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某同修被迫害去世看修炼的严肃性

【明慧网2005年10月18日】修炼中出现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写出本文的目地不是针对去世的同修,更不在于对该学员下什么结论,而是希望对事不对人,针对学员中的有关现象,有助于大家澄清迷惑、从法上提高。受到此事“考验”的同修,如果能够转变观念,认识到一个人做了一件好事,不能代表这个人修的就有多好;一个人做了一件坏事,也不能说这个人整体都是坏的;以及崇拜同修对被崇拜者本人的危害,等等,我们才能从一个个矛盾当中真正成熟起来、超脱出来,学会全面的、理智的在法上看待所有人和事。

大陆某地大法学员甲同修,2001年被非法抓捕判刑,关到监狱遭酷刑。后保外就医回到家中,曾出现过几次大吐血现象。2005年9月的一天,甲又出现吐血现象并在几天之内离开了人世。

甲1995年走入大法修炼。得法修炼前,她曾患有严重的冠心病。修炼大法之后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身心两方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后来甲做了本地某区的辅导员,在洪法方面做了大量的义务工作。由于大家当时都认为她法学得好、悟性高,所以很多学员都慕名到她家去学法。为了满足更多学员到她家学法的要求,甲主动把家里睡觉的床铺拆掉。1999年7.20以前,她在当地乃至周边地区的学员中都有一定的名气。

甲的天目是开着修的。99年迫害开始时,很多学员去了北京。1999年迫害全面开始后的那个深秋,她做了一个梦,此后认为应该去北京找学员“回家坚定实修”,因为她认为很多学员是为了个人的圆满而去北京的。当时与她同去的另一位女学员现被关在大北监狱。那时在北京,她们二人遭到了在京学员的强烈反对,甚至有些学员都说“来了两个魔”,“甲是个魔”,意思是认为她们在起着魔的作用;过去跟她关系密切的学员也因此而冷落她、撵她走。那段时间,甲有过多次吐血。

师父的《走向圆满》经文发表后,很多学员开始印制材料广泛讲真象。该地区一些学员因坚持在户外炼功、去北京而被邪恶之徒绑架,回来后被送到看守所、戒毒所遭受非法迫害。甲到戒毒所去看学员并劝学员说,写个保证算了,外面有许多事情要做,在里面待着干什么?有的学员自己法也没学好,受到误导,给邪恶写了保证后被放出来了。

2000年的“十一”,北京云集了数以万计的全国各地上访的大法学员,甲也去了。从北京回来后,一个辅导员由于怕心太重,说出了所有去京学员的名单,其中包括甲。加之在去北京之前,该地区整体做了一次大面积的散发真象材料。有的学员在发真象材料时被邪恶之徒发现后说出了甲。于是当地公安局到处抓甲,而且在网上发布了邪恶的通缉令。

甲开始背井离乡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城市。那里交通不便,消息闭塞。该小城市有100多位学员,除了几个去北京被绑架的之外,其他学员在当时那种形势下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他们看不到明慧网上的任何消息,仍停留在个人修炼的阶段。甲找到了当地的几个学员切磋交流,很快当地的学员整体上走了出来。由于不注意安全,某学员被非法抓捕后,把甲的情况讲了,当地的邪恶之徒也要对甲下手。甲再次被迫害流离失所,到了另一地,与另一流落该地的学员一起,住在一座空房子里。(后来该学员被捕,在大北监狱被迫害致死,明慧网曾有报道。)

2001年的5月份,甲接到了母亲有病的电话,她去了一趟母亲家。当时她并没想到邪恶已做好了绑架她的准备。她母亲听到敲门声后,听到是对面房老太太的声音,放松了警惕开了门。隐藏在暗处的警察蜂拥而至,将甲绑架而走。甲在大连看守所呆了几个月后,被邪恶非法判刑投入了大北监狱。

大北监狱是一座地地道道的人间地狱,然而各种酷刑丝毫不能让她背弃大法。在共产邪党所用酷刑使大法学员致残致伤的事例不断通过明慧网向全世界曝光的情况下,邪恶之徒使用了更残酷、更狡猾、更隐蔽的手段。——他们用裹着一层胶皮的铁棒子狠打学员甲。采用这种酷刑使人从外表上看没有伤,但是五脏六腑都能打坏。邪恶之徒把年已六旬的甲吊起来之后,狠命的挥舞着铁棒子打,直到将她打得昏死过去。为了验证她是否还活着,再把她放下来,用滚烫的开水往她身上浇。她的前胸后背被烫得不成样子,但缓过气的甲仍然宁死不屈。

为了逼迫甲“转化”,邪恶变换了招术。他们先让她骂自己的师父,甲同修坚决不从;邪恶便将她全身粘满了诋毁大法、诬蔑师父的字的纸条,一堆人指着她不停的骂师父,邪恶之声一浪高过一浪,甲开始流眼泪。——她为自己不能维护大法和师父而落泪了,但未能及时从法上警醒、提高。邪恶见她有漏可钻,便加大力度進攻,谩骂之声震耳欲聋。甲怎么也阻止不了邪恶的嚎叫,她的心碎了,她的精神崩溃了,泪水早已湿透了她的衣衫。为了能让邪恶之徒停止对师父的谩骂,她用尽力气喊到:别骂了,我签。——她未能跳出人心的束缚,违心的在邪恶提供的所谓“决裂书上”签了字。此后,她绝望了,因为她心里明白大法学员是不能给邪恶签所谓“决裂书”的。然而在人的观念和人情的干扰下,她感到再也不想活了,猛然间冲到窗前,用拳头捣碎了玻璃,想以死洗刷自己的耻辱。从那以后,她就不停的寻找死的机会。邪恶趁机继续抓住她的漏洞不放,加重迫害,避免她从新恢复基于法理上的理性思考。

