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被北京恶警绑架的白少华、刘海虹

【明慧网2005年10月19日】十月一日前,中共在北京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抓捕中,我的朋友白少华、刘海虹均在其中,这些天来我的心时时揪挂着他们,有消息说白少华被绑架后关押在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的清河看守所。海虹的下落就音信皆无了,她的户口所在地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绑架她的恶人凶狠的威胁她:“回去等待‘法律’的制裁。”这些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法律是怎样的被镇压者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实是令人不寒而栗……

白少华(小白)的哥哥白晓钧是长春吉林大学教师,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残酷的折磨致死。我第一次见到小白的时候,是一个午夜。为了减缓我当时痛苦、压抑的心情(我当时处于亲人被迫害致死的悲痛中),小白给我讲了他的哥哥:

“哥哥遭摧残时,我当时也在被关押中,那是冬天。北方的天气天寒地冻的,我年迈的母亲在南方一个人孤孑的承受着两个儿子都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恐惧中,这是她在世上仅有的两个亲人。那时哥哥已被迫害得身体状况极差,母亲想去东北见他。我捎话劝母亲尽量别去,因为母亲的眼睛不好,北方的冰雪天、又是那么大年龄的人……”这时外面是极度的闪电和炸雷,小白叹口气,停顿了一下后说:“哥哥被迫害死了,他遭受了极度的痛苦,肺子都烂没了,我后来一直后悔没让母亲去见他……”接下来小白一直沉默着。外面暴雨已倾盆而下,我的思绪追忆着他的哥哥,那个年轻有为的白晓钧。

在以后的交往中,我发现小白为人谦逊、儒雅,在人世间的纷乱中自觉遵循着对真、善、忍的实践。

再一次坐下来静心交谈是在他这次被绑架的二十多天前,那时他已发现自己被恶徒跟踪,并几次正念摆脱,公司的工作不得不舍掉,在一个僻静的地方暂居了下来。我看到过他曾拿着他六岁女儿的风铃玩具,送给在一起的同修的孩子。一天午饭时他感慨的说:“这么多年(九九年镇压至今)我也就这半年在家,现在又不得不这样(离开家,流离失所)。”我问:“你母亲不是一直被你们接来在北京吗?听你爱人说这两年老人的背都驼了。”小白苦笑了一下说:“接来我也不能照顾她,她还整天为我们提心吊胆的,又思念我哥。”写到这我已不敢去想这次白少华和他的爱人季磊双双遭绑架,他那饱受创痛的母亲带着年幼的孙女是怎样面对这又一沉重打击的……

海虹是一个聪颖、活泼、能干的女孩,话很多,经常说说话就能说到她的丈夫朱振乾(这次大抓捕中也被绑架)。我虽没见过小朱,但听海虹说也大概的了解了。他是很稳重的人,他和小白一样都读过大学,在很好的学府里受过高等教育,小朱自己的发明还申请了专利。海虹说:“我们一直打算把专利卖出去,这些年的迫害让我们的生活太不稳定了,已没有精力去开发产品。我已两次被长期关押,去年找了一份工作,一起工作的大法弟子小灵通被定位,邪恶之徒直接找到我们工作的地方,我的工作又做不下去了。”

一个多月前,出于经济上的考虑,海虹夫妇搬了一次家。海虹告诉我:“你去看看,那几年没人住过的屋,让我给收拾的有多干净。”她被抓的前几天刚从邢台公婆处回来,见到我后她就说:“唉,到他家,那屋里院里被我收拾的。每顿饭不重样给公婆做,二老高兴,我也高兴,咱炼功人嘛,做什么都该是为别人好。我还给他们买了衣服。”又说:“搬家时,我妹妹送我的盆景,从邢台回来都黄了,我和小朱進屋赶紧浇水,第二天就见绿,这几天全绿回来了。”看着她天真、高兴的脸,我知道她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那颗心,在黑暗的镇压中不但没有泯灭,反而在法轮大法的法理中、在真、善、忍的陶冶下变得更加博大、开阔,已为了对更多众生的热爱而不畏强暴……

白少华、刘海虹是我的好朋友,这一次又被邪恶之徒非法抓捕,听说这一次中共行恶中仅北京海淀区就绑架了近30名大法弟子,在中国大陆江罗曾推动的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已走向死局中,邪恶的死党们又公然将这30多名善良、坚忍、美好的生命绑架,我的心时时揪挂着他们。

我也痛心那些有意无意随波助流的行恶者,你们知道吗?《法轮大法学会公告》已把10月9日为标记,划了一个线,公告说:“逆天意而行的中共统治摇摇欲坠,迫害难以为继。对邪恶的最终审判越来越近。然而,大法的传出就是为了救度世人,包括社会各阶层的人士。即使曾经做过错事的人,也还有机会弃恶从善。以前犯过罪的,如想改过,可以在安全的情况下将保证书和悔过书转交到明慧网或各地法轮大法学会存档。决心改过的,可暂不追查,以观后效。”这是曾对大法行恶的生命的全部生之希望、生之线;如果不能醒悟、停止做恶,离开了生也就选择了死亡和淘汰,何去何从,从你现在的行为上看!希望你能明智抉择

在此我们还呼吁世界各国善良的民众、组织、政府,一如既往的关注在中国继续发生的迫害,援助这次在北京十月一日前大搜捕中被绑架的大法弟子们,在此我代表他们、包括他们的亲朋好友及我自己对你们致以深深的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