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特派专员关注中共对法轮功女学员的迫害(图)

【明慧网2005年10月20日】在第60届联合国人权会议上,通过了消除暴力对待妇女 的2004/46号决议,鼓励联合国“暴力侵害妇女问题”特派专员对任何可靠的消息做出有效的回应,并呼吁各国政府协助特派专员执掌任务的进行,并与其密切合作,同时也要提供特派专员所需的资讯,包括履行她所提出的建议,且对她所提出访问及交流的要求做出回应。


联合国“暴力侵害妇女问题”特派专员 - 亚肯•埃蒂尔克女士(special rapporteur on violence against women, its causes and consequences)

此份报告包含以国家为对象,针对一般及个别性的申诉情况做出总结报告。同时也将2004年1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发生的紧急请愿事件及回应状况传达给该国政府。“暴力侵害妇女问题”特派专员的调查结果也适时加入在本项报告当中。

由于篇幅的限制,特派专员仅提出来自44个国家的政府,338个案例的调查报告。特派专员也在去年内,收到了针对49个案例的回应及20份回馈消息。

今年的特殊性在于,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UNHCR)总部与地方办事处进行了密切的合作,共同处理了诸多妇女面临遣返,且在该国内极有可能遭受到暴力对待的案例。特派专员期望能继续进行这样的合作模式以强化联合保护行动的成效。

英文原文可以在一下网站下载:
http://www.falunhr.org/reports/UN2005/Violence%20against%20Woman_chn.pdf

中文翻译内容:

联合国特派专员提交给中国政府的申诉信

戚玉娜,1963年出生,河北省唐山市古冶区食品公司优秀制冷主力工程师,原设备基建科副科长。1999年7月被唐山市警察及当地党委(特派专员清楚其姓名)要求放弃修炼法轮功。同一天,戚玉娜与其丈夫王锦兴前往北京上访,呼吁停止镇压法轮功。他们在长途汽车站被扣押,遣回当地派出所。当他们被放回家时,发现家中被抄,大量的法轮功书籍、资料被洗劫一空。2000年2月19日,王锦兴再次被无理关押,戚玉娜与其他学员当日再次前往北京请愿。次日清晨,当他们在天安门广场上晨炼时遭到警员的攻击并将他们拖打到附近的派出所。几小时后,戚玉娜被遣送回唐山。在派出所里,戚玉娜被铐到了院子中的一个铁柱子上达数小时。随后,警察开始拷问她。公安局一科的所长猛踹戚玉娜,另一个所长打她的脸,使她的脸都肿了起来。警察把戚玉娜绑起来,将她的双臂背到后边,手朝上,用力杀紧呈现相当痛苦的姿势。据悉,次日清晨(2月21日)数名警察(特派专员清楚其姓名)欲前往其家中搜刮财物,却发现她已先被抄了家。他们更彻底的搜了一次,连被藏在煤堆里的法轮功书籍和材料都被搜了去。还将电视、摄像机都拿走。据悉,戚玉娜在2月24日开始绝食。当日下午戚玉娜与另外20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判刑送至看守所,并且继续绝食抗议。后被强行送往安康医院时,双手仍被绑在床上防止她炼功。8月18日,戚玉娜被无罪释放。她在关押期间被开除党籍并解雇。2000年9月18日戚女士再度被捕并送往河北(开平)劳教所。10月,她的丈夫因莫须有的罪名被判二年劳教。

2001年1月中旬,在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越演越烈。戚女士每每因炼功而遭受处分,如站在户外的雪地里或被捆绑半天。2月21日,她被劳教所的管教(特派专员清楚其姓名)等人带到办公室残酷迫害,电棍的强力电击导致她抽搐不止并停止了呼吸。她随即被送往医院进行急救。即使在她复原后,电击仍对她的神经系统造成重创,她在梦中说胡话,整天吐血,吐了血的手纸白天一塑料袋,晚上一塑料袋。全身哆嗦,走路吃力的挪着走,心脏受到了严重的创伤。4月24晚,她因不愿观看诋毁法轮功的录像再次受到迫害,造成她喘不上气来,又送往医院抢救,她的身体极度虚弱,又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而导致精神状况也持续恶化。最后,她在5月12日被保外就医送往商业医院。但610还不放过她,每天三班轮流监控。此时丈夫王锦兴还在劳教所里,儿子寄放在娘家。在种种的压力下,她的精神彻底崩溃了!被送到精神病院治疗半年。但“610”(特派专员清楚其姓名)仍不让家人接她回家。2002年1月15日又把她送至洗脑班迫害近半年。当她被释放时,戚玉娜头发全白了,心律不齐并有呼吸困难。

张玉珍,48岁,原河北省张家口市橡胶厂职工,家住桥西区北新村煤机厂宿舍楼。98年患淋巴癌晚期。据悉,后因修炼法轮功,她身体痊愈,身心重获健康,并从新走上工作岗位。99年7月20日,张玉珍带着自己的病历去北京信访办,希望告诉政府修炼法轮功有正面的效果,却被逮捕到北京当地派出所,随后由张家口市警员押回并遭到非法拘留和罚款。释放后,仍多次遭到北新村派出所和办事处到她家和单位骚扰,多次将她绑架到办事处、洗脑班。2004 年2月17日晚,张玉珍在家中被大境门派出所警察逮捕,监禁关押在十三里看守所。张玉珍再次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随后警察又将张玉珍转到沙岭子片地法制学校继续迫害。2004年4月中旬家人去看时张玉珍被迫害的神志不清,警察不放人,也不给治疗。张玉珍于2004年5月4日被迫害致死。死后大境门派出所才通知家属。

苏菊珍,40多岁,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前所镇古城人。1999 年7月20日前往北京为法轮功请愿,途中遭警察拦截回家。在恶警指使下,犹大(特派专员清楚其姓名)把苏菊珍的头按到裤裆里,用毛巾把嘴堵上不让出声,然后用针扎她手指尖,三根电棍电,又把她送沈阳某地下医院进行药物折磨。又有一次,她被脱光了衣服,用电棍电遍全身,电了整整一夜。次日,她的脸上被电的全是大水泡,嘴上也是,眼睛脸部全都肿了,青一块紫一块的,惨不忍睹。她还遭到毒打并被逼长时间的蹲着不准起身。有一次,警察把苏菊珍叫到办公室,将她的扣在床栏杆上进行电击,还不让苏菊珍吃饭、睡觉、不让去厕所,两天一宿才把她放出来。当她出来时是几个人把她扶出来的,腿已经不能走路了。2002 年春节,苏菊珍的家人接到教养院通知,被告知拿1500元医药费接苏菊珍回家。后来得知,所谓的医药费是给苏菊珍强制服用的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的费用。家人还发现她的小便处仍有未愈合的伤口、身上有针眼。苏菊珍一家人因为她所受到的身心创伤而遭受着经济上及情感上的巨大伤害,然而,警察对他们一家的骚扰未曾停过。

……

(法轮功人权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