2003年10月份,由于身体状况不好,甲被保外就医回到了家中。

甲同修从大北监狱回来后,有很多同修指出她被迫害是因为掺杂了人情对待大法和师父,而且跳不出人情而被邪恶钻了空子,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浪费了两年宝贵的证实大法的时间。但甲没能静下心来学法,而是执著自己的错误观点,一心认为自己是发了愿要到监狱去救度众生的,不是旧势力安排的。

从大北监狱回来后的第一个大年三十晚上,她吐血差点送了命。2004年的秋天,她再次出现吐血现象。今年9月末的一天晚上,甲又一次出现严重的吐血现象,仅隔三天,便离开了人世。从发病到离世这段时间她意识一直很清楚,明白修炼人要坚持学法、要加强正念,还让她的女儿考她背《洪吟》,并请师父加持她。

由于邪恶迫害的气焰十分嚣张,99年7.20之后有很多学员相互之间断绝了联系。2003年10月甲从大北监狱回来后,不断的找学员交流帮助,也一直在做着大法的事。她不但帮助建立资料点,而且自己动手印传材料。随着师父的正法進程,大连地区的环境也在改善,过去的老学员又陆陆续续的来找她,她的威望也越来越高,随之很多学员开始对她崇拜有加。有过“病业关”很重的学员甚至曾提出要到她家住一段时间,她考虑过自家的条件不太好而没有同意,但到那个学员家去帮助发正念讲真象。最近一个学员出现癌症症状,听到甲的名字后,点名要见她。于是甲与其他三位学员去了这家,帮助发正念,那个学员当天就能下地了。

甲不仅在学员中有影响力,在家里也是她家人的主心骨,她的丈夫、女儿对她的依赖心很重,情也很重。

2004年的春夏之季,“天坛大佛”一事在大连地区反响很大。很多学员认为用大佛像代替师父法像在学员中出售是极不严肃的事情,不应该在学员中流传不是大法的东西,同时网上发表了一位同修的体悟文章。甲到处找写此文章的学员,称要与之在法上“悟一悟”。原来,“天坛大佛佛像”是甲和个别学员委托常人定做的,以每张3元钱向学员出售,其原意是很多学员家被抄后想给师父敬香没有师父法像,为了解决此困难想出的办法,但却没想过此举是偏离大法的。有的资料点把来请经文的数量当做发佛像的数量;有的学员有师父的法像,为了面子考虑到今后还要在点上请经文而接受了;有的学员认为不是大法中的东西根据甲个人认识而在学员中硬塞的做法不对,但感到无奈,就把收到的东西自己悄悄的烧了。为此事,甲曾给明慧编辑部写了一篇文章,让编辑部给个“说法”,但一直不见回信。此时甲在矛盾面前没有静下心来学法找自己的不足,而是一心执著自己的做法和认识,并讲“如果有问题编辑部一定会答复我的”。

甲从大北回来后,她的儿子(常人)也从监狱回来了。他的儿子因常人之事被捕入狱多年,为了让儿子也修炼,她在情的干扰下再次被邪恶钻了空子,先后被儿子陆续骗去了几万元钱。她儿子借钱的理由是说为还债、为治病。

后来有位借钱给甲的同修发现她儿子的状态不太对劲,怀疑是吸毒,让甲观察观察。在甲的再三压力下,儿子讲出了实情:在监狱染上了吸毒的恶习。此事对甲的打击太大了。女儿、儿子都没有工作,女儿下岗的那点钱早已被儿子糟蹋光了,家中除了她和丈夫的退休金以外再无其它收入。为了还债,她卖掉了靠贷款买的二手房,到城乡结合处廉价租了一套房子。对此同修曾指出应否定旧势力在经济上的迫害,甲认为:这是她的一难,她必须过,从根本上接受了旧势力的干扰和安排。

与此同时,2003年10月甲从大北监狱回来之后,做大法的事一直不放松,尤其看到当地整体配合上有差距时,曾找协调人交流,希望能达到共识,说提议让她做总协调人她也乐意做。但由于各种原因,她的想法没能实现。

2005年农历新年后,该地区的邪恶迫害有所抬头,先后有60多位同修被绑架。在魔难面前,很多学员认识到本地区的问题,一部份学员从自我做起动了起来,陆续整体行动。甲也想参与这部份学员中来做点什么。然而通过交流,同修认为她的干事心太重,加之在通讯联系上不太注意,先暂时搁置了她想做协调人的事;但因她联系面较广,整体配合需要她出力。甲对此不解。

甲同修走了,带着太多的缺憾。据了解,她原打算十一过后要找该市公安及曾给她非法判刑的法院的有关人员讲真象,可惜她的愿望再也不能实现了。而且由于她的接触面广,她的走在当地带来了不少负面影响。

大法修炼是极其严肃的。不走出来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肯定不在法上,而做着一些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也并不自动等于在法上精進修炼了,在尽力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充分利用每个矛盾不断纯净和提高自己才能在修炼上精進。这是我们每个在世间修炼的大法弟子必须清醒认识、严肃对待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