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阳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杨桂兰

【明慧网2005年10月19日】大法弟子杨桂兰,涿鹿县五堡镇头堡村人,女,43岁。2004年10月,杨桂兰到北京发正念证实大法,被恶警绑架,后被送到高阳劳教所。透过杨桂兰的经历,我们可以得出结论:高阳劳教所被称为“人间地狱”真实不虚。

10月13日,杨桂兰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广场警察盘查,搜出大法传单、《善缘》等真象资料,被天安门恶警绑架。杨桂兰拽住车轮不上车,被6、7个警察一齐强行拽到车上。警察将杨桂兰头顶住车底盘,揪住头发,大皮鞋踩在她背上,将她拉到天安门分局,非法审讯,逼迫报姓名、报地址。杨桂兰不回答,恶警们从她身上搜出一张当地大法弟子的严正声明,查出地址,被当地驻京办接走。下午3点左右,县公安局张×、王××和五堡乡派出所冀文石、副所长任某将杨桂兰接到县看守所,非法拘禁,县610将她治安拘留。

当天,头堡大队村书记李玉斌、公安员王贵、乡610主任、副乡长杜友强行将杨桂兰丈夫叶永斌绑架到大队部,通知因他妻子上京,罚款2万元,将他家“山东得宝”农用大三轮强行抢走。她丈夫因没钱交不上,第二天又将其丈夫的姐夫叫到村委会,逼其借钱,其姐夫借了5000元,还逼杨桂兰打了欠条之后才将其丈夫放回。三、四天后大队村委会、乡政府将车卖了1500元,马上到饭馆大吃大喝一顿,15天拘留期满,将杨桂兰非法送三年劳教。杨桂兰坚决不上车,它们将杨桂兰送沙岭子市邪恶洗脑班,非法关押35天后。2004年12月3日早,县610头子董飞、乡派出所副所长任某、县公安局马某一齐欺骗将杨桂兰送高阳劳教所,非法被关押在高阳劳教所五大队。

大法弟子在高阳劳教所受尽欺侮。队长樊苗露和丛树军非打即骂、随意侮辱,并恶狠狠地恐吓杨桂兰说:真想弄根针把你扎死。刚进劳教所没几天,12月底,搜监的从马甲中搜出经文。恶警逼迫杨桂兰蹲下,李延吉、师江霞一边骂一边侮辱杨桂兰,用电棍在杨桂兰背上电击,逼问经文是谁给的?杨桂兰不说。恶警用脚猛踢杨桂兰的腿、膝盖、后背。师江霞打人非常狠毒,一次打人将被打的人嘴踢扯,还将普教犯胳膊打断。此后恶人将杨桂兰当作重点,不断迫害打骂。

2005年5月27日,中午不让学员出去,门口站人看着,大约2:30左右开始大搜监,它们将学员全部赶到大教室,宿舍被翻的一片狼藉,杨桂兰的褥子全部被拆开,扔的满地都是。他们从杨桂兰的棉衣中发现师父的两篇经文,恶警们暴打杨桂兰,一直打到晚上,还不让她上厕所。李延吉、师江霞先是打杨桂兰耳光,用书抽脸,用手在脸上抠。书都被打烂了,地上一层碎纸屑,一直打到天黑。杨桂兰当天被打的发高烧38度5,拉肚子。邪恶根本不管,还大骂三天。持续三个多月,强迫杨桂兰干重体力劳动,顶着毒太阳拔草,捡土豆,真是难以忍受。杨桂兰在病重期间,头晕呕吐、吃不下饭,吃一口就呕吐不止,吃什么马上就到厕所拉出去,身体越来越坏。一天半夜,杨桂兰肚子突然剧痛,大滴大滴的汗珠往下淌,晕倒在厕所地上。一值班的去厕所看到才将杨桂兰扶回给所长打电话,值班的说:“死不了就行,没事”。一直到8月30日,夜8:00,杨桂兰肚子再次剧痛,医生看后说:“不行了。”这才将杨桂兰拉到高阳医院。急诊化验血色素仅剩3.9,尿中有血。她的情况很坏:贫血、泌尿系感染、急性肾炎、胆囊肿大、肠道炎症,等等,浑身各处都有严重的病。杨人已处于昏迷状态,多次停止呼吸,全身和脸色苍白如纸,无一点血色,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还查出她有严重白血病症状。第二天,31日,他们给杨桂兰家人打电话,让去高阳接人,办手续。4天后,将死人般的杨桂兰接回,人已瘦的皮包骨,双手不能往起抬。

人间地狱高阳劳教所不让学员互相接触、不许说话,不准上厕所、连洗漱都受监控。恶警看谁不顺眼伸手就打。陈爱红等大法学员坚决不服从邪恶的命令与指使,不报数、不穿劳教服,遭拳打脚踢、电棍电击。学员刘原玲,不穿劳教服,被副中队长李延吉、师江霞、田志丽、樊苗露、王茜等恶警将衣服全部剥光,并将其它衣物用品全部搜走。只让穿短裤、背心,别的学员不能给,如给就和刘原玲一起残酷迫害。

师江霞用电棍在刘原玲后背使劲打、用脚踩她的胳膊、腿,使劲揉、搓。刘原玲的胳膊全部成黑紫、青肿。樊苗露还用橡皮胶棒照刘原玲的颈、椎、后背猛抡,刘原玲顿时被打的不能起身。她们逼刘原玲在地上坐着,不准上床。一天别人给刘一件衬衣,被普教犯、卖淫女将她打倒在地,并将衬衣用剪刀剪坏,拉成碎条。逼三个犯人10分钟之内给她穿上劳教服,如穿不上,就惩罚三名犯人。这三个犯人就整治刘原玲,扇耳光、拳打脚踢。刘原玲被折磨的非常虚弱,可恶人还逼其练队列。学员练队列,让两个犯人拖刘原玲在广场上暴打,拖着刘在广场上跑圈,如不从,就将刘的胳膊猛的扭到后背上。上楼时刘走不了,他们让犯人强行往上拖。刘原玲的脚被楼梯磨的血肉模糊。如再不穿劳教服就一直迫害折磨下去。刘原玲决定豁出去了,怎样折磨就是不穿,之后恶警再也不逼她穿劳教服了。

在此,警告高阳劳教所恶警,不要再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不要给江泽民集团当陪葬品和替罪羊了。善恶有报是天理,弃恶从善,才有出路,才有未来。

天警世人

2005年8月初的一天晚上,雷电交加,却没有一滴雨。高阳劳教所在雷电中停电,管教惊慌乱作一团。一个响雷劈下,劳教所当院一根很高、上面挂着血旗的旗杆整个被劈倒在地,血旗被烧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9/高阳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杨桂兰-112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