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兰州大法弟子王彩霞遭迫害夫离子散、流离失所


【明慧网2005年10月3日】2004年10月1日,甘肃省兰州城关分局26处,又一次出动大批人马,将王彩霞围困在家中两天一夜,用各种方式恐吓她和她的父母亲。在王彩霞和父母的坚决抵制下,不法人员妄图绑架的恶行没有得逞。2005年8月3日,城关分局26处不法人员在邓伟(音)带领下,又一次到家中骚扰,恐吓。

大法弟子王彩霞,1996年元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当时单位下岗,工作无着落,又因个人婚姻问题而忧郁,致使身体状况极差,脸色灰暗,感冒吊瓶子是常事;修炼大法后不久,身体有了很大的变化,气管炎等疾病不翼而飞,而且还有了满意的工作,98年生下健康的女儿。

99年7-20大法遭到邪恶迫害以后,为给大法讨公道,为还师父清白,2000年10月王彩霞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遭便衣殴打,后来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半月。王彩霞丈夫因害怕遭受迫害,常常打她,一次竟将妻子打的面目全非,鼻梁被打断,血流用盆子接。年幼的女儿看到此景,吓的不敢看妈妈。

在几年的迫害中,王彩霞和女儿聚少离多,无法照顾女儿的生活,学习,年幼的孩子在苦难中成长,不能享受正常的生活,东家住,西家走,遭受了太多的恐吓。王彩霞年事已高的父母亲,整天生活在无名的恐惧中,承担着照管孙女的重担,又时时担心流落在外的女儿的安危,身心的苦涩无以言表。

2000年12月,王彩霞抱着女儿走上了艰苦的上访之路。在天安门广场,失去理智的恶警光天化日之下,对手无寸铁的大法弟子拳打脚踢。年幼的女儿不哭不闹,表情严肃,恶警在她无邪目光下,放下了握紧的拳头。

2001年4月,王彩霞被城关分局绑架,关押在兰州第一看守所十四队,遭到非人的折磨。王彩霞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期间,遭恶警田姓队长(后调兰州第二看守所任副所长)、张玲玲等指使犯人殴打。她被几个犯人摁在地上,捏住腮帮,用筷子,铁勺撬牙,粗暴的灌食,被打的鼻青脸肿,几近窒息,生命徘徊在死亡边缘。又被狱医野蛮的用浓盐水插胃管,致使恶心呕吐,痛苦不堪。

王彩霞九死一生,遭受将近四个月的非法关押、折磨,并在潮湿肮脏的看守所,染上疥疮。兰州城关分局26处恶警魏东在勒索她父亲2000元后,才让她回到家中。母亲告诉她,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孩子常常用被子包着头暗暗哭泣。王彩霞回家后,孩子感染了看守所的疥疮,夜夜痒的无法睡觉,白天吃饭无食欲,孩子的身体健康受到很大伤害。

2001年8月,王彩霞丈夫要求离婚,法庭以炼法轮功为由,将3岁的女儿与住房判与对方,而王彩霞却一无所有。孩子需要母亲的照顾,而母爱却被所谓的“法律”亵渎。即使这样,邪恶之徒仍三天两头到王彩霞母亲家骚扰;更恶毒的是,为绑架流离失所的王彩霞,不法人员到孩子所在幼儿园,卑鄙的要老师假说孩子有病,打电话骗她,被善良的老师拒绝。

2002年9月,兰州城关分局26处,在陈姓队长的带领下,从幼儿园,跟上接孙女的爷爷,一直到家中。逼迫王彩霞的父母亲,追问她的去向。满屋子的恶警如土匪一般,又饥又困的女儿在惊恐中哭着睡着了。

2004年10月1日,兰州城关分局26处,又一次出动大批人马,将王彩霞围困在家中两天一夜,用各种方式恐吓她和她的父母亲。在王彩霞和父母的坚决抵制下,不法人员妄图绑架的恶行没有得逞。

2005年8月3日,城关分局26处不法人员在邓伟(音)带领下,又一次到家中骚扰,恐吓。8月底,当女儿的父亲到小学为孩子报名时,被校长告知:市公安局在追寻王彩霞的下落,若是孩子的母亲到学校接送孩子,要立即举报,而守候在学校的恶警又恐吓孩子的父亲,如知情不报,将遭拘留,使迫害在无知中延伸。

修“真善忍”何罪?助纣为虐的恶人,停止你们对无辜的迫害,为自己留条后路。只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做一个品德高尚的人,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却被共产邪党及江氏流氓集团逼的夫离子散,流离失所。多年以来,兰州公安分局26处出动大量的人力、物力,只为对付一个修“真善忍”的下岗女工。这些所谓的“人民警察”干的都是祸害人民的事,人的基本权利和信仰遭到残暴践踏。善良的人们,请关注共产邪党对千千万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共同抵制邪恶暴行。