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2005第四期洗脑班的邪恶


【明慧网2005年10月21日】湖北省2005第四期邪恶洗脑班,由所谓的“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主办,采用各种流氓、恐怖手段,专门针对从各地绑架而来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折磨,以达到逼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为目的。恐怖洗脑班于2005年9月5日开始,10月12日结束,历时38天。实施迫害者有江姓书记、龚姓科长、刘姓主任等,犹大有杨慧珍、高艳。

大法学员采取反迫害的最有力方法就是:一心不乱的发正念、背法。另外,同修之间加持也很重要。洗脑班的所有人员,包括恶党人员、帮教、陪教、所谓的“专家教授”最害怕的是外边特别是国外同修打的电话,最注重的是自己上没上恶人榜,一个电话常常使他们心跳好半天。

不法人员强制洗脑的主要步骤是:首先是攻坚期,然后是巩固期。下面是不法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详细情况。

在攻坚期内,全盘由犹大即所谓的“帮教”负责,主要是多人上阵的车轮战、减少睡眠的疲劳战、一人一间房间,不许出房门一步的隔离术、恐吓、欺骗包括拿出错字、加字、漏字的假经文来欺骗、充满歪理邪说的所谓“以法破法”、把你骂得一无是处的恶毒辱骂、在学员极度疲劳时强行实施所谓的“端正姿势”,或不妥协时强行抓学员的手签字,或在已签好字的所谓“决裂书”上按手印以借机打、掐、按学员乃至侮辱女学员。

每个法轮功学员被劫持来时交3000元所谓的学费,由工作单位出,没单位的由县财政、乡镇财政出。房里有“一陪”和“二陪”,两名“陪教”睡在两边,学员的床的上方贴有邪党国旗。“一陪”来自学员的单位或派出所、居委会、村委会。早上9点由洗脑班召开“一陪”会议,“一陪”汇报学员的言行、饭量、身体状况、思想状况、是否炼功、是否绝食,并接受歪理邪说,制造敌视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心理。白天强制法轮功学员佩戴所谓的“学员证”、不准法轮功学员出房门、不准炼功,晚上值班到第二天凌晨1点30分,晚12点时有人检查,“一陪”自身也不准出洗脑班,其自由紧紧与学员的转化情况挂钩,所以往往敌视学员。

不妥协的学员的饭菜由“一陪”负责在二楼打,其他所有人一律在一楼打饭打菜,疑二楼的饭菜有迷魂药之类。

“二陪”人员每期洗脑班比较固定,主要来自沙洋劳教所、襄樊的邓林劳教所,他们主要是监视学员乃至“一陪”的行动,值班时间名义上从凌晨1点30分到天亮,一般无人检查,实际上“二陪”可以酣然大睡。洗脑班内可能有监视器、窃听器之类的东西,因为法轮功学员讲的话往往被工作人员所察觉。

犹大们一般由原来在沙洋劳教所遭受劳教的人员组成,这些人曾经学过法轮功、在恶党的迫害下放弃修炼,人性和良知被扭曲,在洗脑班中他们的表现是最邪恶的。他们曾经在沙洋劳教所被长期洗脑并邪悟,其说词如出一辙,总是喜欢不厌其烦的说他们曾经学法多么精进,做了多少多少事以换取法轮功学员的信任与尊敬,为其向学员灌输邪恶说词做准备。他们比较典型的邪恶说词有两类:一类是利用法轮功学员被关押缺乏大法书籍接触不到法而大肆宣扬邪悟,进行所谓的“以法破法”。其主要的邪悟观点是“修炼是自私的”,“修炼人只想得别人的德,只想自己圆满,不顾社会、家庭”、“雷锋做好事没有想到得别人的德,没有想到自己圆满,他才是真正的无私无我,才是修得高”等等歪理邪说。以上这些歪理邪说在《转化班骗术面面观》这篇文章里早已批驳得体无完肤。《转法轮》是师父结合着不同层次讲的,包含着所有层次,其中就包含常人中最表面的层次,叫常人从做好人起步开始修炼。“一举四得”从字面上是让刚开始修炼的人明白失与得的关系,德与业力的转化关系,从而使修炼的人不失德。炼功人讲守德,而不讲积德,有不执著于积累德的含意。人家打你,你不和他一般见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只是按高层次上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心里没想我一定要拿他多少德。你不执著于积德,但是他的德确实飞到你身上来了。这是宇宙正法理的作用,不失不得,得就要失,打人就要失德。

另一类邪恶说词是利用学员对一些事件、某些知识、科学原理的不清楚大肆编造谎言,混淆黑白。主要的谎言说词是关于“天安门自焚”,胡说“飞向刘春玲的是丝带发辫之类的东西,不是重物,因为重物不会弯曲”。但是丝带发辫之类的东西能逆着灭火器的方向飞行吗?丝带发辫之类的东西能把刘春玲打得不自觉地摸脑袋并跌倒在地吗?还胡说“被打击者不是刘春玲,而是刘思影,因为被打击者有两个小辫”。即使被打击者是刘思影,那也只能说明江氏集团邪恶到连小孩也不放过。胡说“王进东没有两个,其中一张是他年轻时的照片,所以相片不一样”。无论怎样狡辩,但台湾语音实验室的鉴定却清清楚楚的表明前后出场的王进东确确实实是两个人。胡说“据某个医生说气管切开手术后第四天能够发声”。湖北犹大口中的此医生是咸宁某医院的一名普通医生,名叫汪礼迪,其专业与显影有关,并非烧伤科医生,也是一名犹大。气管切开手术后第四天不能清脆发声是国外许多烧伤科专家的实践结论,一个外行又有多大的发言权呢?“塑料瓶装了汽油之后能够烧不破,因为火柴盒烧水而火柴盒不燃烧、棉球蘸酒精烧时棉球开始不燃烧”。塑料瓶装了汽油10秒内能够变软、变形、燃烧,这个实验已有同修做过。火柴盒烧水中水能把火柴盒内外浸透,所以火柴盒短时间不易被烧坏。而汽油不能把塑料瓶内外浸透,所以塑料瓶短时间会被烧坏。

