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江苏句东女所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10月20日】这几年,劳教所成了邪恶之徒用来迫害善良的大法学员的场所。我曾于2002年5月被送往江苏句东女所,亲眼目睹了邪恶之徒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阴毒迫害手段。

手段之一,最早被劳教的因坚持修炼几乎都挨过电警棍,有的当时就大小便失禁,更有甚者,有一位学员被戳入下身,引起下身红肿糜烂。

手段之二,专有一批吸毒、卖淫、偷盗者被称为“协管”,又称“联号”,协助恶警干部迫害大法学员。刚进去或坚持修炼的大法学员时刻都有联号跟着,上厕所也不例外。“严管”的还要采取几夹一,关单间,24小时联号轮流看管做记录汇报。在这种精神迫害下,有个别的学员精神失常被送往精神病院。

手段之三,硬的不行,软硬兼施,利用走向大法反面的人或一批受邪悟蒙蔽者欺骗转化他人,日日夜夜,轮番攻坚,不得安宁,有的甚至几天几夜不给睡觉,被扇耳光,还要大量罚抄有关内容。

手段之四,搞所谓的揭批,搞洗脑班,搞所谓的转化验收。

在劳教所里,我和众多地方上的大法学员接触,更亲眼见证了地方上迫害大法学员更野蛮迫害手段,且执法者知法犯法。例如,金坛市一位姓沈的近60岁的女同修,被当地执法机构吊起来只能脚尖着地,受罪十几天,到劳教所好长时间手臂上还留着伤痕。南通地区的大法学员只有极个别的没挨打,很多人全身青一块、紫一块,都是上了年纪的奶奶辈份的人了。无锡有好多大法学员都被关进过精神病院,昆山女同修龙翠华,50多岁了,被全身扒光衣服。

几天几夜不准睡觉是惯用的迫害手段,我本人就曾被关进看守所的突审室四夜三天,分分秒秒轮班审讯,不准睡觉,还被个别恶警踩的右脚满脚背青紫。什么人权、法律、公正,这些恶警连做人的一点人性、道德都践踏得荡然无存,还谈什么其它的。

我也观察到了,在劳教所有的干警看到了大法学员和那些在押人员的截然不同,有的领导和大法学员接触后,打心眼里觉得这些人都是好人,是可信赖的人。我曾见过我们分别以后从其它大队带过来的信,他们说的每一句心里话,都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大法有多大的威力啊!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即使在当地看守所里,善念尚存的人都说“真善忍”好。

邪恶迫害如螳臂挡车,法轮大法照样深入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