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头故事(图)

【明慧网2005年10月19日】(明慧记者吴思静德国报道)也许是巧合吧,中国在很多国家的驻外使领馆都位于河边,德国柏林(Berlin)的中国大使馆也是如此,它面前是一条流经整个柏林的名叫斯伯莱(Spree)的小河,斜对面是横跨河上的亚诺维兹桥(Jannowitzbruecke)。

高精度图片
玛丽昂(右)和玛丽亚娜(左)在打坐。最左边一位女士在签名支持反迫害。
高精度图片
挂在桥栏杆上的横幅已经成为桥上一景。

亚诺维兹桥上大多数行色匆匆的路人就象桥下的涓涓流水,川流不息,而几年前悄然出现在桥头的一组人,不畏风雨寒暑留了下来。他们和中国大使馆就隔着一条街道,人员并不固定,今天他来,明天她来;有时候是德国人,有时候是中国人;有孤身一人的时候,也有几十个人一字排开的时候,还有时一百多人一起来。无论刮风,下雪,下雨,他们好象都不受影响。当行人,尤其是当中国人走过的时候,他们会笑容满面的迎上去递上一张传单,或者一本小册子,一张光盘。除了发资料他们也打坐,或者随着音乐站着炼一种动作缓慢的东方功法,很多路过的德国人觉得很新奇,因为在德国没有在公共场合练习东方气功的传统,而大多数中国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法轮功学员在请愿,呼吁制止在中国已持续六年的对法轮功的迫害。

两位德国女士

玛丽昂(Marion),一位四十多岁,眼睛里总是带着笑意的德国女士,就是这些请愿者中的一员。去年八月份开始,她的工作时间变得比较灵活,所以她就把星期一和星期五的上午空出来,从十点到十二点到中国大使馆前来参加请愿。经常和她一起来的是和她年纪差不多的玛丽亚娜(Mariane),虽然她是家庭主妇不用上班,但她来到这里请愿也和丈夫商量过。她的丈夫不炼功,但因为他看到玛丽亚娜从炼功前的性格消极内向,到炼功后变得积极开朗,增添了很多自信,所以他非常支持妻子炼功,也反对中共对法轮功的人权迫害,他觉得妻子去中国大使馆请愿是在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近四十种语言的传单

一个星期一上午十点,玛丽亚娜和玛丽昂把中德文的呼吁制止迫害的横幅,揭露酷刑迫害的图片及文字说明,一字排开的固定在桥栏杆上,最尽头是一张呼吁德国政府帮助停止迫害的签名表,上面已经有不少人的签名,然后她们两个坐下来打坐。

一位亚洲面孔的女士从桥那边走过来,刚打坐完的玛丽亚娜忙站起身,从身后的包中取出关于法轮功无辜被中共迫害的中文资料和一个法轮功真象光盘迎了上去,谁知对方看了看她手中的中文资料,摇了摇头,用德语说看不懂,她是韩国人。

对一个德国人来说,分清中国人和韩国人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好在玛丽亚娜早已料到柏林这样的大都市里有说各种语言的人,她又从包中取出一个大塑料夹子,打开,第一页的塑料保护膜上写着法文,里面夹着几份法语的关于法轮功的传单,她又翻到下一页,上面写着另一种文字,玛丽亚娜嘴里一边念着上面的字,一面向后翻找着韩语,几乎是在最后,她发现了几份韩语传单,那位韩国女士惊喜的接过传单,马上读了起来,大概她没想到竟然在柏林的大街上,从一位萍水相逢的德国人手里得到了一份用她的母语写成的法轮功真象传单。

中国人的变化

又一位亚洲面孔的女士走过,她象熟人一样和两位德国女士点头微笑。玛丽亚娜和玛丽昂也回报以微笑。玛丽亚娜告诉记者,这位女士是在请愿地点后面的中餐馆里打工的中国人,每次她们见面都很友好的打招呼。

玛丽亚娜回忆道,在中国大使馆前请愿的五年中,中国人对法轮功学员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从2000年夏天开始,玛丽亚娜就开始了每周定时到中国大使馆前请愿。那时有一些中国人骂法轮功学员,虽然玛丽亚娜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但从他们的神情和口气,她能感觉到深深的仇恨,这让玛丽亚娜很怜悯他们,也很悲哀,她也更能体会到因为中共传播的谎言而给中国的法轮功学员们带来的巨大社会压力。在会中文的学员和他们用中文讲法轮功的真象时,玛丽亚娜就在心里默默的祝愿他们早日了解真象。

五年以后的今天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很少再有中国人绕开法轮功学员走,一些人不只接过了揭露法轮功被迫害的小册子,而且还在下次经过的时候向她们要新的材料。另一些中国人操着不熟练的德语,向玛丽亚娜提出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玛丽亚娜看得出,他们不是初期那种挑衅性的提问题,而是他们真的想知道真象。她就尽量的说慢一些,让他们能够听懂。