犹大们最害怕的是那些不配合邪恶、不屑与邪恶辩论法理、一心只发正念或背法的学员。犹大有意让学员和他们辩论,在辩论的过程中旁观的犹大就注意寻找学员的执著和学员在无意中透露出的所做之事,为以后进一步迫害作准备。一旦学员顺着犹大们的思路而神志不清导致邪悟时,马上就会被犹大们逼着照抄已写好的“决裂书”。如不妥协,会被犹大们逼着照抄已写好的所谓“坚定书”。“坚定书”中含有坚决与人民为敌等恶毒字样,一旦被骗写了,即使没找着你干任何事的证据,也会凭此字据非法处以劳教。所以“决裂书”和所谓的“坚定书”都不能写。

学员一旦写了“决裂书”,犹大和已转化的学员、洗脑班人员就会来到该学员的房间唱一些内涵变异了的歌曲,如“春暖花开”、“没有××党就没有新中国”等等。然后就进入所谓的“巩固期”。

在所谓的“巩固期”,白天约6点吹号,学员就要被逼着起床,起床后被逼着到小院里和犹大散步,并遭受犹大灌输歪理邪说。8点犹大们开会讨论如何转化未转化的学员或巩固以防止被迷惑转化的学员清醒的对策。9点已被迷惑转化的学员被迫到三楼的“教室”洗脑。9点30分“一陪”被迫开会,老生常谈的、空泛的汇报学员上一天的情况并接受以后的邪恶安排。学员白天被强制看诽谤师尊、大法的光碟,碟片以“焦点谎谈”(即所谓的“焦点访谈”的造谣为主),还被强制看伪善的邪徒蔡朝东的所谓四个“万岁”,前三个片子以伪善的面目出现,最后一个片子恶毒攻击大法。还有诸如王渝生、司马南、冯今源等文痞、气功痞们在碟片中粉墨登场,肆意诽谤师尊与大法。12点开中饭,必须到一楼和犹大集体吃并继续遭受灌输歪理邪说,同时防止学员在房里发正念。下午2点30分到三楼教室遭受洗脑,5点30分吃饭后强制和犹大集体到小院内“散步”,实际上是遭受灌输歪理邪说,同时防止发正念。晚上7点看所谓的“新闻联播”,然后被强制做所谓“作业”,黑板上写一到三个题目,回答里必须含有诽谤师尊与大法、诋毁明慧网的邪恶内容,且一个问题的答案一般要超过一张信纸,否则被认为所谓的“认识不深刻、转化不彻底”而重做。

紧接着是,所谓的“工作人员”讲解法律知识、健康知识,讲解过程中极尽造谣诽谤之能事。待你迷迷糊糊被牵住鼻子团团转时,最邪恶的一招开始了,这时就会逼迫你写所谓“深挖材料”出卖良知和灵魂,强迫交待自己和自己知道的人所做过的一些事情,特别是针对资料来源、联系人、资料点。其间充满了恐吓、欺诈,所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交待别人是为了自己和别人好,诈骗说干警已经掌握学员的所有情况,交待出来不会有任何麻烦等等。其实,连社会上的人都知道邪党的诈骗伎俩,非常清楚有中国特色的监狱格言“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最多半年”,非常清楚这些所谓的执法人员若知道你的所有情况,早就把你劳教或判刑了,还会送你上这儿。可是有的学员神志不清,甚至一个人就交待了三、四个资料点,以前的洗脑班中有的学员交待自己发了20000张资料,结果当场被非法劳教3年。

然后是所谓的“专家教授讲座”,两个都是华中科技大学的男性教授(或副教授),为洗脑班的固定帮凶。一个姓刘,较矮,头发茂密且深,遮住了耳朵,其专业可能与宗教有关,是个典型的宗教痞。另一个姓梁,较高,湖北潜江人,此人专业可能与经济有关,脑袋秃顶,秃顶部份呈长方形,脑袋后面和前方两侧长有头发,一口的脏话,讲起话来很有点神经质,骂起人来一蹦三尺高。此二人的出场费据说是半个小时200元,通常讲2个半小时至3个小时。

最后是所谓的“体会”、“感想”,即所谓的“结业论文”,要求3000字以上,这篇邪恶文章被分为许多小问题,要求一一回答。

洗脑班的位置在武汉市江夏区庙山的武汉警官职业学校内的一个围墙小院内,围墙小院的铁门外面对着四层的武汉警官职业学校图书馆大楼,围墙外面另一边是一层平顶的浴室和洗衣房。犹大杨慧珍大约接近40岁,染黄的魔性头发,肥肥胖胖的,中等偏高。

据说,湖北省2005第五期洗脑班可能于2005年10月19日开始,请广大湖北同修静心学法、增加发正念的时间和次数,破除邪恶的迫害,特别是将洗脑班人员、帮教、陪教、专家教授及其家属、亲朋好友,还有华中科技大学、武汉警官职业学校的校、院、系领导的姓名、地址、电话、工作单位一一查清并公布出来,做成资料或不干胶贴在住址、单位附近,或利于洗脑班外边甚至国外的同修打电话,以震慑邪恶,解体湖北省法西斯洗脑班。

“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值班室电话:027-87924870
湖北省工委金姓书记,省610办公室的负责人,电话:027-87234314或87233774,
洗脑班可以在武珞路付家坡客运站起始往华工方向(或关山一路)沿线各公交车站乘坐166中巴车抵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