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只是这场迫害的一个缩影”(二)

采访李伟勋女士

【明慧网2005年10月23日】(接上文)

记者:能谈一谈流离失所的经历吗?

李伟勋:后来我和几位法轮功同修好不容易在外面租了套房子,每天我们早上4点就起床炼功,6点后就学法,一直到10点多才拿着真象资料出去散发,晚上制作真象资料,要12点以后才睡觉。每天早上大家一起出去,晚上就不知谁被抓回不来了,那日子,用老百姓的话说,真是提着脑袋在过啊!

和我一起流离失所的一位女同修,被害致下肢瘫痪,双腿不能弯曲,肌肉萎缩只剩腿骨,只有双臂在身后支撑着才能坐着。她有个4岁的孩子,610去抓她时,把她70多岁的婆婆推翻到马路边后扬长而去。后来这位法轮功同修逃出来了,我们流离失所到哪,就把她带到哪。我们经常搬家,记得有一个月内搬了五次家,因为警察到处在抓我们。

在大陆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迫走上了这条路。恶警让你写保证你不写,他就抓你进洗脑班,在洗脑班你不被转化,他就送你进劳教所,一进劳教所就是几年,天天在里面受折磨,有的劳教期满也不放人,或者直接就判你几年监禁。对法轮功,中共哪讲过什么法制啊,江氏集团就是要断绝法轮功学员的一切生路,在家庭中,在社会上,把法轮功学员孤立起来,不许法轮功学员找工作,连租房子都不敢暴露身份,大陆学员几乎丧失了所有生活的空间。每每想起这些,我都很感慨那段时光,我为我的同修在有家不能归,有亲人不能相守,无以维生的境遇下,仍不顾个人安危与得失,向同胞们讲真象的壮举而震撼,我相信,未来人们会感谢他们的,历史会永远记住他们的。

记者:法轮功学员通常无法办理护照,你是怎样来到国外的?

李伟勋:这主要靠我哥哥的舍命相救。哥哥年长我三岁,对我特别关爱有加。99年前,他看到我学法炼功后的巨大变化,哥哥也想学,他看完《转法轮》后说,“我太坏了,炼不了这个。”7.20迫害开始后,哥哥也被电视报纸上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搞懵了。当我从北京上访被抓回家后,哥哥用诧异的眼光看着我,他说,“你们是不是有精神病啊?”我听了一愣:“哥哥,您怎么这样说?你对我还不了解吗?”后来我能感到哥哥经常有意的逗我,我知道他在看我的反应,看我是不是像电视上说的精神有问题。想想他都亲眼看到了我在炼功后的巨大变化,而且也读过《转法轮》、知道大法好,还被中共的谎言迷惑成这样,可见当时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对中国人的毒害有多深。

当我2002年1月10日第四次被抓时,哥哥看到我被折磨得全身瘫痪,奄奄一息时,哥哥哭了。

为了救我,哥哥详细了解了大法真象并开始想办法帮我出国。起初我不想离开中国,因为那里的人们更需要了解法轮功的真象。后来一位同修对我说,如果你有条件能出去,为什么不去曝光这里的黑暗,让全世界人民都认清这场邪恶流氓的迫害呢?这也许是你的使命。于是我答应哥哥办理出国手续。在哥哥的帮助下我于2002年8月来到了泰国。

帮我逃出中国后,哥哥还冒着巨大的危险帮助其他法轮功学员办理出国的手续。

到泰国后的一天,“哥哥被毒打,拖着一条伤残的腿靠在墙跟”的影像突然闪进我的脑海,不久就传来消息,哥哥营救法轮功学员的事被发现了,当时有5个学员的护照已经办下来,但他的身份暴露了,警察狠狠的毒打他,他的一条腿伤残严重,半身麻木。

公安起初想以“颠覆国家罪”重判他,后来在全家的上下活动下,被以“破坏法律实施罪”无辜被判8年监禁。一时间,我家9人被抓或外逃,二妹妹被抓到龙山教养院里劳教三年,我被判16年监禁,哥哥被判8年监禁,嫂子逃出中国:大妹妹和嫂嫂的两个姐姐、姐夫均被抓去,那年春节妈妈说,不知这年是怎么过来的,心都碎了。

后来妈妈在电话里说,哥哥关在监狱里,一夜之间头发胡子全白了,手脚也被打得失去了知觉。我在电话里让妈妈提醒哥哥:常念法轮大法好,常念真善忍。下一个春节妈妈来电话时说,哥哥头发又全黑过来了,我相信是师父在管他了。

记者:现在你终于获得了自由和安全,来到了美国,能谈一谈你现在的心情吗?

李伟勋:我是幸运的,能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实践我的信仰,为此我非常感谢美国政府、国会、及营救我的非政府组织,感谢他们对我及在此之前对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接纳并切实提供基本的生存保障。但同时,还有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仍在国内遭受着残酷的迫害,也还有很多像我这样逃到了中国的邻国还在等待第三国接纳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生活都很艰辛。

自从来到美国后,无意中我被推上了世界舞台。其实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人,一个默默无闻的法轮功修炼者,我的亲身经历及所见,只是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所受迫害的点滴而已。千千万万个法轮功修炼者的遭遇何止如此,被拆散的支离破碎的又何止我一家呢。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中,法轮功学员有的身体致残、有的精神失常、有的失去生命;他们的亲人也同样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迫害是难以想象的。既然历史选择了我站在这舞台上,我觉得我就有责任讲出法轮功遭受的迫害,讲出迫害中广大民众对大法的默默付出和支持。

前不久我去一个美国朋友家,她家小女儿要我给她念故事。书中讲的是释迦牟尼佛修成正果后,回家去度他的亲人,去回报那些曾给他帮助的亲朋好友,比如那个给他乳糜的牧牛姑娘。

念着故事,想起为营救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而在狱中的哥哥,想起我的法轮功同修们,我忍不住哭了。我虽然身在阳光明媚的美国,我的心却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遥远的神州,我的亲人,我的流离失所的同修们,我的在监狱和劳教所里遭受迫害的同修们,我的冒着生命危险走家串户讲真象的同修们,还有那些还未得到真象的国内同胞们,他们依然还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前行。

记者:回顾过去、展望未来,你对这场迫害的前景是如何看的呢?

李伟勋:回头看我走过的路,我亲身见证了真善忍的神奇,见证了法轮大法扎根在神州沃土的蕴涵,见证了真象人心的威力。在了解了真象后,哥哥做的事,就不只是简简单单的亲情所能涵盖得了的,他帮助的是非亲非故,萍水相逢的法轮功学员,哥哥坚守的是人类的良知和善念,从哥哥和我的亲朋好友身上,我看到了真象的力量,也看到了中国的希望。

我也坚信随着法轮功学员的深入讲真象,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了解了真象后,会象我哥哥一样,站出来抵制这场迫害。

同时,美国政府、联合国难民署对我的营救也给世界上其它国家树立了一个良好的榜样。过去一直以来,大多数国家政府多采取不直接面对法轮功问题,而在私下与其进行所谓人权会谈,这种受控于中共的作法显然无法制止迫害。而对我的营救已经表明国际社会对法轮功学员的支持已经逐渐的从口头上变得更实质化了。相信这也会带动更多的国家加入到反迫害的行列中来。

随着真象的广泛传播,无论是国际社会,还是在国内,都会有越来越多的反迫害的浪潮,这场迫害也就越来越难维持下去,黎明的曙光已经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