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说“愚公移山”

【明慧网2005年10月2日】在本文之初我首先声明一点:我想借用“愚公移山”这个典故谈一下个人心得,但它不是大法中的词汇,不能受它的内涵束缚,大法弟子以法为师。

在讲真象、破除党文化的时候经常听到这样的话:××党的力量太强大了,你们太弱小了,就凑合着过吧等等。一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就想起了“愚公移山”的故事,讲的是古时候有个愚公,太行、王屋两座山正对着他家的门,愚公和全家商议要开山修一条大路,虽然难度很大但他们还是付诸实施了。一个人称智叟的老头见了,给他们算了一笔账,认为工程浩大不可能成功,然而愚公自有道理并不停息。天帝被愚公的诚心打动了,命两位天神将两座山搬到别的地方去了。

我觉得这个典故的内涵非常丰富,但邪党破坏了传统文化,几十年来使它的涵义黑白完全颠倒。大法弟子只要讲真象中需要,应当恢复它的正面内涵为大法所用。常人认为我们讲真象反迫害很难成功,就象智叟认为愚公不可能移走两座大山一样,这也就是常人智慧的限制,并不清楚得道天助的道理。我们可以启发常人的正念:愚公因为心能坚定下来,所以天神帮助完成了实质性的工作;而目前做正义的事情看起来目标很难达到,但那只是表象,实际上更有天道帮助,人力所为只是其中的一小部份,但人得表态,得努力,因为要看人心。

在讲真象中,时不时会遇到受蒙蔽很深的人,总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听真象,甚至为恶党开脱。有的时候就在想这样的人算了吧,放弃他吧。但一想到“愚公”尚能“移山”,而我们大法弟子还带有法的威力,怎能气馁呢,他们中的大多数是应该能救度的呀。在实践中渐渐体会到,有些人明白真象可能要经过很长时间,当时不一定有明显效果,但是却打進他思想里了,随着正法的推進,在将来某个时候就能发挥作用了,这样的人还不在少数。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却在考验大法弟子的心性,如果光看重表面效果,觉得自己已经做的够好的了,怎么就不改变呀!可能就坚定不下来;如果坚信是大法的威力(而不是人的因素)在起决定作用,阻碍对方明白真象的深层因素即使当时不能完全清除,注定着将来必被清除掉,我们就不会为常人的表现所动;如果自己心态就象讥笑愚公的常人一样,光看重表象,那真的认为摆在面前的是一座难以跨越的大山,清除它更是难上加难。

举我自己的例子,我的工作单位因收入还可以,同事们都很满足于现状。当初我在办公室一提到大法被迫害的真象,他们就不愿意听,似乎迫害是我自找的,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云云。他们的思想封闭的这样严,我真的很泄气。后来我坚定了自己的思想。他们当中有人是领导安排来监视我的,我就从这里找突破口,反过来利用。我委婉的跟他讲,这种监视是违法的,将来我可以诉诸法律;如果因为你们的监视,对我的迫害造成了严重后果,你们就是在犯罪,借机讲真象。一次,两次,三次,慢慢的,我体会到了他们在变化。最后有个同事说,下次领导来问,我就说你忙。当然他们能够有这样的改变,还有一个最主要因素,就是正法形势在往前推進,但也得世间上大法弟子的讲真象跟上来呀。

我还悟到我们大法弟子在人间证实大法,使今天的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表面上看是大法弟子反迫害、讲清真象所为,是弟子们在做,本质上的东西仍是师父在做,是大法正法的因素消除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加上弟子在世间上的配合,才使表面空间形势相应好转。当大法弟子整体表现的越来越符合法的要求时,正法就越容易向前推進。弟子每达到一层正法的要求,旧势力按照它们自己那套旧理,也就失去了一层考验的理由,师父就消除这部份干扰正法的邪恶因素。弟子在正法中的贡献与正法推進的实质相比,绝对是不成比例的,就象愚公所移山的份量和天神所移山的份量怎么能成比例呢?其实弟子所能表现的唯是一颗心而已(当然站在大法的角度看,在这个过程中大法在造就着未来的佛、道、神)。虽然实质上是师父和大法所为,威德却给了弟子。

