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辽宁丹东公安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5年10月21日】

一、对程原毅的迫害

大法弟子程原毅在99年7.20法轮大法遭江氏流氓集团镇压时,他和同修在户外炼功被丹东公安警察绑架关押在看守所迫害。出来后,不久,又被丹东公安一处恶警绑架到公安一处,他遭到恶警非法的酷刑折磨。恶警让程原毅做90度的大弯腰,双手反背高举,(俗称小燕飞机)一站就是三天四宿,他是一个身高1米8多的人,腰这样弯着,那不是人能受得了的。可恶的警察又在他背上压上一把椅子,在他头上放一摞子书,让他顶着不让动,一活动,书就掉下来了,恶警就打他,几天不给吃喝。经过了几天几夜的残酷折磨,程原毅实在站不住,摔倒了,然后把他架起来再继续折磨,恶警还往他嘴里灌脏水,把头往便池里按,三天四宿的折磨,使他站都站不稳。恶警还扬言:你不要顽固不化,告诉你,打死白死,就象踩死一个蚂蚁一样,打不得官司,告不得状,我们就是政府,事后通知家属说你畏罪自杀就了事。

这就是丹东公安一处的恶警的恶行,他们不但行为狠毒,他们还是一群邪恶的打手。他们不光这样迫害程原毅,丹东所有被他们绑架的大法弟子,都遭到这种卑鄙手段的折磨。

程原毅在恶警的迫害下,没有屈服,为了证实大法,为了维护大法真理,即使恶警用刑、灌脏水、往便池里按头,他仍以一个大法弟子对真理不可动摇的信念,坚不可摧的坚强意志维护大法弟子的尊严,真是令天地为之震撼。

2004年3月,程原毅又被丹东公安一处恶警以欺骗的手段骗到公安一处后被绑架到看守所進行迫害。

2004年3月10日,公安一处警察到他家告诉家人说找程原毅调查情况,去一会儿就叫他回家,保证没事。家属信以为真,就陪他一同来到公安一处。可是到了那,这些警察根本说话就不算数,把程原毅关在另一个屋,诱骗家人回去,告诉家属程原毅一会儿就回去了,让家属先走。等家属一走,这些警察就开始逼供,追查材料是谁写的,程原毅面对警察的欺骗,仍本着善念,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真诚的向警察讲真象,警察不但不听,反而无理的扣留他,不让他回家。恶警不但言而无信将他扣留,而且还非法抄了他的家,尽管什么也没抄到,也要把人送往看守所。

公安一处警察非法扣押程原毅时,他不从,他们就五六个人来抬他走,他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声音在大楼里回荡,震慑了邪恶。

当晚,他就被送進看守所,关押一个月。一个月后,他出来时,丹东一处的警察又开车去押送他回家,还叫他每天到公安一处报到,还要继续监控他,他被逼无奈,离家出走。如今是有家不能回。

就这样,公安警察对他迫害还不罢休,三番五次的去他家骚扰他的家人,使家人终日不得安宁。

二、对杨惠珍一家的迫害

杨惠珍是一位60多岁的人,她是一位医生,退休后自己开了一家诊所,作为医生的她,能给别人治病,可是她对自己的病却束手无策,关节炎、肾衰、心脏病等顽疾一直治不好。自从97年修炼法轮功后,她身心受益无穷,短短几个月时间身上所有的病全好了。

杨惠珍修炼法轮功以来,时时处处以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对看病的患者,象对待亲人一样。她真诚的对待每一个患者,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好医生。

99年7.20后,法轮大法遭到邪恶势力的镇压,杨惠珍在99年11月30日在户外炼功被丹东公安局振兴分局绑架,关押在丹东看守所,时间长达一个月。

2000年2月進京,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发现绑架后送回丹东,公安趁机勒索2000元钱后又把她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零20天。在关押期间强制劳动,不许家属看望,杨惠珍先后三次遭到了非法关押迫害。

2004年5月24日,丹东公安一处的警察十多人在晚上七点左右闯入她家中将她绑架,同时非法抄家。当时家中还有杨惠珍的老伴卧床不起,面对丹东公安一处警察的暴力行为,杨惠珍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

她被绑架到看守所的当晚10点左右,丹东一处恶警又闯入她的女儿张春刚家,强行绑架了她,也非法抄了家。

家中只剩一个卧床不起的老伴张绍斌没有人照顾,他在几度痛苦下硬挺着身子,找到自己的单位检察院,请领导帮忙放回老伴杨惠珍。领导看他不能自理,身体太弱怕出事,由单位出面把他的女儿张春刚放回来照顾他。

可是,丹东公安一处的恶警对杨惠珍的老伴也不放过,三天两头到家中逼供。因身体虚弱、老伴被绑架、恶警又来骚扰,张绍斌承受不了这样的精神打击,已经奄奄一息。就是这样,恶警仍不停的来逼供,直到逼死了张绍斌。

在张绍斌去世后,女儿张春刚又被绑架。好端端的一家人,就这样被拆散了。

这些都是丹东公安的恶行。在此也提醒那些仍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警,神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赶快醒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