所长、610专案组警察魏平山在非法审讯中始终说不出抓人理由,就拍桌子,又吼又骂的,郄丽莉始终拒绝回答一切问题,拒绝签字。

* 非法劳教

2月28日中午,恶警魏平山等人要将郄丽莉关进石家庄第二看守所,因办案手续不全,看守所拒收,恶警魏平山打电话找石家庄市610,在上级强压下,看守所收了人。但维明派出所的车刚走,看守所就以“查出身上长疥疮”为由叫维明所把人接走。但维明所没有音信。

在看守所,郄丽莉吃不下、喝不下整整一个月。3月27日,恶警魏平山等人把郄丽莉拉到石家庄市司法医院体检,当时完全测不到血压,做心电图时郄丽莉已昏死,检查结论是:“严重心肌缺血,随时有生命危险。”于是郄丽莉被拉回维明所,但恶警不放人,李荣旗指派全天24名壮汉分4班,每班六人看守这个濒临死亡的郄丽莉,理由是怕她跑。

郄丽莉开始绝食绝水,要求“保外就医”。次日,魏平山与石家庄市中医院的两个护士,纠集维明所几个壮汉警察,用皮鞋踩住郄丽莉身体,强行灌食,每次灌完后就像扔麻包一样把郄丽莉摔在地上,如此灌了3次。郄丽莉责问恶警残害人命,魏平山说:“反正上面叫我怎么办就怎么办。”

郄丽莉强烈要求“保外”。据说“市局和司法局为此打起来了。”3月30日,两个戴大副墨镜的市610头目被簇拥着远远站在门口看了看,问了句话就走了。之后魏平山叫来家属,骗其在“劳教书”上签字,遭到拒绝。4月1 日,魏平山拿“劳教通知书”要郄丽莉签字,被拒绝。

这个“劳教书”上写:“在其住所内发现了电脑、光盘、复印机、小喇叭、打印机……等物品,决定劳教其三年。”而事实上,根本不存在郄丽莉的什么住所,更不存在上述物品(足足列了两三行),没有人证、物证。对郄丽莉的非法讯问时,笔录为零。

* 残忍灌食

在郄丽莉随时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石家庄劳教所违法收下郄丽莉。郄丽莉在劳教所前后绝食绝水抗议迫害20多天。劳教所五大队警察卢红国、医务室徐大夫进行残暴灌食,每次灌的都是大量的盐兑一小点牛奶、玉米粥,咸得发苦发涩,由卢红国亲手调制,卢红国拿着筷子撬郄丽莉的嘴和牙,把她按在椅子上,捏住鼻子灌,皮管插入鼻腔后故意使劲搅动,每次抽出来都是血淋淋的,有人见状都哭了,有的人被吓得直哆嗦,灌食皮管极不卫生,这次用完了用自来水冲一下下次再用,致使郄丽莉体内发炎多天。7天后改为输液,是用手铐铐住或用绳索捆绑四肢进行的(违反戒具使用条例),每天输2500毫升的液体,连续10天,致浑身发肿,皮肤发亮,恶警就用针批手指,问一句扎一下……

2005年1月郄丽莉再度绝食,又被捆绑输液,并威胁再绝食就不准上厕所,在床上大小便……如此“救护”,前后强行扣除郄丽莉六百多元。

* 不准睡觉

郄丽莉拒绝配合劳教所的洗脑“转化”,恶警4月27日开始熬夜“转化”,24小时不准她睡觉,天天如此。熬到最困时,人站着都要栽倒,口水流下一尺多长仍浑然不觉,有人找警察齐红红:再熬下去会把人熬死的。这样13天后终于停止。2004年10月8-18日,在大队长邸曼丽、副大队长王某(现任三大队副大队长)授意下,郄丽莉又被连续熬夜一次,并遭拳脚相加、大打出手,最终因为出现心脏病症状才作罢。

所谓的“转化”是怎么回事呢?就是不准睡觉的同时,找已经转化了的人轮番灌输诬蔑大法的鬼话,动辄恶言恶语,拳脚相加,步步升级,还威胁再不“转化”就送到高阳劳教所。在严重超过正常人的生理极限和精神极限下(普通人3-4天不睡觉就崩溃),出卖良心以换取自由。石家庄610(市局国保大队)科长张献立2005年3月9日就曾以“办出去”诱惑郄丽莉为他们抓人提供情报。遭郄丽莉拒绝。

郄丽莉因坚持信仰不“转化”,在劳教所里被剥夺了一切人权。平时除上厕所、洗漱外,一年多里几乎就没有机会出门,不让接见,长期受压抑,精神紧张,至今总出现心脏病症状,随时面临生命危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6/1125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