自从去年一家中餐馆在请愿地点后面开张后,玛丽昂和玛丽亚娜也能见到不少到这里吃饭的中国游客。虽然她们知道这些中国游客在出国前都被告知在外国不许接受法轮功资料,但每次她们见到中国游客都去发资料,也的确有一些胆大的人接了资料,另一些人虽然没有拿,但看到还有西方人炼法轮功,他们都很惊奇,也有的人冲她们笑。玛丽昂和玛丽亚娜觉得,绝大部份中国人好象没有想到会有西方人炼功,其实德国的炼功人大部份都是西方人。从她们几年的修炼法轮功的体会来说,玛丽昂和玛丽亚娜一点都不觉得西方人对理解法轮功有什么实质上的问题,玛丽昂认为,真善忍这三个美好的特性是“世界语言”,无论哪个民族,任何善良的人都听得懂。

中国人的疑问,西方人的思考

在玛丽昂六年前开始炼法轮功以前,她和大多数德国人一样,对中国这个遥远的东方国度了解甚少,和中国人的接触仅限于在中国快餐店里对店员说“来一个牛肉炒面”。自从去年八月份玛丽昂开始固定一周两次在中国大使馆前请愿以来,她就有机会接触到很多来使馆办事的中国人。当被问到哪件事对她的触动最深时,她陷入了沉思。

一年前和一位中国人的对话让玛丽昂第一次直接感触到了“铁幕”之下一些中国人的想法。那时她们刚在亚诺维兹桥头打出了“法办江泽民”的横幅,一个中文的,一个德文的。一位路过的中国人左右端详着这个标语直摇头,玛丽昂以为他因为中共的造谣宣传而对法轮功有误解,就和他攀谈起来。没想到那个中国人问她知不知道江泽民是谁,她说当然,那人又带着不相信的口气问她是否真的相信这样地位的人能被送上法庭?这个问题让玛丽昂吃惊不小,作为一个从小生活成长在民主和法制社会的德国人,玛丽昂无法理解一个人可以因为官职而逃避被告上法庭的命运,不要说在下台以后被告上法庭,德国政客在执政时被告上法庭的也不鲜见。而江这个独裁者当时已经下台了,但一个中国人还是不相信他能被绳之以法。

事后一位中国学员告诉玛丽昂,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有这个疑问,这使玛丽昂第一次深思一个专政政权对人民的控制和洗脑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深度和广度。为什么一个西方人认为天经地义的事情,比如犯罪了就得受到惩罚,对于大部份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来说却是不可能的呢?为什么一个人生而有之的权利,比如自由思考的权利,自由选择相信或者不相信什么的权利,中国人就不觉得自己应该拥有呢?为什么有的中国人看到别人为了合理的权利而和平抗争的时候,就害怕的绕开走呢?如果一个生活在德国的中国人都有这样的顾虑和怕心的话,那么在中国,这种恐怖统治将是多么的沉重!?

隐约的,玛丽昂感觉到了这不仅仅是一个独裁者的问题,而是一个强制性的制度在背后支撑着这个庞大的迫害体系,不只是法轮功学员,每一个这个制度下的人都是受害者。

大使馆的中国人

玛丽亚娜和玛丽昂经常眺望马路对面的披着银灰色金属外壳的庞然大物-中国大使馆,外面还有一圈高高的铁栏杆,象个冰冷的城堡。在法轮功学员开始请愿的初期,尤其是请愿人很多的时候,经常能看到中使馆楼上一些窗子里有人在长时间窥探学员。一次玛丽亚娜还见到过一辆车缓慢的从她面前驶过,一个中国人在车里拿着摄像机在拍摄请愿的人和横幅。

玛丽昂向记者透露,在去年学员们刚刚打出“法办江泽民”的横幅时,就有几个德国警察驱车径直来到中使馆前,问法轮功学员横幅上是什么意思,当学员们向他们解释了之后,他们又来到了马路另一边,这时学员才发现马路那边站着两个中国人,警察大概是向他们解释横幅没有问题,那两个人脸色不太好看,悻悻的回到了中使馆里。

玛丽昂觉得,使馆里的一些中国人大概对法轮功学员的存在感觉很不舒服,所以就会采取一些措施。其实玛丽昂从没有把使馆里的中国人当成敌人,他们里面应该有一些明白人,前澳大利亚悉尼中领馆的一等秘书陈用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从不折不扣的执行迫害法轮功的命令,到了解法轮功学员,暗中帮助他们,以至后来脱离中共。玛丽昂虽然没有和任何一个中使馆里的人聊过天,但她相信,陈用林不会是唯一的例子,在她面前这个冰冷的银灰色建筑里,在高高的铁栏杆后面,一定会有心明眼亮的人,也一定会有真象的暗流在涌动。

************

玛丽亚娜和玛丽昂的“桥头故事”还有很多,五年多来,每一个经常来中国大使馆前请愿的法轮功学员都能说出一连串的故事。玛丽亚娜和玛丽昂一直站在亚诺维兹桥头和平抗议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让民众都认清中共的本质,共同停止迫害是她们最大的心愿。玛丽亚娜说:“坚持是最重要的,我们会一直坚持来这里请愿,直到迫害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