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昌乐劳教所恶警恶行

【明慧网2005年10月2日】臭名昭著的山东昌乐劳教所是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学员的黑窝,自99年7.20以来,恶人们紧紧追随江泽民一伙,对大法学员极尽迫害之能事,对坚定的大法学员肆无忌惮,大打出手,残酷迫害,把劳教所变成一座人间炼狱。在全面的封锁、严密的监控、血腥暴力下,坚定的大法学员不畏强暴,没有被邪恶所吓倒,他们正念正行,在大院里、集体食堂中,“法轮大法好”的喊声不时响起,震撼苍宇,使邪恶心惊胆颤。

大法学员刘成刚(临朐),2003年在严管期间,智慧的利用到劳教所大院打扫卫生的机会,高呼“法轮大法好”,这一壮举让全院的劳教人员见证了大法的威力,都竖起大拇指说:“法轮功,好样的。”恶警十分惊慌,急忙指使几个犹大把刘成刚拖到了三楼恶警办公室,给他戴上手铐,用电棍狠毒的电他的脸,致使刘成刚的两腮灼起两堆水泡,面部浮肿,以姜玉(青州)为首的几个犹大为虎作伥,在中队长韩会月的唆使下,用熬夜、下蹲(白天黑夜连续几天不让睡觉,并且一直下蹲着,两手抱着膝盖)不准改变姿势,如果改变姿势,就拳脚相加,几天下来双腿浮肿,疼痛难忍。更狠毒的是,犹大姜玉让刘成刚两手侧平伸两手心各托一物,两手平衡,不许晃动,长时间的折磨,使刘成刚几乎昏死过去。恶警韩会月还非法给刘成刚加期一个月,延长严管期限。

在大法学员刘成刚正念行为的带动下,郑福祥(昌乐),王学云(安丘)分别在食堂就餐时,在前台上喊出了“法轮大法好”,证实大法。恶警又怕又急,恼羞成怒,指使犹大残酷迫害这二位大法学员。王学云已经60多岁了,被恶警用电棍电的脸肿的两眼只剩一条缝。为了达到强迫转化的目的,恶警韩会月暗中利用犹大姜玉一伙对郑福祥、王学云大打出手,利用木板、鞋底(皮底),扒下裤子用力打臀部,致使臀部变得紫黑;犹大在他俩的手指间插上钢笔,攥着手用力往里挤压,这一酷刑十分狠毒,不出外伤,却使人痛的剜心透骨,不一会时间汗珠顺着脸而淌。晚间十二点以后,经常听到郑福祥的痛苦呻吟声,在此同时中队非法给郑福祥、王学云加期1至3个月。

大法学员窦金宝2003年6月份被诸城610非法劳教三年,送入昌乐劳教所。在被强迫转化期间,恶警刘安兴唆使王瑞虎(临朐)等四个犹大,残酷迫害,逼迫窦金宝写所谓的“五书”,交代所认识的学员和资料来源等,窦金宝拒不配合,恶人们就用熬夜下蹲,用鞋底和盛辣椒(直径大约8cm,高12cm的圆柱体)的瓶子打他的头,长期的下蹲致使窦金宝全身浮肿,头顶被打的头皮发炎、化脓、毛囊坏死。留下了巴掌大的疤痕,恶警刘安兴为掩盖真象,与犹大暗中串通,对外说窦金宝的头是自己碰的,企图逃脱罪责。

2004年11月出外工期间,劳教所所长在无意中看到了窦金宝头顶的疤痕,询问他原由,窦金宝如实的说是被打的,当时所长问丁某某(二大队大队长)怎么回事,丁推托说他不知道,让所长问刘安兴。(可能所长怕被曝光)过了几天,所里派了两个纪检组的警察到二大队调查窦金宝被打的事。事前刘安兴早已得到消息,暗中派犹大姜玉以找窦金宝谈话为名,实施逼迫恐吓,让窦金宝出具假证明,说头上的疤痕是长小疮烂的,不是打的,与他人无关,如果说实情就严管他,并加期。在威逼之下窦金宝违心的写了假证明材料,此事不了了之。事后窦金宝也被冠以其它的理由而送进所谓的学习班迫害达二个多月。如今窦金宝仍在昌乐劳教所被迫害,已二年多的时间了,一直不让与家人见面。

目前,昌乐劳教所还非法关押着大约二十名左右的大法学员。在那里,学员超负荷、长时间的劳动,吃的是变质的蔬菜。恶警还经常变着法的迫害学员。大法学员所承受的压力连其他劳教人员都看不过眼,暗地里都说恶警坏,大法学员苦。

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的家人也在遭受邪恶的迫害,对这些我们不能置之不理。让我们加紧揭露邪恶,讲清真象,帮助难中的同修早日闯出魔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1116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