做为弟子,始终应该清醒的明白,这一切所为,都是因为大法弟子的心在法上的缘故。如果没有法的内涵,大法弟子讲真象、反迫害的活动就不能使人间的形势改变,就如同我们个人修炼一样,如果不重视学法,那就是做体操。我认为在更高层次上,大法就是天象,大法弟子在人间所为就是天象带动下的必然变化。当前不少同修承担了很多的项目,时间安排的很紧,往往在学法、炼功、发正念时静不下来。一坐那儿,各种念头就往外冒,怎么样讲真象呀、这篇文章怎么写呀、那个事情怎么做呀,都是这些。

我个人体会,当静不下来时,一定是我们把自己看得重了,把法的位置往后靠了,深层次一定有这个因素。老是想着要解决表面空间的当务之急,比如说觉得这个事情早点做成多好啊,对法的贡献多大呀;那个想法多好啊,不知道能不能够做成呀。结果越着眼于现实,越忙得不可开交。如果意识到事情的实质是大法在起作用,我们的做为只是圆容大法的一部份,我们就会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就能够静得下来。静不下来是因为我们看重自己,希望自己多为法做贡献,怕那个好想法稍纵即逝,或者怕自己做不了贡献……(注:我个人所在境界这样分析的,不一定代表更多学员情况)。

如果我们全部的思想行为都符合法,我们还在乎一时一地的想法吗?不管你外界如何千变万化,我在大法中自会生出如意智慧,金子在哪儿都会闪光的呀!当真的意识到自己的好主意来源于法的智慧,一下子就把大法摆到第一位了,心也随之静下来了。否则,光看重一时的表面智慧,实际情况一变,因为没有法做支撑,所谓的好点子立马都白搭,还真的象讥笑愚公的常人一样,没有神的因素,要移山,谈何容易!

联想到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功,实质上也是师父在帮我们演化,我们只是象愚公一样,有个愿望,当然还不完全一样,弟子去实践要遵循师父的要求。本质上是心性提高了,师父就帮我们做。还有,我们思想上的执著在微观下就象山一样,当我们心性达到标准后,这些山师父就替我们拿掉了。

就“愚公移山”这件事本身来说,人活在世上,总会有一些活动,也必然会影响这个世界。从正反同出的道理来看,人类的活动也必然会带来一些负面作用。但神看重的是人心,如果人能够敬天敬地,敬畏神明,以心法约束自己,那么负面作用一定会小,积累到一定成度人不能解决的时候,神也会帮助解决。因为人在世间总要造业,只要不是十分无度,而人又能对神持敬仰态度,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过错,所以神就会宽容人,并从宏观上保护着人类。

然而在邪党有意造就的文化中,背弃了对神明的敬畏,还要战天斗地,把“愚公移山”的内涵彻底的反过来了,使人们一谈起“愚公移山”,就想起了“改造山河”。邪党利用了人类的私欲,人类的私欲又加持了邪党。中国人的整体行为逆天叛道,可能就使神相当失望。人不敬畏神明,神岂能帮人移山?人要强为,要狂妄的改造大自然,如果神不化解另外空间的负面因素,那积累下来的巨大罪业,体现在表面空间就是自然界遭到空前破坏,人类最终将自食恶果。

在今天的正法形势中,常人更容易被表象所迷惑。许多人认为这个邪党的影响力太强大了,你们少数人变好了也没有用,还是随波逐流吧。他们意识不到宇宙大法的慈悲,正法中只看人心。我悟到,师父已经替世人承担了一切业力,在等待着他们人心的改变,只要能够正面对待大法,实质上的罪业就被消掉了。然而他们好多人至今还迷的很深,并不知道“愚公移山”的真正道理,看不到人心与自己未来的因果关系。

在我们正法修炼中,遇到困难不泄气,因为大法的威力无坚不摧;有了成绩不骄傲,因为那是我们在大法中才有此荣耀;在讲清真象中可以用大法给人类创造的文化来启发世人正念和信心,山不难移,只要人心能移,神佛定当助之!以上个人心得,若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