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慈悲点化


【明慧网2005年10月22日】在2000年去北京证实法时,我与其他同修一样被非法抓到北京的一个郊区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对我软硬兼施,目地想得到我的确切住址。开始他们用罗织的欺世谎言企图诱骗没能达到目地。软的不行就开始施暴!他们将我全身衣服扒光双手用手铐吊在篮球架上,然后从我头上浇完热水浇凉水。寒冷的天气中恶警穿着棉大衣还不停的跺着脚,在师尊法身的保护下我居然没有丝毫寒冷的感觉。我被他们这样一吊就是5个多小时。

后来我想不能让他们这样没完没了的迫害,应出现昏迷状态。就这么一想,当即出现了昏迷状态,可我心里却什么都清楚。当时我脑袋突然间垂下来。恶警们喊叫着说:“这小子不行了!”紧接着恶警们全出来了,他们拿电棍不停的电我,却没有任何反应,又用激光手电激我的眼睛也没有任何反应。这下他们慌了,把我抬到屋里并找来了狱医。

接下来他们又用软招,一个什么局长装的很和善,跟我唠家常说什么要放我,但是得登一下记,最后说来一趟北京证实法连名姓都没留下,这时我完全放松了自己,竟然随口说出了我的姓名。他接着问我的住址,就在这时我的右肩上被人重重的摁了一下,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下根本没人。我突然惊醒过来,知道这是师尊看我要把握不了自己在慈悲点化我。接下来我把话头抢过来开始向他们洪法……最后我正念闯出。

师父慈悲点化这件事我永远不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